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易斯与克拉克远征,你想知道的所有事实!为何要选择...

美国的历史充满了很多疯狂的冒险故事,而梅里韦瑟·刘易斯(Meriwether Lewis)和威廉·克拉克(William Clark)卷入了这段时而暴力、时而恐怖、时而光荣、时而英雄的历史当中,他们在19世纪领导的美国陆军探索军团(Corps of Discovery)展开了刘易斯和克拉克远征(Lewis and Clark Expedition),而这后来成为了美国精神和意志的一次非凡胜利。

近三年的旅程开始于当时的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想法,他向拿破仑(他需要钱来进行无休止的战争)购买了大量土地。这片土地与美国相邻,面积达82.8万平方英里。之后折合下来每英亩的成本只有14美分,因为它的成本是这么加起来的:1125万美元,加上取消375万美元的债务。当时,美国还是一个年轻的、相对贫穷的国家。因此当杰斐逊坚持他的决定时,许多公民对其付出的费用感到不满。

因此,杰斐逊想出了一个主意,派遣一支探险队穿越这片领土,甚至更远。并希望探险家们一路冒险到太平洋去。不过当时没有人知道那有多远,而且杰斐逊本人也大大低估了这一距离。

杰斐逊聘请了梅里韦瑟·刘易斯和威廉·克拉克来组织和领导这次探险。这两人都有丰富的边疆荒野经验。其中刘易斯受过高等教育,曾担任过杰斐逊的秘书。之后这次远征的准备工作持续了将近一年,并且杰斐逊也从国会获得资金,用来雇人和购买粮食。

1804年5月,路易斯、克拉克和30到40名年轻的拓荒者(还有一位值得我们注意的女性)开始了他们伟大的冒险。

他们在1806年9月返回时,告诉杰斐逊美国所处的大陆,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大,而且其中大部分已经是美国领土了。于是杰斐逊预言,美国想要在如此广袤的土地上定居,需要一千年的时间。当然在这个问题上,杰斐逊最后被证明错了。亚利桑那,美国大陆的最后一个州,在美国最伟大的探险结束104年后,于1910年并入美国。

他们通过吃蜡烛来避免挨饿

尽管探险队从一开始就有充足的补给,但当探险队接近落基山脉的比特鲁特山脉时,补给就不足了。当时正值冬季,所以探险队通常以狩猎和捕鱼来补充物资的方式,已经变得不可能。于是人们开始绝望,并只好吃牛油蜡烛。在随后在恶劣的天气和饥饿之间,整个探索军团几乎“全军覆没”。

当时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当时也正被一群内兹佩尔塞部落的侦察兵和战士监视着,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很想干掉那些探险队成员,并拿走他们一切有用或有价值的物品。不过根据内兹佩尔塞的口头传说,当时有位部落妇女Watkuweis,坚持要帮助这些陌生人。因为不久之前,她被一个敌对部落绑架了,之后一位白人男子救了她并把她送回了家。“别伤害他们,”所以她这样向自己的部落成员要求道。

就这样,一个女人的一句话拯救了这个探险队,不过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一旦远征队离开美国的管辖范围,队伍就变得完全“平等”了

探险队离开了美国的领土后,美国法律就不再适用于他们。

约克是团队里唯一的已婚男人,也是唯一的非裔美国人,并且是威廉·克拉克的奴隶。但在美国领土之外,他已经是一个自由的人,并很快成为团队的一个主要和受到高度重视的成员。

萨卡加维亚是一个怀孕的肖肖尼妇女。在美国领土以外,她成为了专家,多次拯救团队成员的生命和财产。而她的知识和风度,为她在团队中赢得了充分的尊重。她也是一个领导者,自己投票,自己做决定。而这些事情在美国是不可能发生的。

而且很多被征募的团队成员,都是年轻的白人,因此他们在沿着步道前进的过程中,学习到了很多新知识。并且他们都是乡下的孩子,很少有家境富裕的,但他们的旅程开阔了他们的眼界和思想,如果他们留在家里,那么这些是永远不会实现的。

