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犯罪案件盘点:深度还原细节,如何情节反转出人意...

不可否认,很多人都喜欢结局出人意料的侦探小说。但有时,真实的故事甚至比小说更离奇。虽然许多真实的犯罪故事看起来都是一目了然的案件。然而,公众往往会草率下结论,忽视所有其他的可能性。

真正的犯罪迷们,可能已经在互联网上听说过许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件,而所有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真实犯罪情节,或许也真的会让你头晕目眩。

警方表示,刚出生10天的黛拉尔·维拉死于一场房屋火灾,但她的母亲认为她是被绑架的

就在1997年圣诞节前,卢茨·奎瓦斯(Luz Cuevas)在费城的家发生了火灾。她冒着浓烟和火焰,冲进她10天大的女儿黛拉尔的房间,但却没有看到她的影子。她的脸很快被烧伤,并有吸入浓烟晕倒的危险,不过最终她和另外两个孩子成功离开了房子。

消防队员迅速扑灭了大火,并主要被控制在婴儿的房间里。在对这名新生儿进行了初步搜索后,当局确定她已经在火灾中丧生。他们说,火灾是由供暖设备的延长线过热引起的。虽然在残骸中没有发现人类遗骸,但调查人员得出结论,任何遗骸都已经在火焰中被焚毁了。然而,奎瓦斯坚称她的孩子是被绑架的。不过由于除了她绝望的恳求外,没有任何绑架的证据,于是这就被匆忙结案了。

六年来,奎瓦斯一直在哀悼她失去的孩子,不知道她究竟怎么样了。2003年,在一个熟人的生日聚会上,奎瓦斯看到了一个小女孩,她和她的其他孩子长得非常像,而且和她失去的黛拉尔同龄。那天,她把那个女孩头发上的泡泡糖弄掉了,正好得到了她的一些头发。在一名州议员的协助下,她让警方展开调查,并对头发进行了DNA检测。实验证明,6岁的“阿莉娅·赫尔南德斯”实际上是她的女儿黛拉尔·维拉。

绑架黛拉尔的女人是卡洛琳·科雷亚,她是孩子父亲佩德罗·维拉的表亲。当时奎瓦斯和科雷亚在火灾发生的前一天才见过面,而科雷亚正好来到他们家。第二天,科雷亚回来了,声称她把钱包落在楼上了。不过凑巧的是,在科雷亚离开房子时,大火就开始了。

之后黛拉尔仍由阿莉娅抚养,并在第二年与她的父母都得以团聚,而后也得到了监护权。而绑架她的人,被判犯有绑架、纵火和其他罪行。

多利·奥斯特里奇声称她的丈夫被一个窃贼杀死了,但实际上是她的情人,她一直把他锁在阁楼里

一位被锁在衣柜里被吓坏了的妻子,她丈夫被枪杀,躺在卧室地板上。这是警察在1922年接到南加州一户人家的枪击报告后,发现的现场,按照受害者妻子的说法,这是一起抢劫案。但是多利·奥斯特里奇的故事,实际上要复杂得多。

多利·奥斯特里奇和他的丈夫弗雷德在枪击案发生时,已经结婚25年了。弗雷德的工作时间很长,而经常宁愿把业余时间花在威士忌上,也不花在自己的妻子身上。所以有一天,当弗雷德派一个在他的工厂工作的17岁的奥托·桑胡贝尔,去修理多莉的缝纫机时,奥托和多利开始有了婚外情。但由于邻居们爱管闲事,酒店房间又很不方便,两人都不知道怎样才能经常见面,而不被发现。然后,多利想到把奥托藏在阁楼里。

白天,奥托和多利会在房子里做想做的事,在浴缸里泡杜松子酒,想待多久就待多久。晚上,奥托会躲到他的阁楼里写低俗小说,然后到第二天。当奥斯特里奇一家从密尔沃基搬到洛杉矶时,多利的秘密阁楼情人也跟着搬了过来。

