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在西方博物馆展出的文物,都是其原国家,一直想...

在西方世界,装饰博物馆大厅和墙壁的手工艺品,并不总是通过正当的方式获得的。比如在伦敦的大英博物馆等地方,他们的很多展品都是从其他国家运来的。

从非洲到伊拉克到印度,这些国家的领导人都在继续大声疾呼,要求归还他们的文化遗产。

达荷美王国拟人化雕像

当前博物馆:巴黎布兰立埠博物馆

原产地:非洲贝宁

展品历史: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总统领导下的法国政府,承诺要归还殖民时期带走的文物和艺术品。在许多来自非洲的物品中,有26件是在1892年对阿波美宫的洗劫中被盗走的。这些拟人化的木制雕像,经过精心制作和绘制,包括代表达荷美王国不同统治者的皇家徽章。而达荷美王国,是在17世纪至19世纪在现在的贝宁兴盛起来。

2019年,法国和贝宁签署了一项协议,确保了这些文物的归还和法国政府的财政支持,以在贝宁建造或改造博物馆。然而,马克龙目前还没有兑现在2021年初之前,归还全部26件作品的承诺。因而刚果民主共和国博物馆专业人士帕特里克·穆代克雷萨(Patrick Mudekereza)对马克龙的归还承诺表示怀疑。穆代克雷萨说,他认为马克龙“没有信守诺言”。

Ka-Nefer-Nefer的埋葬面具

当前博物馆: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

原产地:埃及塞卡拉

展品历史:1951年,考古学家穆罕默德·扎卡里亚·戈内姆(Mohammed Zakaria Goneim)挖掘出了已故很久的埃及女贵族Ka-Nefer-Nefer的葬礼面具。Ka- nefer - nefer生活在古埃及第19王朝。而这个葬礼面具由石膏、亚麻布、树脂、玻璃、木材、黄金和颜料制成。

上世纪70年代,埃及政府发现Ka-Nefer-Nefer面具不见了。快进到20年后,美国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Saint Louis Art Museum)以不到50万美元的价格,从纽约凤凰古代艺术(Phoenix Ancient Art)画廊买下了这个面具。当这个面具成为博物馆永久展品的一部分时,埃及大声疾呼,称它是非法的情况下被运出埃及的,需要归还本国

2011年,美国政府史无前例地起诉了圣路易斯艺术博物馆(Saint Louis Art Museum),希望这个面具能被送回埃及。由于美国律师没有在截止日期前提交申请,此案最终以失败告终。直到今天,它仍然在圣路易斯。

狮身人面像的胡须

当前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伦敦

原产地:埃及吉萨

展品历史:古埃及古王国时期建造的狮身人面像,是第四王朝法老哈夫拉(Khafre)的鲜活形象,不过神秘而珍贵的吉萨狮身人面像缺少了一个重要元素:它的胡须。狮身人面像的石灰岩胡须碎片,实际上散落在世界各地,而大英博物馆收藏着的,声称是这一标志性雕塑的“小碎片”。根据博物馆的说法,胡子很可能是后来在第18王朝时,添加到这种神话生物上的。

据称,乔瓦尼·巴蒂斯塔·卡维利亚(Giovanni Battista Caviglia)于1817年挖掘了这幅画,随后博物馆从卡维利亚那里获得了这个艺术品。而关于胡子是如何脱落的,存在有很多不同的理论。虽然有人认为,是拿破仑的军队损坏了胡子,而可追溯到15世纪的记录,则提到了大狮身人面像的胡须已经丢失。因此无论狮身人面像的胡须,最终是如何从头部脱落的,埃及人都希望它能回到原来的位置。

“Hoa Hakananai”的头

当前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伦敦

原产地:大洋洲复活节岛

展品历史:复活节岛引人注目的玄武岩雕像,自19世纪以来就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展出。当地人称之为摩埃石像,并且这些人头形状的大型雕像建于公元1100年至1600年。尽管波利尼西亚岛上大约有887座旧石器时代的遗迹,但这些失踪的雕像,是当地拉帕努伊人最担心的问题。

Hoa Hakananai'a,意为“失去或被盗的朋友”,是大英博物馆的一个热门展品,1869年英国皇家海军舰艇“黄玉”号(HMS Topaze)将其运出该岛后获得的。