作为一个整体,无论一个人的出身、地位或种族,该团队都能在友好和尊重彼此的情况下共同工作。虽然这次远征并非没有缺点,但仅凭这些事实,就足以使这次远征成为美国历史上的一个杰出事件。

尽管经历了一段危险的旅程,但只有一名成员失踪

当你想到到探索团队所承担的难以想象的风险和危险时,那么它只遇到了一次伤亡事件,是很值得我们注意的。

仅仅三个月后,年轻的查尔斯·弗洛伊德中士就出现了恶心和严重的腹痛症状。刘易斯和克拉克特别喜欢这个年轻人,因为他是第一个申请这份工作的人,而且比他的大多数医务兵同伴,受过过更好的教育。两位首领甚至同意在启程前授予弗洛伊德军衔。所以,事件发生后,每个人都感到很惊讶,一个拥有如此多优秀品质和健康状况的人,竟然会第一个动摇。

刘易斯与克拉克远征,你想知道的所有事实!为何要选择...

这个团队的成员在加入时,就被告知他们会走向危险的道路,但他们认为,他们的危险仅限于野生动物的攻击,或与愤怒的部落人民的小规模冲突。

弗洛伊德中士没能得到最需要的帮助,而他的痛苦也越来越严重。威廉·克拉克彻夜未眠,守护并试图帮助这个年轻人。刘易斯在日记中写道,8月15日,在似乎恢复了一点之后,弗洛伊德“突然叫唤起来,有点像剧烈的腹痛……整晚都不舒服。”据刘易斯说,8月19日下午,弗洛伊德“平静地”去世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即使弗洛伊德被神奇地送到费城最好的医生那里,他们也没人能救他。他很可能死于突发阑尾,而这在19世纪早期,无论身在何处,这都是死刑判决。

探险队的成员将弗洛伊德埋葬在俯瞰密苏里河的悬崖上,在他的墓地放置了一个红色的雪松标记,上面写着他的名字、头衔和生命日期。之后,他们在刘易斯绘制的新地图上,记录了这个位置。

在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探索团队再没有失去其他成员。

团队一名男性和土著女性发生了关系,而这些女性也真的很喜欢这位非裔美国人

沿途的一些土著妇女,对那些在他们的领地上漫步的异国美国人很感兴趣。而且当地的传统与男性成长过程中受到性压抑的欧美社会的传统,非常不同。

一些部落认为,他们的女人和陌生人之间的性关系,是将不同的人团结在一个部落中的一种方式,所以婚前性行为不是什么大事。刘易斯和克拉克的日记中有这样一段话:曼丹和其他部落首领,带着几个女人去见了团队的上尉和他们的手下,并把她们作为了当晚的礼物。

一些部落领导人和妇女相信,这些与自己截然不同的神秘陌生人,拥有特殊的力量。约克尤其如此,据部落居民说,他的深色皮肤表明,他拥有强大的体力和脑力。而且人们相信女人可以通过性交来保留这些力量,并在性交时将其进行传递。

至少有一次,探险队的一名成员在未经其丈夫同意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一位已婚妇女发生了性关系。当他丈夫发现后,他找到把那人打了一架,不过克拉克给了他一些小礼物,解决了问题。

有一些故事说,这些妇女由于和团队里的男人接触,而生了孩子。毕竟,整个下雪的冬天,这个团队一直都和曼丹人住在一起。不幸的是,大多数男人都从他们的新情人那里染上了性病。

部落青少年偷走了梅里韦瑟·刘易斯的狗

梅里韦瑟·刘易斯在准备旅行时,买了一只纽芬兰小狗。一个多世纪以来,学者们一直对这只狗的名字感到困惑,因为它只在刘易斯的日记中出现过一次(称它为“我的狗”),但这一次是写在页面底部附近,而且被弄脏了。在某种程度上,历史学家认为这只狗的名字是Scannon,但对其含义一无所知。

