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的“美国计划”,随意抓捕女性接受侵入性检查,至...

1919年,玛格丽特·亨尼西(Margaret Hennessey)仅仅因为和姐姐在街上散步,而被拘留。当时,一名警察认为她可疑,并强迫两人接受了盆腔检查。1918年,尼娜·麦考尔(Nina McCall)被逮捕,并被强行检查,并根据同样的法律接受了砷剂治疗。这项被称为“美国计划”的政策,让道德小组合法抓捕“可疑女性”,一直持续到20世纪70年代。

以国家安全的名义,这项美国计划将女性视为与德国人同等危险的存在。政府宣称,妇女会传播性疾病,因此警察应该逮捕和隔离妇女,以保护男子免受性传播疾病的威胁。而且,如果警察认定一名女性可疑或滥交,她们不只是面临被抓的命运。妇女还会被迫接受侵入性生殖器检查。那些被发现患有性传播疾病的人,会被拘留数月,并接受由砷和汞制成的致命“药物”治疗。

不过,这项美国计划虽然看起来像是过去的痕迹,但这些法律今天仍在每个州的法典上存在。

美国计划以女性为目标,以保持美国军队的健康

政府称这项计划为美国计划。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政府想让水手和士兵远离性病。因此,联邦官员推动了针对“滥交女性”的新法律。

这项法律规定,军事训练营5英里内的性工作者为非法。并且这些“道德地带”旨在阻止梅毒和淋病在军队中的传播,且目标是女性而不是士兵本身。

不过政府官员很快发现,大多数感染性病的士兵,是在家里而不是在军事基地感染的。因此,联邦政府推动了一个更广泛的项目,目标是任何被怀疑患有性病的女性。

政府组建“道德小组”围捕“滥交”的女性

1918年,联邦官员为各州推广了一项“示范法”。这项法律将授权“道德小组”接收并强制检查任何被怀疑患有性病的人。因此,地方官员可以利用这项法律,搜索并拘留传播性病的人。

虽然这些法律文本上并没有专门针对女性,但实际上美国计划忽略了男性。当道德小组走上街头时,他们寻找的是“女性”。

女性仅仅因为在道德警察面前显得“可疑”,而被拘留

1919年,玛格丽特·亨尼西(Margaret Hennessey)去加州萨克拉门托看望她的姐姐。当时她把丈夫留在了家里,自己带着6岁的儿子一起去。

那天,她的儿子正在当地的一所修道院上学。当姐妹俩走向肉类市场时,萨克拉门托的“道德小组”出现了。随后瑞安警官宣布,这两名女子走在一起,因此属于“可疑人物”。

随后,亨尼西和她的姐姐都被带走了。

被当局带走的妇女,被迫接受侵入性检查

在一名警察质问她后,玛格丽特·亨尼西试图向警察解释,她是一名来看望姐姐的已婚妇女。她恳求说,如果他们继续拘留她,就没人会去学校接她的儿子了。

奇葩的“美国计划”,随意抓捕女性接受侵入性检查,至...

后来亨尼西对媒体说,警方并没有理会她的请求。“毫不理会,并把我和姐姐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里,一名医生检查了亨尼西的生殖器,试图寻找性传播疾病。“在医院里,我被迫接受检查,就好像我是世界上最堕落的女人之一。我想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我的声誉对我来说很重要,我需要捍卫它。”

如果检测呈阳性,她们就会被拘留并接受汞治疗

玛格丽特·亨尼西很幸运。在通过性病检测后,她在被警方拘留约11小时后被释放。第二天,她去法院为自己辩护,但警方已经撤销了对她的指控。“我不敢上街,”亨尼西后来对媒体说,“因为我害怕会再次被捕。”

在逮捕亨尼西和她姐姐的同一行动中,道德小组还总共逮捕了22名妇女。所有人都面临着检查,有些人被拘留了一夜,不过最终只有一名女性性病检测呈阳性。

而被检测呈阳性的妇女,会面临着拘留,有时甚至在没有正当程序的情况下,长达数月。而医院也会用砷和汞来治疗妇女,但这些治疗方法,可能是致命的。

一些妇女甚至根据优生法,被绝育

被拘留的妇女往往面临着可怕的生活条件。而那些行为不端的妇女除了会被关进监狱,还会被迫接受汞治疗,并受到更严厉的惩罚。

例如,拒绝表现得像个淑女的女性,可能会被殴打,被冷水浸泡,或者被单独监禁。

医生们还利用优生学法律,违背妇女的意愿对她们进行绝育手术。在一个案例中,因为一个14岁女孩的母亲,强迫她的女儿进行性工作。于是她的女儿就被送进了感化学校,并做了绝育手术。而女孩的妹妹,也因为有“不道德的伙伴”而被绝育。