一天晚上,奥托听到多利和弗雷德大声争吵,随后他拿起用手枪准备保护他的情人。枪战很快发生,弗雷德中枪身亡。奥托把多莉锁在壁橱里,然后把自己和枪一起藏在阁楼里。多年来,警方都相信多利所说的抢劫,因为根本没有相反的证据。

直到谋杀发生近十年后,多利的一个男友向警方承认,她曾让他在附近的沥青坑里埋了一把枪,而一个邻居也站出来说,她曾同样让他为她埋了一把枪。尽管多利有了另一个男朋友和另一个丈夫,不过奥托在过去十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继续住在阁楼里。而当当局有足够的证据逮捕奥托时,过失杀人罪的诉讼时效已过,陪审团也未能认定多利犯有共谋罪。最终两人都自由了,尽管最后他们似乎分道扬镳了。

桑德拉·博斯11年来,都没有发现她丈夫的真实身份

90年代中期,斯坦福大学毕业生桑德拉·博斯(Sandra Boss)在哈佛攻读MBA时,她的姐姐把她介绍给了一个名叫克拉克·洛克菲勒(Clark Rockefeller)的人,他是著名商业家族的后裔。他穿着定制的设计师服装,收藏昂贵的艺术品,在纽约有一套高档公寓。很快,两人不久就结婚了。

博斯和洛克菲勒在一起待了11年。他们享受着稳定的生活,而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博斯作为顾问的工作和个人财富。2001年,他们有了一个女儿,名叫瑞·斯托罗·米尔斯·洛克菲勒(Reigh Storrow Mills Rockefeller),并被亲切地称为“斯努克斯”(snoks)。但是他们的婚姻很快就破裂了。洛克菲勒是个家庭主父,因此他毫不犹豫地花博斯的钱来维持自己的形象。

博斯在2007年和洛克菲勒离婚。由于她的丈夫没有工作,博斯被授予了全部监护权。2008年,克拉克·洛克菲勒正享受着法院批准的三次探视中的一次,而他的前妻则在附近的波士顿酒店房间里等着。在波士顿公园散步时,洛克菲勒和他的女儿失踪了。

当调查人员试图追踪洛克菲勒时,他们发现了更多的问题。他没有社会安全卡,没有驾照,甚至没有自己名下的信用卡。当他的照片出现在新闻中寻求线索时,打电话的人给出了至少四种不同的身份,与屏幕上显示的这个人相配。调查人员开始感到困惑。

然后,一个朋友提出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证据:洛克菲勒前一天晚上在家里喝了一杯酒,杯子没有洗过。警方从玻璃上提取了指纹,并与一名基督徒卡尔·格哈特斯特莱特(Karl Gerhartstreiter)匹配,他是德国移民,在近30年前来到美国。

格哈特斯特莱特在德国一个小镇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长大。他十几岁时移居美国,住在康涅狄格州的一户人家,自称是当地一所高中的交换生。后来他结婚又离婚,拿到了绿卡,随后以克里斯托弗·奇切斯特(Christopher Chichester)的名字搬到了洛杉矶。他在上流社会生活,编了一个英国皇室血统的故事,并宣称自己是电视制片人。而自己实际上住在一个叫迪迪·索胡斯的女人的后屋里。她的儿子约翰和儿媳琳达·苏胡斯(John and Linda Sohus)也住在这里。不过两人于1985年失踪,不久之后克里斯托弗·奇切斯特也失踪了。

1994年,这对夫妇的骸骨在房子的后院被发现,但那时,克里斯托弗·奇切斯特已经变成了克里斯托弗·克罗。克罗在华尔街做过(也被解雇过)很多高层职位,没有学位,没有经验,也没有社会安全卡号码。当调查人员将索胡斯失踪的卡车,联系到他身上后,他再次消失了,后来以克拉克·洛克菲勒的身份,出现在桑德拉·博斯的生活中。