事实上,刘易斯的爱犬名叫希曼(Seaman),这个名字很适合这种以热爱游泳而闻名、经常接受训练去营救遇险的人的狗狗。有一次,刘易斯救了希曼。刘易斯在日记中写道,一只海狸袭击了希曼,弄断了他腿上的一根动脉。他在日记中写道:“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止住了血,而这样的伤害,恐怕对他来说是致命的。”。

希曼在全队都很受欢迎,并受到了宠爱。它也非常注意保护团队,通过吠叫来警告那些它怀疑可能会伤害队伍的人。当他们终于遇到了第一只灰熊时,希曼会勇敢的去阻止这只巨大的动物。有一次,他把一只野牛从团队成员睡觉的帐篷里赶了出来。它还经常接近萨卡加维亚和她的孩子约翰·巴蒂斯特,并允许让小男孩在他身上爬来爬去。

而希曼最讨厌的,就是在他们远征的某些地方,成群的蚊子一直骚扰着他。因此他总是会去寻找一个池塘,小溪或河流,以躲避蚊子地狱般的叮咬。

许多部落居民在西部的长途跋涉中,对遇到的这只毛茸茸的狗也特别印象深刻。哥伦比亚河沿岸一个部落的一名男子,向刘易斯提供了三张海狸皮,想要换下希曼,但没有成功。还有一次,当地部落的一些年轻人趁天黑偷走了这只狗。当刘易斯发现希曼失踪时,很快就被激怒了,并追踪到了偷窃者,并威胁说,如果他们不立即归还他的狗,就把他们的村庄付之一炬。

远征之后,人们对希曼开始知之甚少。然而,在1814年出版的一本书中,一位著名的教育家声称曾参观过一家博物馆,那里有一只大狗的项圈,上面写着:“我的同类中最伟大的旅行家。我的名字叫SEAMAN,是梅里韦瑟·刘易斯队长的狗,我曾陪同他穿过北美大陆的内部到太平洋去。”

克拉克的奴隶约克,在远征中是一个自由的人,但期望在那之后回到奴隶制

约克是当时团队里唯一的已婚男子,也是唯一的非裔美国人。不过他也是一个奴隶,和克拉克一起长大,是克拉克的财产。而且事实上,约克并不想参加这次远征,他更愿意留下来陪他的妻子和孩子。团队的其他成员都是未婚的身份申请这个工作,但因为约克是奴隶,所以人们并没有关心他的感情。

在旅途中,约克成为了团队中最有价值的成员之一,因他的知识、外交手腕和其他技能而受到尊敬。一旦团队走出了美国的管辖范围,约克就获得了自由。而在这个新位置上,他和探险队的所有其他成员,被允许对小组做出的决定进行投票。而且他也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有能力和可靠的领导人。

约克在团队遇到的土著居民当中,也是很受欢迎的,并且通常是在第一次遇到一个部落时,被引上前去的,和刘易斯和克拉克站在一起。而且大多数当地人认为,约克的身材和黑皮肤是强大力量的象征,而且部落里的女士们都很倾心于他。

只要约克还在远征,他就能像个自由人一样生活。不过当团队返回时,除了约克,每个人都得到了大量的土地和金钱补偿,而约克却什么也没有得到。

这次旅行改变了约克,但克拉克对此并不欣赏,还抱怨约克变得“傲慢”了,并讲述了包括殴打和监禁在内的惩罚。不过约克并不在乎克拉克对他做了什么,他坚持认为,在他们经历了那么多之后,克拉克至少可以为他做的是自由。

历史学家对约克的命运并不确定。据一些人说,克拉克把他送到肯塔基州,这样他就能离他妻子更近,而他的妻子有另一个主人。有报道称克拉克给予了约克自由,还有一些故事说他被释放了,但后来后悔了(这听起来像是支持奴隶的游说团体,编造的无稽之谈)。另一种说法是,怀俄明州的约克,是克劳部落的重要成员。

开国元勋本杰明·拉什给了他们含有汞的药球,用于常规的治疗

本杰明·拉什是开国元勋和著名的医生。刘易斯在旅行前拜访了他,而拉什则教他如何修复骨折的肢体,拔牙,以及如何让病人感到舒适,尽管他在治疗和药物方面,并没有提供太多的东西。很难预测该团队的未来可能会遭遇什么,更难以在远离本土的地方得到最好应对。尽管如此,拉什还是提供了一种基本的、通常有效的小球形式万灵药,而刘易斯后来带了几百个,来帮助团队的成员治疗疾病。