尼娜·麦考尔进行了反击,但她的胜利只是导致拘留了更多的妇女

尼娜·麦考尔在1918年被收养时只有19岁。之后当地卫生官员卡尼医生,强行检查了麦考尔,并得出结论,她同时感染了淋病和梅毒。于是他命令为麦考尔注射全剂量的砒霜,并把她送到海湾城拘留医院呆了三个月。

她被释放后,麦考尔进行了反击。她提起了诉讼,并且她的案子最终到了密歇根州最高法院。法院在判决中,站在了麦考尔一边,宣布卡尼医生没有合理的理由怀疑麦考尔是否患有性病,但麦考尔的胜利,最后被用来为美国计划进行辩护。只要当局提出合理的怀疑,那么他们就可以拘留和强制治疗女性。

美国社会卫生协会声称,麦考尔的案件加强了“卫生官员对患有传染性性病,并对公共卫生构成威胁的人,进行隔离的权利”。

警察利用法律攻击妇女

根据美国计划,警察会经常滥用他们的权力。20世纪40年代末,旧金山的警察利用法律对女性实施性侵犯,威胁说如果女性不满足警察的性需求,那么就将被“拖走”进行阴道检查。

而有色人种妇女、移民妇女和工人阶级妇女,尤其成为道德小组的目标。一旦她们被拘留,她们受到的待遇只会更糟。例如,黑人女性经常面临比白人女性,更糟糕的拘留环境。

妇女因独自在餐馆吃饭,而被“怀疑”

到底是什么会道德小组对妇女产生怀疑?真相是,警方会利用站不住脚的理由,对妇女提出合理的怀疑。

女性在餐馆独自用餐时可能会被怀疑。一个人因为换工作而被怀疑。据一名男性警官称,在街上以一种“可疑”的方式行走也会被怀疑。而且,在很多情况下,警察也从未给出过认为女性可疑的理由。

法律指责妇女传播疾病

根据20世纪早期医学专家的说法,男性不可能携带性传播疾病。因此,女性是传播诸如淋病和梅毒等有害疾病的罪魁祸首。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位社会卫生学家声称,女性比敌人更有害。“人们普遍认为,一个患病的女人造成的伤害,比任何一支德国飞机舰队都要大。”他还说,“一个女人性病就像德国人的枪一样,可以杀死一个士兵,甚至更多。”

所以当时许多男性认为,女性应该受到谴责,并为性传播疾病负责。

密歇根一年内收容和拘留了一千多名女性

1918年,密歇根州收留了一千多名妇女,并“以国家的费用住院”。在所有被拘留的人中,只有不到1%的人是男性,这表明该行为是故意针对女性的。

根据美国的计划,至少有成千上万——甚至可能是数十万妇女,面临拘留和强制检查。到了20世纪70年代,警察还继续依法收容妇女。

司法部长向法庭施加压力,要求他们维护法律

联邦政府大力推动美国计划。1918年,司法部长托马斯·瓦特·格雷戈里命令每一位美国律师支持这项法律,声称它符合宪法。他还写信给美国的每一位地区法官,敦促他们维护法律,不要干涉法律的执行。

甚至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也鼓励当地的ACLU分支机构,帮助官员执法。

在联邦政府几年的压力下,到1921年,每个州都按照美国计划通过了道德法律。而这些法律,也将无限期地保留在法典上。

20世纪70年代,女权主义者和性工作者开始反对这项法律

一些州继续执行美国计划,并直到20世纪70年代。然而,有两个团体一直为结束这一政策而斗争:参加妇女解放运动的女权主义者和性工作者。

女权主义作家安德里亚·德沃金(Andrea Dworkin)在18岁时,参加了一场反战游行后被拘留并强制检查。之后民权活动人士也开始担心警察会以“性病检查”的威胁,来骚扰他们的团体。而很快,这两个团体都开始抗议这些侵犯权利的法律。

前性工作者马戈·圣·詹姆斯(Margo St. James)帮助创建了COYOTE,该组织也反对美国计划法。之后,他们的努力导致了加州的一项裁决,即警察必须对男性和女性平等执行隔离法律的规定。判决一结束,女性被拘留的次数就大大减少了。

美国计划在几乎每个州,仍存在于法律上

在为美国计划辩护的战争结束很久之后,法律仍停留在文本上。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在对艾滋病的恐惧中,公共卫生官员将艾滋病毒感染者隔离,并将美国计划法作为先例。1990年的一项法院裁决,甚至引用了1919年的一项裁决,即隔离一名患有淋病的妇女是“合理和适当的”行为。

事实上,强制检查“可疑”人的能力,在每个州都是合法的。虽然有些内容面临着修改,但直到今天,每个州仍然可以拘留“被合理怀疑”的人进行检查,并隔离那些患有性传播疾病的人。

55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