在对他和他被绑架的女儿,进行了为期五天的调查后,克拉克·洛克菲勒又变成了奇普·史密斯,但他的最新化名并没有使用多久。他租用的马车房的主人打电话给调查人员,称斯努克斯已经被安全地送回她母亲身边,而克里斯蒂安/克里斯托弗/克拉克/奇普最终被拘留。

他被指控绑架了他的女儿,并谋杀了约翰(琳达的尸体一直没有被找到)。他被判27年监禁,目前正在服刑。

23年来,雪莉·拉斯穆森的案子,被当作抢劫案而被驳回

1986年2月24日,约翰·鲁顿一整天都在试图联系他的妻子雪莉·拉斯穆森。把车开进他们位于洛杉矶的家的车库时,他注意到地上的玻璃和拉斯穆森的车不见了。尽管如此,他还是认为她只是在倒车时撞到了镜子。

然后,鲁顿注意到入口的门微微半掩着。他走进屋子,喊着妻子的名字,随后看见她躺在地板上,一动不动。她的脸上布满了血和淤青,胸口上有个弹孔。他检查她的脉搏,发现她已经离开了人世,很快他就拨打了911。

负责这个案子的警探是莱尔·梅尔。他仔细记录了现场情况,并记下了客厅里堆放在拉斯穆森尸体附近的电子设备。对他来说,很明显,犯罪的人是打算带着这些东西离开的,但出于某种原因,他在离开现场时没能带走这些东西。为了尽职调查,他询问了她的新婚丈夫鲁顿。但仅仅过了几天,他就宣布这是一起入室盗窃案。

23年来,这个案子一直悬而未决,直到2009年洛杉矶警察局的侦探们,在他们的悬案凶杀组中重新审视了这个案子。就在那时,他们注意到不一致的地方:雪莉的手臂上有一个咬痕,并且可能是一个女人的,而大多数入室行窃都是男人干的。而且鲁顿的前女友斯蒂芬妮·拉扎勒斯(Stephanie Lazarus),曾突然造访过他们的家。而且,鲁顿看到的地上的碎玻璃,是一颗子弹从房子里射出来的,而不是入室盗窃时从外面射进来的。

突然间,警探们找到了这起显然是有预谋的谋杀案的主要嫌疑人:斯蒂芬妮·拉扎勒斯,洛杉矶警察局的一名警探。在带她来问话之前,警探们也做了更多的调查。果然,拉扎勒斯在拉斯穆森被杀的那天没有上班。就在案发几周后,她报案说有人偷了枪,大概是因为她把凶器丢了。

在同事们友好交谈的幌子下,警探们审问了拉扎勒斯。他们告诉负责艺术品盗窃工作的拉扎勒斯,他们想让她帮忙办案。而对于她有多了解(或记得)鲁顿或他的妻子,她给出了模糊的回答,甚至当被问及关于她嫉妒地质问拉斯穆森,关于她与鲁顿的关系的报道时,也是如此。但侦探们并不需要她的供词,因为他们已经找到了与她的DNA相吻合的DNA证据。

2012年,斯蒂芬妮·拉扎勒斯被判谋杀雪莉·拉斯穆森罪名成立,被判27年监禁。

无罪项目,可能让一个无辜的人锒铛入狱

1982年,玛丽莲·格林和杰瑞·希拉德在芝加哥的华盛顿公园被谋杀。安东尼·波特在1983年被判谋杀罪后被判处死刑。而在他被处决的前夕,伊利诺伊州最高法院以他的低智商为由,缓期执行他的死刑。

在波特获得死刑缓期执行后,西北大学新闻系的学生和梅迪尔无罪项目的参与者关注了他的案件。在教授David Protess的带领下,学生们获得了新的证据,并确认了他们认为的真正凶手:一个名叫阿尔斯托里·西蒙(Alstory Simon)的男子(如图)。这些自封的调查人员出现在西蒙的家中,告诉他他们掌握了所有证明他有罪的证据,而警察也正在去逮捕他的路上。随后西蒙对杀人供认不讳,供认过程也被录了下来。