2018年,复活节岛总督Tarita Alarcón Rapu前往大英博物馆,希望能说服其管理部门将这一神圣的文化文物,归还给它的家园。她说:

我们都来过这里,但来的只是身体——英国这里有我们的灵魂。现在是时候把我们雕像送回去了,这样我的人民们就可以像我一样看到它了。

2019年,大英博物馆的代表前往复活节岛,但在送回文物方面没有取得进一步进展。

埃尔金大理石雕

当前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伦敦

原产地:古希腊雅典

展品历史:“它们象征着希腊和欧洲文化的基础,具有普遍意义。”希腊欧盟成员Rodi Kratsa-Tsagaropoulou在一次关于埃尔金石雕命运的讨论中说道。而埃尔金石雕,于1801年至1812年间从雅典卫城的土地上被拿走。

埃尔金大理石雕以一位英国外交官的名字命名,这位外交官监督了这些石雕的没收,并最终将它们卖给了他的政府。埃尔金大理石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500年前的古雅典繁荣时期。许多大理石中楣都来自帕台农神庙,这使得一些人把现在的大英博物馆展览,称为帕台农大理石。

试图在大英博物馆和希腊人之间斡旋达成协议的努力没有成功。虽然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欧盟都参与了调停,但其目前仍在英国领土上。

Maqdala的金冠

当前博物馆: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原产地:埃塞俄比亚冈达尔

展品历史:1868年,英国军队占领了阿比西尼亚帝国的首都Maqdala,即现在的埃塞俄比亚。英国人带回了大量的王室珍宝,其中包括一顶三层王冠,而这顶王冠可能是18世纪中期国王伊亚苏二世和他的母亲曼提瓦布皇后,送给奎斯夸姆圣母教堂的。

由银、青铜、玻璃珠和镀金铜制成的Maqdala皇冠,描绘了圣经中十二使徒和四福音派的场景。自1872年以来,皇冠一直由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收藏。

2007年,埃塞俄比亚提出了一项正式的赔偿要求,要求赔偿在围攻Maqdala期间被掠夺的所有文物。不过英国人拒绝了这一请求,但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提出将其中一些文物以长期租借的方式归还非洲。

奈费尔提蒂半身像

当前博物馆:柏林新博物馆

原产地:古埃及图特摩斯

展品历史:1912年,一个由埃及古物学家路德维希·波查特(Ludwig Borchardt)率领的德国考古队访问了开罗,在那里,他们与埃及政府达成协议,购买在特尔·埃尔-阿玛纳发现的一些文物。阿玛纳是公元前14世纪由法老阿肯那顿建造的。在被带回德国的物品中,在古埃及雕刻家图特摩斯的工作室中,发现了阿肯纳顿妻子奈费尔提蒂的灰泥半身像。

1925年,柏林新博物馆首次展出了奈费尔提蒂半身像。埃及政府对此做出回应,宣布禁止所有德国的考古任务,直到这尊半身像被归还。近100年后,这尊半身像仍留在德国。德国政府甚至通过了一项法律,将该国境内超过25年的任何文物,都列为国宝——无论它是如何获得的。

考古学家Zahi Hawass,利用他作为埃及前文物部长的平台,恳求德国政府归还雕塑。2018年,他在巴西圣保罗发表讲话时表示:“奈费尔提蒂的半身像从埃及非法流出,我呼吁埃及人在埃及大博物馆的开幕式上看到它。”

安哈夫半身像(Ankhhaf)

当前博物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原产地:埃及吉萨

展品历史:1927年,哈佛大学考古队在埃及吉萨附近,发现了安哈夫的石灰岩半身像。这座雕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世纪,它是为了向一个可能是斯尼弗鲁国王的儿子的人致敬。而这尊半身像是在吉萨东部公墓中最大的安赫哈夫墓中发现的。

尽管半身像是合法获得的,但哈佛大学和埃及政府之间的合同规定,当美国研究小组完成研究时,它应该被送到开罗博物馆。但实际上这并没有发生,因此,安赫哈夫的半身像,落到了波士顿美术博物馆(Museum of Fine Arts),直到今天它还在那里。

