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历史上最著名的14大历史谬论,你真的信以为真了...

历史是建立在故事的基础上的,但有些故事确实很令人难以置信。并且那些不真实的流行历史故事,被频繁地重复,以至于人们把它们当成了事实,即使它们根本就不真实。

这些流行的历史神话,听起来好像真的发生过,因为它们利用了我们自以为了解的人物和事件。玛丽·安托瓦内特不受欢迎,被送上断头台——所以玛丽·安托瓦内特蛋糕的故事感觉就是正确的。拉斯普金是一个神秘的僧侣,他似乎不属于这个世界——所以拉斯普金戏剧性的死亡场景,听起来像是他非常规生活的合理结束。

那么问题是什么呢?这些故事听起来可能是历史人物的招牌故事,但没有一个是真实的。就像传说尼禄在罗马燃烧的时候摆弄小提琴,或者关于凯瑟琳大帝性欲的故事,都是被编造出来诋毁这些人物的。还有一些是对可能发生的事情的不准确,或未经证实的版本。

从关于泰坦尼克号沉没的毫无根据的谣言,到关于哥伦布动机的错误信息,这里的所有故事都证明了,历史神话有其自身的生命。

凯瑟琳大帝在和一匹马性爱时去世了

作为一位政治遗产影响深远的统治者,叶卡捷琳娜大帝自1762年成为俄罗斯女皇以来,就一直是神话和传说的主题。但有一个神话比其他的更荒诞:她的生命在一匹马取悦她时结束了。

这个神话的腐朽根源,可以追溯到凯瑟琳统治时期,当时她的对手试图通过传播关于她极端的性取向的荒谬故事,来败坏她的名声。通过声称她在与一匹马的激情中死去,评论家们试图给她贴上不正常的离经叛道的标签。

诚然,凯瑟琳(就像她同时代的许多男性一样)在她的一生中有好几个情人,但他们都是人。

戈黛娃夫人裸身骑马穿过城镇

格黛娃夫人是盎格鲁·撒克逊世界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之一。她对丈夫对臣民增税的决定感到不满,于是和他达成了一项协议:如果她裸身骑马穿过考文垂,他就会降低税收。随后她履行了自己的承诺,而麦西亚的人民也得到了他们渴望的税收减免。

尽管她裸身骑马穿过考文垂的事情可能从未发生过,但戈黛娃夫人确实是11世纪的盎格鲁·撒克逊贵族,她对自己的财富也很慷慨。

而她裸身骑马的神话,是从哪里来的呢?历史学家罗伯特·莱西认为,戈黛娃夫人可能是“裸身”地出现在考文垂市中心的,但盎格鲁·撒克逊人理解的“裸身”是:没有珠宝或华丽的服饰。

埃及艳后有一个由蜜蜂驱动的性玩具

克利奥帕特拉是历史上最性感的女王之一,而这要归功于她与古罗马两位最有权势的男人的婚外情。事实上,考虑到关于她的几个世纪的神话,很多小说都与真实的事实纠缠在一起。

最荒诞的故事之一是:她有一个古老的振动器,本质上是一个葫芦,里面塞满了嗡嗡作响的蜜蜂。如果这听起来太荒谬了,那是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她真的有一个。

她的蜜蜂动力装置的神话,更多地说明了我们对克利奥帕特拉性欲的假设,而不是真正的女王情况。

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横渡大西洋,证明地球是圆的

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是一个肩负使命的人,至少故事是这样说的。在西班牙国王的资助下,哥伦布为了寻找一条通往印度的贸易路线,决定向西航行,以证明地球是圆的,而不是像大家认为的那样是平的。

那么问题在哪里呢?当时人们已经接受了地球是圆的这一观点,所以哥伦布没有什么可证明的。

而这个流言从何而来?历史学家把责任完全归咎于19世纪作家华盛顿·欧文,他的《哥伦布的生活和航行》创造了这个荒诞的故事。

墨索里尼让火车准时运行

作为意大利的独裁者和1919年定义法西斯主义的人,贝尼托·墨索里尼客观上做了很多坏事。但是,正如许多人相信的那样,他还是有一个可取之处:让意大利的火车准点运行。

不过这些经常被人们重复的神话,完全没有事实根据。尽管墨索里尼投资了现代火车基础设施,但他没有让火车准时运行。事实上,这是墨索里尼强大的宣传机器所宣扬的神话,最终掩盖了意大利火车效率低下的事实。