值得注意的是,获得的“新证据”包括西蒙现在的前妻,和她被监禁的侄子的一份陈述,证明西蒙在犯罪现场(这一陈述后来被撤销)。为了让他招供,学生们给西蒙看了另一个证人的视频证据,他说西蒙犯了罪。然而,这个“证人”只是学生雇佣的一名演员。尽管他们的侦探工作质量低劣,法律上也有问题,但“无罪项目”的学生们还是成功地让阿尔斯托里·西蒙被判杀人罪,并洗清了波特的罪名。

西蒙很快意识到他是被骗坦白的,因为所谓的“调查人员”曾向他承诺短期监禁,并随后向他提供大笔资金,但这一承诺未能兑现。他的辩护律师也是为学生工作的私家侦探的私人朋友,并建议他接受认罪协议。

西蒙在监狱里待了15年,直到县检察官重新调查了这个案子,并撤销了对他的定罪,部分原因是对此案的纪录片《公园里的谋杀案(a Murder in the Park)》的调查。这部电影显示,新闻专业的学生们忽视了采访那些将安东尼·波特带到现场的目击者(而且与他们的叙述不符),并暗示波特可能一直都是有罪的一方。

2014年,西蒙终于重获自由,并迅速对梅迪尔无罪项目和学校提起了诽谤诉讼,不过和解金额保密。

卡洛琳·沃森花了六天时间,才终于相信自己是被男友绑架了

17岁的卡洛琳·沃森和22岁的男友朱利安·布赫瓦尔德,是澳大利亚墨尔本地区的虔诚教徒。两人交往两年之后,布赫瓦尔德邀请沃森到澳大利亚乡村,进行一次浪漫的野餐。他们开车时,布赫瓦尔德停了一下车,下车查看路边的一具动物尸体。沃森所知道的第二件事是,她被蒙住眼睛,被一个戴着巴拉克拉瓦帽的男人绑起来,然后他脱下她的衣服,把她扔到后备箱,随后开车离开。

当车终于停下来时,沃森的眼罩被她的男友取了下了。布赫瓦尔德也被脱了衣服,并声称他们都被一个邪教带走,并被独自留在荒野。之后他设法解开了自己,也帮她解开了。

这对恋人在丛林里游荡了将近一个星期。尽管两人都是虔诚的教徒,并且发誓在婚前不会发生性行为,但在布赫瓦尔德的不断地建议下,还是发生了。

一名农民发现了这两个人,并报了警,这场可怕的灾难才告结束。起初,布赫瓦尔德继续声称两人是被绑架的。警方确实也在沃森父母家发现看一封信,据说是绑匪寄来的,信上到处都是撒旦的标记。

但在被警方怀疑后,布赫瓦尔德很快放弃了狡辩,承认整件事都是他策划的。当被问到为什么要让他的女朋友经历这些磨难时,他承认他是在试图说服她嫁给他,这样他们就可以一劳永逸地把禁欲的事情,抛在脑后。

拉斯·法利亚被判谋杀他的妻子,但真正的罪犯,是控方的主要证人

贝特西·法利亚(Betsy Faria)和结婚10年的丈夫拉斯·法利亚(Russ Faria),一起度过了2011年圣诞节。那年早些时候,贝特西被诊断为癌症晚期,尽管两人的婚姻经历了很多起起落落,但他们决定充分利用余下的时间,好好的在一起。两天后,这段剩余的时间被缩短了,拉斯疯狂地拨打了911。他说,他和朋友们玩完游戏回到家,发现贝特西躺在他们密苏里州的家中死去。她被捅了60多刀,一把菜刀还从脖子上伸出来。他告诉911调度员,由于后来的诊断结果,他担心她是自杀的。

