从希特勒粉丝到冒死反抗,她发起“白玫瑰运动”,唤醒...

在纳粹党统治期间,德国人的反抗运动不多,不过100年前诞生的苏菲索尔(Sophie Scholl)是代表人物。她就读大学期间,因散播反纳粹文宣被判叛国,沦为被国家放弃的年轻人,但坚韧不屈的政治意志却成为传奇,其名已被德国人奉为反极权的代名词。

1921年5月9日,距今100年,苏菲诞生于德国小镇福希滕贝格(Forchtenberg),有四兄弟姐妹,家庭信仰基督教,政治取态倾向自由主义,父母都抨击纳粹党,但开明的家庭背景,未有直接孕育苏菲为反纳粹斗士。与此相反,年轻的苏菲热衷纳粹主义,甚至在纳粹青年组织担当领袖,令父亲相当不悦。

与其他受洗脑教育的学生相似,苏菲主动加入过希特勒青年团分支“德国少女联盟”(Jungmdelbund),在组织架构内扶摇直上,后来更被证实与弟弟维纳(Werner Scholl)穿过希特勒青年团制服,现身乌尔姆(Ulm)的圣保罗教堂。

普遍论者因而认定,苏菲初期是纳粹支持者,但苏菲传记作家Werner Milstein接受“德国之声”访问却认为,苏菲加入纳粹青年组织,部分原因是热衷户外活动,特别是营火会,喜欢在营火旁阅读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ke)的诗篇,而里尔克部分作品被视为与纳粹主义相左。

纵然纳粹青年组织讲求纪律和服从,但当时不少年轻人都为反叛家庭而申请加入,不是所有成员都会沦为狂热的纳粹信徒,大多数人在活动中沉默寡言。时至1930年代末,政权正式立法强制所有年轻人加入希特勒青年团,违者可判入狱。

当时最知名的青年反抗组织有Edelweiss Pirates,分支遍及大城市,以抗拒希特勒青年团的胁迫和训练为目的。相对而言,德国大学生的反抗更少,甚至有人帮助过纳粹党上台,慕尼黑的“白玫瑰反抗运动”(Weie Rose)则是异数,其时在慕尼黑大学修读生物学与哲学的苏菲正是其中一员。

从希特勒青年团,变成反纳粹义士

从希特勒粉丝到冒死反抗,她发起“白玫瑰运动”,唤醒...

由希特勒青年团成员,蜕变成坚定的反纳粹义士,有几件事相信是苏菲的转捩点 — 参军男朋友 Fritz Hartnagel 向她转述前线所见所闻,孕育其反战意识;1941年任职税务顾问的父亲,因背信罪名(treachery)被捕,开始颠覆她原来的世界观。苏菲传记《Someone has to do something: Sophie Scholl’s Life》记录了1942年她与好友的一席话:

如果希特勒来到,而我有枪在手,我会立即对他开枪。如果没有男人去做,那就让女人来做。

事实上,白玫瑰反抗运动正是苏菲兄长汉斯(Hans Scholl)与友人Alexander Schmorell所创立,主要从事反纳粹文宣。苏菲加入后负责撰写文稿,以圣经及知性论点鼓励学生抗命,批评政权杀害犹太人,并要求结束战争。她又向男友借款1000马克购入印刷机,用以印刷和发放文宣。

1943 年2月18日,苏菲与汉斯带同样放有文宣的行李箱,走到慕尼黑大学内,派发共1700张传单后,苏菲有意无意间把一叠传单抛出中庭,散落一地,一名守卫见状大叫:“停止!你已经被捕!”

有传,盖世太保审讯员起初认为苏菲没有明确犯罪证据,假定她无罪,但苏菲一心保护其余组织成员,竟然一力承担散播文宣的责任。依据当时法规,被告并没有机会在庭上提供证词,但苏菲多次打断法官说话。最终苏菲、汉斯与另一名成员被判叛国,2月22日被送上断头台。据说她在临死时仍然意志坚定,拒绝投降,有刽子手事后更忆述,毕生未见过有人如此从容就义。

时至战后,如梦初醒的德国人才回首过去,重新发现苏菲,把她奉为英雄。21年的短暂人生成为无数德国小说、电影和舞台剧题材,街道名称与奖项都向她致敬。

纵使苏菲没有遇过希特勒,手上没有枪,只得一箱文宣,没有轰天动地的起义,未能动摇纳粹统治分毫,但其反纳粹意志成为德国良心象征,正如她在文宣中所写:

如果德国年轻人没有挺身而出、报仇和赎罪,粉碎压迫者,开创有全新精神的欧洲,德国之名将永远殒灭。

49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