这尊半身像是考古学家扎伊·哈瓦斯(Zahi Hawass)试图为大埃及博物馆(Grand Egyptian Museum)追回的物品之一。为了避免诉讼费和旷日持久的法庭斗争,他一再呼吁自愿归还埃及的财富。

普里阿摩斯的宝藏

当前博物馆:普希金博物馆,莫斯科

原产地:土耳其,希萨里克

展品历史:德国考古学家海因里希·谢里曼毕生致力于寻找因荷马的《伊利亚特》而闻名的特洛伊遗迹。1871年,谢里曼挖掘了土耳其的希沙利克城,在那里他发现了证据,认为它是特洛伊的古代遗址。在他的发现中,有一批装饰性的黄金珠宝,谢里曼以臭名昭著的特洛伊国王的名字,命名为普里阿摩斯的宝藏。

谢里曼后来将这些文物设法带出了土耳其,尽管奥斯曼帝国一直在努力找到它们,并把它们带回了德国。普里阿摩斯的宝藏,在二战期间在德国和英国的多个博物馆展出。1945年德国战败后,苏联军队占领了普里阿摩斯的宝藏。几十年来,苏联一直否认偷走了这些无价的手镯和吊坠。最终在1993年,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政府终于承认宝藏在其手中。1996年,普里阿摩斯的宝藏在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首次亮相。

德国官员曾大声呼吁俄罗斯归还普里阿摩斯的宝藏,但土耳其人坚持认为,他们应该在这些宝藏的发源地安纳托利亚的土地上,看到这些宝藏。土耳其议会议员塞尔达尔·库尤措格鲁(Serdal Kuyucuoglu)在2018年表示:“德国人要求把它们拿回来,但我们说,它们是我们的,我们才应该把它们拿回来。”“虽然这可能会持续很多年,但首先我们必须阻止这些物品的盗窃。”

贝宁青铜器

当前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伦敦

原产地:尼日利亚南部,非洲

展品历史:1897年,3000多件被统称为“贝宁青铜器”(Benin Bronzes)的物品,被英国军队从现在尼日利亚南部的贝宁王国(Kingdom of Benin)带走。而对这些文物的掠夺,是贝宁与试图占领它的外部势力之间日益紧张关系的高潮。

一些从非洲带回的无价宝石很多被借给了大英博物馆,而另一些则卖给了欧洲各地的机构和私人投资者。不过大英博物馆仍然陈列着一系列黄铜和青铜牌匾,其中一些可以追溯到16世纪。

多年来,贝宁王室多次发表公开声明,呼吁欧洲国家归还这两件贝宁青铜器。尽管大英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已经前往非洲与王室会面,但目前还没有将这些文物归还非洲的计划。不过德国为即将到来的调解定下了基调,于2021年正式宣布,将把所有铜像归还给尼日利亚。

罗塞塔石碑

当前博物馆:大英博物馆,伦敦

原产地:古埃及孟菲斯

展品历史:罗塞塔石碑,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发现之一,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96年。这块重1680磅的黑色玄武岩石板上,有一份王朝法令,用三种语言写成:埃及象形文字、通俗语言和希腊文。1799年,拿破仑领导下的法国军队发现了罗塞塔石碑,作为破译象形文字所需的缺失的拼图,一夜之间引起了轰动。

两年后的1801年,当英国在埃及取代法国政权时,罗塞塔石碑很快被运回英国。自1802年以来,它一直是大英博物馆藏品的中心——尽管埃及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来收回认为是被偷的文物。

“我们认为罗塞塔石碑不是合法离开埃及的。”埃及考古学家Zahi Hawass在2005年告诉《西雅图时报》。而大英博物馆和埃及官员之间的谈判仍在继续。

2018年,即将到来的大埃及博物馆馆长Tarek Tawfik博士,在接受《旗帜晚报》采访时表示:“如果罗塞塔石碑能回到埃及,那就太好了,但这仍然需要大量的讨论和合作。”

巴比伦的伊师塔门

当前博物馆:柏林佩加蒙博物馆

原产地:伊拉克巴格达南部

展品历史:追溯到巴比伦时代,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首都,伊什塔尔门在公元前575年左右,在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命令下,在城市的北边建造。在20世纪的头几十年里,德国的挖掘者把这扇50英尺长的大门的残骸,带回了他们的国家,在柏林的佩加蒙博物馆(Pergamon Museum)重建了它,直到今天它还在那里。

伊师塔门于1930年首次亮相,被认为是博物馆最大的吸引力之一。然而,伊拉克人希望看到文物的回归。“我很生气,但我们能做什么呢?”2002年,伊拉克考古学家穆罕默德·阿齐兹·塞尔曼·易卜拉欣告诉《卫报》。“只是,我呼吁德国政府把我们的文物归还给伊拉克。”

有哪些在西方博物馆展出的文物,都是其原国家,一直想...