不过调查人员并不这么认为,还发现拉斯的行为可疑。随后他们以谋杀妻子的罪名逮捕了他。她的朋友,也是最后一个见到她活着的人,帕梅拉·哈普,则是控方的主要证人。她声称贝特西最近让她成为了她人寿保险的受益人,这样她就可以把钱转给贝特西前一段婚姻的女儿们,而不是拉斯。此外,她还帮助侦探在贝特西的电脑上找到了一份文件,详细描述了她所谓的对丈夫的恐惧。陪审团相信了,拉斯·法利亚被判谋杀贝特西。

不过拉斯上诉并最终赢得了重审,并在重审中被判无罪。不久之后,真相在2016年开始浮出水面,哈普在她家里开枪打死了路易斯·冈彭伯格,说他是拉斯雇来追杀她的杀手。而冈彭伯格实际上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是哈普把他诱骗到她家,来进一步指证拉斯。

哈普最终承认了谋杀冈彭伯格的罪名,到2021年,他因谋杀贝特西·法利亚正在等待审判。检察官认为,哈普出于贪婪而介入了贝特西的生活,在她接受化疗后身体虚弱时杀死了她,并陷害了拉斯。并且,哈普收到的保险金没有一分钱给了贝特西的女儿们。警方还重新评估了哈普77岁的母亲的死因,当时她神秘地从阳台上摔了下来。而哈普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

妮蒂·南斯24岁时,发现自己其实是卡莱娜·怀特

17岁的妮蒂·南斯已经是一名高三学生,并怀上了她的女儿。她很兴奋要当妈妈了,于是寻求必要的产前护理。为了享受国家福利,她向自己的母亲要了出生证明。但她的母亲拖延了,而妮蒂也变得不耐烦,自己翻了她母亲的东西。当她把发现的出生证明带到康涅狄格州纽黑文的生命统计局时,她被指控使用了假身份。她的母亲安·佩特韦解释说,妮蒂的亲生父母抛弃了她,这就是她没有合法的出生证明的原因。不过真实的故事要稍微复杂一些。

1987年7月15日,乔伊·怀特(Joy White)和卡尔·泰森(Carl Tyson)生下了卡莱娜·怀特(Carlina White),体重8磅。几周后,卡莱娜发高烧。随后她的父母把她带回了哈莱姆医院,那里的一名护士告诉他们,卡莱娜需要在医院过夜。虽然护士没有名牌,举止古怪,但这对疲惫的年轻夫妇并没有想太多。

泰森在上班前回家睡觉了,而怀特在返回医院前去拿了一些东西。就在他们离开一个多小时后,卡莱娜失踪了。而随后的调查也没有发现婴儿或嫌疑犯的其他痕迹。怀特和泰森既沮丧又愤怒,最终分道扬镳,他们都把自己的痛苦归咎于对方。

安·佩特威在康涅狄格州布里奇波特长大,有轻微的犯罪记录。1987年,她告诉朋友和家人她怀孕了,并在那之后不久生了一个孩子。没人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她也没说。

2004年,妮蒂怀孕了,随后被佩特威揭露,而这开始了妮蒂对自己真实身份的探索。和她一起长大的家人——阿姨、叔叔、表兄弟姐妹和祖父母,无法给她更多关于她过去的信息。但她的一个姑姑鼓励她打电话给国家失踪和受剥削儿童中心。而这通电话,导致了照片的分享和DNA样本的采集。

DNA证明,妮蒂·南斯确实是卡莱娜·怀特,而她的父母得知妮蒂还活着而且身体健康,都喜极而泣。2011年,卡尔·泰森和乔伊·怀特与失踪23年的女儿团聚。

詹妮弗·潘似乎是一个完美的女儿,但她一直过着双重生活

詹尼弗·潘在加拿大长大,她的父母都是来自越南的移民。他们挣的钱足够在高档社区买房子,开好车,支付女儿滑冰和钢琴课的费用。父母工作也很努力,并希望他们的孩子也能能这样做。