不过,这实际上就是小剂量含汞的强效泻药。在18世纪和19世纪,清洁排泄是医生们最喜欢的治疗方法,拉什认为,对在路上生病的人进行一次彻底的清洗,是最好的治疗方法。不过探险队后来用尽了所有的球,并称它们为“拉什的雷霆”。

东部的人们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这个团队的远征持续了两年多。回到东部,除了1806年8月一辆装满了第一段探险的一些发现的马车,抵达华盛顿特区外,没有任何来自该团队的消息。许多人开始担心最坏的情况。报纸上也开始有文章暗示刘易斯、克拉克和其他人都死了。随后这些故事激起了人们对印第安人造成的死亡、熊、溺水以及当地人对该团队实施的奇怪酷刑和仪式的幻想。

至少有一名团队成员返回西部,再次进行冒险

有人说,无论一个人从青年到成年,他们总是会渴望自己重返曾经经常呆过的地方。而对于那些长久远离家乡的地方,经历过变革性经历的人来说,也是如此。有一些越战士兵的故事说,他们觉得自己是在那里长大的,那里总有一点家的感觉。

考尔特(John Colter)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和探险队的其他人一起回到了家乡,但很快又去了西部,不过这次不是以官方身份,而是以探险家的身份。不久,他在现在的黄石公园遇到了两个捕兽者,随后他和他们一起工作了一段时间,帮助建立了一个贸易站。

由于他有野外旅行和与当地人谈判的经验,他被要求提醒当地部落注意新的贸易机会。不过他后来在一次旅途中迷了路,为了在寒冷的夜晚取暖,就睡在温泉池里,不过后来他不小心被严重烧伤,而这个温泉后来被命名为“考尔特地狱”。

当考尔特最终回到美国社会时,他瘦得皮包骨头,赤身裸体,脏兮兮的,烧伤还没好,而且他的手看起来像爪子。当他向所有愿意听的人描述了他的经历时,大多数人对他的说法一笑置之,认为他疯了。最后,其他探险家发现考尔特的故事都是真的。

萨卡加维亚不仅是个向导,还是个救星

大家都听说过萨卡加维亚,毕竟纪念她的雕像比任何其他美国女性都多。而且她对探索对的成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萨卡加维亚被官方指定为整个旅程的向导,尤其是在团队到达了欧洲裔美国人不熟悉的土地之后。在这个职位上,她很好地为他们进行了服务,但她的服务远不止于此。她知道重要的地标,帮助团队衡量了旅程距离。认出了可食用和药用的植物,以及在旅途中,被证明有用的树皮。

只要有可能,这个团队就会选择乘船沿着大大小小的河流航行。其中一些航行是危险的,有一次,很多重要的物品从船上掉入汹涌的河流中。而萨卡加维亚没有错过任何机会,她一只胳膊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救出了很多东西,而路易斯为这件事,记录了详细的日记。

萨卡加维亚最伟大的贡献之一,一度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团队不知道的是,部落战士没有攻击他们的原因之一,是因为有一个女人的在场,尤其是怀孕的妇女,或是带着孩子的妇女。大多数美国部落文化,从不把女人牵涉进战争。因此,当可能心存怀疑的部落战士们看到这个团队带着一个女人经过时,他们知道这是在以和平的方式旅行。所以现在的我们,无法估量萨卡加维亚的出现,到底挽救了探索团队的生命。

如今的道路上,几乎没有留下他们的任何证据

该团队在旅途中留下的唯一物理标记,是威廉·克拉克在蒙大拿州庞培石柱(Pompeys Pillar)上的一段铭文。而这样的命名,是以萨卡贾维的婴儿让·巴普蒂斯特命名的,而团队为他取了个罗马将军的绰号——庞培。