危险的是,这种说法还推动了“法西斯效率神话”,它指出了法西斯政权下可能发生的一些好事,从而将实际发生的很多很多可怕的事情最小化。

保罗·里维尔穿过马萨诸塞州的警戒线,警告说“英国人要来了”

很多人可能听过这个故事:保罗·里维尔()是如何在半夜骑着马穿越马萨诸塞州,警告他的殖民地同胞:“英国人来了!”

虽然保罗·里维尔确实向马萨诸塞州的列克星敦传达了有关武装进攻的消息,但真相却有点复杂。例如,他的一部分旅程是在船上度过的,而这只是一个庞大的信息网络中的一部分。里维尔发出警告说:“正规军要出来了。”实际上,他在到达康科德之前,就被英国正规军俘虏了。

“泰坦尼克号”上的三等舱乘客被锁在门后,以防止他们登上救生艇

1912年4月15日,皇家邮轮“泰坦尼克号”在北大西洋冰冷的海水中沉没,上层舱位的乘客纷纷逃到安全的地方,而三等舱的乘客则被锁在甲板下面,以确保他们不会抢占救生艇。至少,这是詹姆斯·卡梅隆的热门电影《泰坦尼克号》,解释的那个死亡之夜,三等舱乘客相对大量死亡的原因。

但詹姆斯·卡梅隆不是历史学家。

泰坦尼克号上的三等舱乘客在进入船体的某些部分时,确实会受到限制,而且可能被锁在了护栏后面。但这是由于围绕美国移民政策的法律规定,所有移民——其中许多人住在三等舱,不能与其他乘客一起在纽约接受健康检查。

此外,三等舱的乘客必须从船的内部移动到救生艇上。所以,由于这艘船的设计,他们住宿的位置,也让他们处于巨大的劣势之上。

格里高利·拉斯普京是不死之身

俄罗斯僧侣格里高利·拉斯普京(Grigori Rasputin)在罗曼诺夫王朝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尽管社会上大多数人都瞧不起他。他成了贵族和官僚们憎恨的对象,以至于一群贵族认为,暗杀他才是他们的最佳利益。所以在1916年12月30日清晨,这群人给僧侣喂了毒蛋糕。但却没能把他毒死,于是他们就开枪打了他,绑住他的尸体,扔进了涅瓦河。

戳破历史上最著名的14大历史谬论,你真的信以为真了...

奇怪的是,他们扔下拉斯普京的尸体时他还在呼吸,这就引出了他无法被打败的流言。刺杀者之一的尤瑟索夫王子,甚至为这个流言添乱,他在回忆录中写道:

这个被毒死的魔鬼,他的心脏中有一颗子弹,一定是被邪恶的力量复活了。在他那恶魔般的拒绝死亡的态度中,有一种可怕的东西。

专家们坚持认为,拉斯普京在中毒和枪击中幸存的能力,并不是超人的表现。于是他们提出了许多理论来解释拉斯普廷的复活,从毒药的无效,再到杀手的无能。

奥森·威尔斯的《世界大战》广播节目,引起了广泛恐慌

1938年10月30日,奥森·威尔斯(Orson Welles)的广播作品《世界大战》(The War of The Worlds)在电台广播上播出,以新闻广播的风格,讲述了外星人入侵美国的故事。据说,这个节目激起了一些轻信的听众的集体歇斯底里,他们无法区分事实和虚构。

但是事实要复杂一些。历史学家现在认为,威尔斯的广播并没有引起公众的恐慌。根据a·布拉德·施瓦茨(a . Brad Schwartz)所写的广播历史:

…说《世界大战》使一百万人恐慌,就像说它吓不到任何人一样是不正确的。100万美国人可能确实短暂地相信,地球在那天晚上受到了火星人的攻击——或者,至少,新泽西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但几乎没有人真正的恐慌。