从表面上看,这一家似乎是一个完美、成就斐然的家庭。因此,2010年11月8日的夜晚的事件很令人震惊。三个持枪男子冲进潘家。他们把詹妮弗·潘绑在楼上的栏杆上,枪杀了她的父母。她的母亲立即就去世了,但她的父亲克服重重困难活了下来。不过当调查人员在医院与他交谈时,他有一个奇怪的记忆。在失去知觉之前,他记得看到他的女儿和一个闯入者友好地聊天。

事实证明,虽然潘似乎满足了父母的高期望,但她一直过着双重生活。潘对父母隐瞒了她的学业,他们认为她是全优学生,但她的大部分成绩都是b,大四微积分也没及格。因此,瑞尔森大学撤销了录取通知。由于担心父母的反应,她从来没有把这些告诉父母,只是过着大学生活的样子——参加新生欢迎周,买课本,告诉他们她获得了奖学金,所以不需要交学费。她会收拾好书包,出去玩一天——去图书馆,去拜访她的男朋友,甚至去做一份兼职。

两年多来,潘一直在撒谎,甚至告诉她的父母,她已经被多伦多大学的药理学项目录取了。最终,她的学术生涯被证明是虚构的,因此她的父母非常愤怒。不久之后,她交往七年的男友丹尼尔·王(Daniel Wong)和她分手了。在与一位高中老友重新取得联系后,她开始想象没有父亲的生活,并将自己目前的处境归咎于父亲。

后来,潘联系上了王,两人开始互发短信,说要杀了她的父母。而王有一个被他称为 “Homeboy”的朋友,愿意以1万美元的价格完成这次袭击任务。事发当晚,潘为入侵者打开了门。

潘最终被逮捕了,不久,王和潘的所有同伙也被逮捕了。在漫长的审判过程中,潘的许多谎言和人格被揭露出来。而这一案件也引发了媒体关于父母养育子女以及压力对孩子心理影响的讨论。她被判处两项无期徒刑,一项是因她母亲的死亡,另一项是因企图谋杀她父亲。她的判决还包括禁止通信命令,她被禁止与父亲或哥哥联系,除非他们希望她这样做。

伯尼斯·诺瓦克的死被认定为意外,直到三个月后她的儿子被发现死亡

伯尼斯·诺瓦克是著名建筑师本·诺瓦克的遗孀。著名的迈阿密海滩酒店,让两位诺瓦克进入了名人、运动员、总统和外国贵宾的世界。伯尼斯和本一直过着幸福的生活,直到1985年本因心肺衰竭去世。在他死后的多年里,伯尼斯在佛罗里达州的劳德代尔堡过着平静的生活。

但在2009年,伯尼斯被发现死于家中,享年86岁。调查人员将其归咎于一次严重的摔倒,导致致命的脑损伤。没有人提出疑问,也没有人有不同的想法,直到三个月后,她的儿子小本·诺瓦克(Ben Novack Jr.)被发现死于谋杀。

尽管伯尼斯富有且名声在外,但当局没有考虑到这位女家长可能是被谋杀的。记者朱莉·尼普·布朗(Julie Knipe Brown)言辞犀利、干劲十足,她揭露了调查的不足。但她的怀疑并没有被认真对待,直到赖伊布鲁克(Ben Jr.被杀的地方)的警察联系了伯尼斯的死亡调查人员,并带来了一些有用的消息。他们拘留了一名嫌疑人,此人承认在别人的指使下杀害了小本。雇佣杀手还说他杀了伯尼斯,并详细说明了他使用的武器类型和她的死因。最后,当局对此案进行了进一步调查。

第二年,本分居的妻子纳西·诺瓦克,因丈夫和婆婆的死亡而被捕。她的哥哥也被捕了,两人被判策划谋杀了两名诺瓦克。辩方声称,真正的罪犯是纳西与前一段婚姻所生的女儿梅阿巴德,她想利用继父的巨额财产变现,其中包括昂贵的蝙蝠侠纪念品。控方认为,纳西担心她的丈夫会为了情妇而离开她,使她失去家庭财富。而纳西最终被判终身监禁。