当时人们习惯于沿着小路,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树上。最著名的例子是当他们到达太平洋的时候,团队的每个成员都一起兴高采烈地把自己的名字刻在了一片树林里。不过这个地区现在多年来一直是一片荒野,树林已经不存在了。

至少有一艘团队使用的船,在途中被遗弃,但从未浮出水面。考古学家肯·卡斯米斯基多年来一直在研究该团队可能的露营地点,并声称该团队在旅途中,创建了600多个营地。他发现了一些营地的物证,如火枪弹、步枪燧石、营火残留物和其他小物件。

托马斯·杰斐逊为这次任务送去了90枚金属奖章,之后团队成员将杰斐逊的头像,展示给沿途的部落首领。酋长们也被告知这些礼物,描绘了他们在东部的新“伟大的父亲”,并被警告要与团队和杰斐逊合作。尽管至少有7枚纪念章保存下来并被博物馆收藏,但酋长们显然并没有被深深打动。

庞培是第一个有记录的,穿越大陆的孩子

当一群人一起经历漫长而艰辛的旅程时,他们形成家庭纽带是很自然的。萨卡加维亚是探险队唯一的女性成员,她嫁给了一个法国皮草商人,怀上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不过她自己当时也几乎是个孩子,因为她当时大约16岁。

团队里的人都很宠爱萨卡加维亚,他们没有叫她的长名字,而是给她起了个绰号詹尼,并且她也喜欢。当她要生孩子的时候,整个团队就像一群焦虑的父亲。她在北达科他州的一个试产站艰难分娩,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孩。随后起名叫让·巴蒂斯特。不久之后,这个婴儿被团队称为“庞培”,以纪念一位伟大的罗马将军庞培。

这些人很溺爱这个婴儿,就像他们溺爱他的母亲一样。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们轮流照看他,和他一起玩,为他制作玩具。当然,每个男孩都需要一只狗来搭档,而刘易斯那只巨大的、具有保护作用的纽芬兰犬,也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

庞培有过其他孩子所没有的经历,他踏上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欧美冒险之旅。在蹒跚学步的时候,他就熟悉了植物群和动物群,以及团队里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他和团队一起遭受了蚊子、冷雨和雪的困难日子。而且如果团队其他成员的食物供应不足,那么最后的面包屑,就会被送到庞培和他的母亲那里。

探险结束后,萨卡加维亚和她的丈夫与威廉·克拉克,离开了圣路易斯的蓬普,前往北达科他州的土著村庄。克拉克养育了这个孩子,并支付了他的教育和抚养费用。

他们奉命去核实威尔士人,是否用印第安人的身份生活在边境地区

19世纪早期,北美大陆的大部分地区,对美国人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当时有很多推测性的书籍,都是由一些传说中的早期探险者写的。虽然这样的书近乎于幻想,但是由于没有更可靠的报道存在,因此熟悉这些故事的人,有一种想要核实的愿望。

托马斯·杰斐逊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他鼓励刘易斯和克拉克,去核实有关西部的任何传说。其中一个故事与一个据说是中世纪威尔士探险者的后裔的部落有关,这些人要么无法回到横跨大西洋的家园,要么决定与美洲的部落居民一起定居。

18世纪的记载(同样是高度推测性的)表明,中世纪的威尔士王子马多克,探索了大西洋,并和他的人民在北美定居,建立了曼丹部落。作家们注意到,部落成员中有灰色的眼睛和红色或金色的头发,舞蹈与在威尔士表演的类似,船只造型也让人想起威尔士的河船,而且威尔士和曼丹语言中有相似的单词和短语,并且两种文化中都有相似的歌曲。甚至曼丹的建筑,也被认为是威尔士风格。

刘易斯和克拉克讲述了他们与一个名叫曼丹的部落的遭遇,曼丹部落位于现在的北达科他州。这个团队和这个部落呆了很长时间,包括一个冬天的大部分时间,所以他们有时间观察和记录这个文化。虽然欧洲人很可能在更早的时候,就尝试过跨越大西洋,甚至可能成功了,但曼丹人与威尔士没有联系,他们的语言是苏族语。