大范围恐慌的神话起源于何处?媒体学者杰佛逊·普利和迈克尔·j·索科洛认为,报纸编造了这个故事,以诋毁广播作为信息来源的可信度。

玛丽·安托瓦内特说,“让他们吃蛋糕吧”

这是法国大革命前最精辟、最值得引用的时刻之一:当法国女王玛丽·安托瓦内特得知她可怜的法国臣民买不起面包时,她打趣道:“让他们吃蛋糕吧!”这句话强调了这位轻浮的女王,是多么的脱离现实。

问题是:玛丽·安托瓦内特可能从未说过这句话。在面包短缺的情况下,一位女王——而不是玛丽·安托瓦内特让她的臣民吃蛋糕的故事,实际上可以追溯到17世纪晚期,也就是法国大革命的几十年前。直到19世纪,人们才开始把这些话,放进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嘴里。

寡言的柯立芝总统对一位声称可以让他开口的派对客人,说了一句诙谐的话

美国总统卡尔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参加一个晚宴时,一位女士坐在他旁边,这位女士希望和他交谈。“我打了个赌,我能让你说三个词以上,”她说。“你输了,”总统机智地回答。

这是一个有趣且经常被引用的故事。问题是没有人确切知道故事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它可能是基于一次真实的遭遇,也可能完全是虚构的。例如,在最早的报道中,该报告没有显示这个女人,试图说出柯立芝的三个词——这最终削弱了当时的机智一面。

无论真假,这个故事都有了自己的生命力。柯立芝的妻子格蕾丝,热情地重复了这个故事,最终巩固了总统诙谐寡言的形象。

罗马在燃烧,尼禄却在演奏

公元64年夏天,罗马城爆发了大火灾。当时在位的皇帝尼禄有一个奇怪的反应:他没有采取果断的行动减缓火势或帮助人们逃离城市,而是拿出他的小提琴拉了起来——至少故事是这样的。

不过没有证据表明他这么做过。

但这并不意味着尼禄完全摆脱了困境。根据两位古代作家的说法,尼禄的反应并不出色:他穿着琵琶演奏者的服装,一边惊恐地看着大火,一边背诵有关特洛伊大火的诗歌。

而尼禄在火灾中没有拉小提琴的最有力证据是:小提琴是中世纪的乐器,而不是古代的。

尼禄在罗马被焚毁时仍在演奏的神话,浓缩了一个无能皇帝的形象。正如历史学家安东尼·a·巴雷特所说:

这个神话强化了一种讽喻式的形象,即一位皇帝在他的城市失火时摆弄琴弦,在他本应履行作为爱心元首的职责时,沉迷于个人消遣。

图坦卡蒙国王的坟墓上有诅咒

电影和书籍中都有这样的比喻:法老的坟墓总是会受到诅咒,对任何打开它的人都是危险的。1922年图坦卡蒙国王陵墓的真实揭幕,似乎支持了这一观点,因为参与挖掘的几个人都遭受了一系列灾难后果。

事实上,图坦卡蒙的坟墓并没有诅咒。首席考古学家霍华德·卡特(Howard Carter)告诉媒体,这样做可能只是为了引起人们对这一发现的兴趣,而且墓中的铭文没有一个暗示有诅咒。

事实上,与陵墓相关的人们所遭遇的灾难,也被夸大了。

埃利斯岛的官员,有意将移民的名字美国化

这个故事很好地捕捉到了移民的经历: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从大西洋的航行中疲惫不堪,对他们的到来感到兴奋,对不确定的未来感到紧张。之后向埃利斯岛的官员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官员们迅速把这些移民的“外国”名字,改成了更明显的“美国”名字。

当然,这是一个好故事,但没有什么可以去证实它的存在。埃利斯岛的官员甚至没有记下新移民提供的信息,相反,他们只是在核对船上提供的舱单上记录的信息。

当然,有些名字可能是在来美国的过程中改变的。而拼写错误可能是在出发时发生的,而不是在埃利斯岛。并且一些移民可能故意改变他们的名字以达到同化的目的。

60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