琳恩·特纳的男友因神秘疾病去世后,她已故丈夫的尸体被挖了出来

格伦·特纳(Glenn Turner)那年28岁,刚刚实现了成为乔治亚州科布县(Cobb County)一名警察的梦想。并且当他遇到琳恩·特纳时,他认为自己的人生已经圆满了。尽管他的家人和最亲密的朋友对此表示担忧,但两人还是在1993年结婚。在他们看来,琳恩对他们很冷淡,而且控制着格伦。尽管如此,格伦还是选择了结婚,并让琳恩成为他的人寿保险受益人。

事实证明,这段婚姻是短暂的。琳恩在他们的信用卡上花了很多钱,在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谣言满天飞,说她有外遇,或者有很多外遇,甚至可能和格伦的一些同事见面。

到那年年底,格伦·特纳已经接受了他婚姻失败的事实,他告诉家人他要离开琳恩。不久之后,他得了一生中最严重的流感,他告诉朋友他几乎不能走路或说话,他病得很重。不久之后,他被发现死在床上。葬礼那天,在去墓地的路上,琳恩打电话询问了格伦人寿保险的事。

虽然有些人可能会怀疑琳恩,但没有证据表明她有任何谋杀行为。但六年后,格伦的一位前同事得知,琳恩一直在和一个叫兰迪·汤普森的消防员约会,而且还怀上了他的孩子。这对夫妇有两个孩子,并在一起生活了大约5年。尽管他们从未结婚,但琳恩确实说服汤普森买了一份人寿保险,而她是受益人。

最终,汤普森也开始认为这段关系不可靠,后来他搬到了自己的地方,没过多久,他就得了流感。和格伦·特纳一样,不久之后汤普森也在床上去世了。

格伦的母亲凯西联系了汤普森的家人,告诉他们这一不幸的巧合。于是格伦的家人敦促当局把他的尸体挖出来,以便进行全面的尸检。从汤普森的组织中提取的样本,与从格伦·特纳身上提取的样本进行了比较后,都在两具尸体的组织样本中,发现了草酸盐晶体,这说明了一件事:两人都死于防冻剂中毒,而不是流感。于是琳恩·特纳被判两起谋杀罪名成立,并被判处终身监禁。

嚼口香糖有助于解决一桩34年前的悬案

1976年,布兰奇·金博尔的邻居们开始担心了。好长一段时间没人见过他们友好的70岁邻居了。他们报了警,随后一起到了她在缅因州奥古斯塔的家,在那里他们发现了一个可怕的场景:金博尔被残忍地刺死,躺在自己的血泊中。

真实犯罪案件盘点:深度还原细节,如何情节反转出人意...

邻居们都惊呆了,警察也被弄糊涂了。虽然拍摄了现场照片,并收集了证据,但调查人员未能进行逮捕行动。他们唯一能找到的嫌疑人,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他在谋杀案发生前,曾在金博尔的家中短暂居住过。有人看见他在凶案发生后不久,闯入附近的一所房子,但他在被捕之前就逃离了小镇。由于唯一的嫌疑人下落不明,案子就这样搁置了。

34年后的2010年,加里·劳布无家可归,流落在西雅图街头。他和另一个流浪汉发生了肢体冲突,用刀割破了他的肚子。受害者逃离了现场,但警方拘留了劳布并将他的刀作为证物。

就在那时,警察将劳布刀上的DNA,与金博尔家和谋杀现场留下的DNA进行了匹配。而且当缅因州的悬案调查人员,看到属于劳布的DNA时,他们终于有了第二次机会,并且劳布在20世纪70年代,曾化名为加里·罗伯特·威尔逊。

在西雅图当局的帮助下,缅因州警方在街上找到了劳布,问他是否愿意参加一个口香糖调查。劳布很感兴趣,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为警探们嚼了几片口香糖,给了他们所需的新鲜DNA。很快劳布被捕,并被判谋杀了布兰奇,终于结束了缅因州最古老的悬案之一。

128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