曼丹人对这个团队很好,并形成了亲密的友谊。之后刘易斯和克拉克注意到威尔士文化和曼丹文化之间的巧合相似之处,这些文化在东部的报道吸引了阅读的大众,并让人们想到了生活在达科他州的威尔士人。

杰斐逊带领团队寻找神秘的西北通道

从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开始,人们就一直在寻找一条从西方通往东方的捷径。直到1914年巴拿马运河开通,才有了从东欧国家向西欧和北美运送人员和货物的简便途径。绕行非洲是一次漫长而危险的航行,而陆路则更漫长而危险。

西北航道是每个西部领导人和商人梦想中道路,而这就是哥伦布起航的原因。在19世纪,许多人仍然希望能发现它,也许会是在北美西部的某个地方。而且杰斐逊认为,这是可能的。当他派刘易斯和克拉克上路时,发现西北航道就是他最想要的东西。并且团队领导者也向杰斐逊保证,他们将确定这片大陆,是否拥有通往东方的水路捷径。

虽然后来杰斐逊对没有从西到东的自然通道的消息深感失望。但他喜欢从旅行中带回的许多异国情调的物品,并用其中的大部分,装饰了他的家。

一车奇怪的货物,被送回杰斐逊的手中

在整个旅程中,团队应杰斐逊的要求收集了动植物样本,并在此过程中,仔细地记录了每一件新物品的尽可能多的细节,并绘制了复杂的草图。

1805年4月2日,该团队驻扎在北达科他州的曼丹堡。那天,刘易斯在他的日记中写道:“我们一整天都在忙着收拾各种各样的东西,准备送给美国的总统。”一辆由该团队的两名人员驾驶和陪同的马车,后来被送到华盛顿特区。而这是整个探险过程中,唯一的一次运输。

装在马车上的是:

“四个箱子和三个笼子。笼子里有一只活的土拨鼠,一只尖尾松鸡和四只喜鹊。箱子里装着的是各种动物的毛皮、角和骨骼;植物、土壤、矿物和昆虫标本;曼丹和希达察的文物和物品,阿里卡拉烟草和烟草种子。附带标签上,注明了获取每件物品的日期和地点,以及简要描述。”

杰斐逊于1805年8月收到了这批货物。之后他保留了其中一些物品,剩余的大部分如今可以在蒙蒂塞洛参观到。其余的则被送到费城的美国哲学学会,以及个别学者和科学家那里。

刘易斯的日记中,充满了精美的细节艺术

刘易斯是一位有天赋的艺术家,他很细心地保存着探险队的日记。之后多亏了保护主义者、历史学家、萨卡加维亚(他从汹涌的河流中拯救了这些日记)和刘易斯,这些日记才得以保存下来。

刘易斯对团队发现的花卉、植物和动物的素描细节,令人惊叹。刘易斯的日记准确而整洁,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是在疲惫时写作和素描的,也没有迹象表明,他是在一边拍蚊子一边写的,甚至没有迹象表明,他是在乘坐马车或驾驶船只的时候写的。所以他似乎知道自己日记的巨大重要性。

刘易斯的日记用皮革装订,保存在费城的美国哲学学会(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在那里你可以预约参观这些珍贵的宝藏。

他们用亲人的名字来命名山川

尽管团队的大多数男人都是年轻未婚的,但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家乡都有了心上人,自然也想念他们的家人。而这些人应对离家这么远的情况的方法之一,是用亲人的名字来命名沿途的地理位置。刘易斯在他的日记中,绘制了许多地图,仔细地记录了这些名字。

而这一传统始于查尔斯·弗洛伊德中士,在远征早期的牺牲。当他可能死于阑尾炎时,团队以他的名字,命名了墓地附近的悬崖和河流。

威廉·克拉克思念着自己的心上人茱莉亚·汉考克,并且可能将她的名字给了一处气泡特别多的水域,称之为朱迪斯河(Judith Rive,与汉考克的名字不一样,但许多人认为他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远征结束后,他向她求婚,很快她就接受了。她当时16岁,他37岁。

47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