其他从巴比伦运来的珍宝,散落在西方世界的博物馆里,包括巴比伦列队行进途中的狮子浮雕。

光之山钻石

当前博物馆:英国皇冠上的宝石,伦敦塔

原产地:印度可拉(Kollur)矿山

展品历史:巨大的光之山钻石,现在位于英国女王母亲王冠的中心,可以追溯到中世纪的印度。关于这块宝石的第一次书面记录是在1628年,当时它被认为是莫卧儿王朝统治者沙贾汗,委托建造的孔雀王座的焦点之一。一百年后,纳德·沙阿统治下的波斯入侵了印度,光之山最终来到了现在的阿富汗。1813年,它被归还给印度,最后落入锡克教统治者兰吉特·辛格(Ranjit Singh)手中。

在辛格去世后,嫉妒的英国王室一直在等待着一系列强硬的统治者,直到1849年,说服了一个年轻的印度男孩王位继承人,签署了拉合尔条约(Treaty of Lahore),而该条约将无价的钻石和印度的控制权,交给了英国。

在阿尔伯特王子和维多利亚女王的统治下,光之山被打磨成原来的一半大小,以使光线折射更加明亮。最终,这颗钻石成为了伦敦塔王冠上的一部分。1937年,它最著名的现代外观,出现在女王母亲的头上。

对于印度是否有权收回光之山钻石,法律学者们存在分歧。不过英国政府已明确表示,不打算自愿归皇家宝石。

赫缪努(Hemiunu)雕像

当前博物馆:佩利扎乌斯博物馆,Hildesheim,德国

原产地:古埃及吉萨

展品历史:德国考古学家赫尔曼·容克,在1912年偶然发现了被掠夺的赫缪努陵墓。据信,赫缪努是吉萨大金字塔的建筑师,他生活在可以追溯到公元前20世纪的古埃及王国时期。容克和他的船员们带回了一个真人大小、严重损坏的赫缪努雕像。这尊雕像是代表德国收藏家威廉·佩利萨乌斯(Wilhelm Pelizaeus)合法获得的,在成为希尔德斯海姆的佩利萨乌斯博物馆(Hildesheim's Pelizaeus Museum)的永久特色之前进行了修复。

埃及考古学家扎希·哈瓦斯希望,将这尊坐着的雕像归还埃及。不过到目前为止,博物馆还没有同意归还它最珍贵的藏品,但它同意将这尊雕像借给埃及,用于埃及大埃及博物馆的开幕。

希尔德斯海姆博物馆官员表示,由于状况不佳,这尊雕像最终还是继续在德国展出。工作人员说:“雕像的头部已经完全碎了,所以埃及人已经不想要这座雕像了。”

Tsavo狮子(The Tsavo Lions)

当前博物馆:芝加哥菲尔德自然历史博物馆

原产地:肯尼亚察沃河

展品历史:19世纪末,在英国殖民非洲的鼎盛时期,曾计划修建一条铁路,从乌干达跨越肯尼亚东部的克林迪尼港(Kilindini Harbour),直达印度洋。1898年3月,英国在肯尼亚南部的察沃河上建造了一座铁路桥。几个月来,主要由印度铁路工人组成的大批工作人员,被一对吃人的狮子吓坏了。

这些狮子最终被英国土木工程师约翰·亨利·帕特森中校杀死,并把这些狮子带回了家,最终在1925年把它们卖给了芝加哥的菲尔德博物馆,直到今天它们还在那里。

2021年,肯尼亚公开要求将这些狮子归还该国,作为其新英雄主义博物馆的一部分。正如Mzalendo Kibunja向《每日电讯报》解释的那样,“我们认为他们是我们的英雄,因为他们保护自己的领土不受外国人的入侵。”

36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