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种古代超级武器,听起来像是编造的?但其实不是...

我们生活在一个军事技术复杂的时代,相比之下,古代战争可能会显得很原始。古典文明在没有坦克、飞机或无线电的情况下进入战斗,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是石头和棍子。古代的人们能够制造武器,甚至超级武器,使他们在对抗敌人时,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而这些装置基本上是古代的核武器,并具有威慑力。

其中一些古老的超级武器,如攻城塔或其他人工混合体,依靠的工程技术即使以现代标准来看也令人印象深刻。古人可以利用木头、石头、青铜和铁做很多事情。但其他超级武器,如战象和早期生物武器,只是利用了大自然的破坏力。

接下来给大家分享一些古老的超级武器,听起来或许有点假,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希腊之火是一种中世纪的凝固汽油弹,不过其配方已经消失

武器化火力的使用,比你想象的要早得多。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后,东罗马帝国,也就是拜占庭帝国,使用一种叫做希腊火的古代凝固汽油弹,来武装他们的海军舰队。

与希腊之火相似的液体燃烧的最早证据,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世纪,当时本都王国用它的一个版本来对抗罗马人。不过我们所知道的真正的希腊火出现于公元七世纪,当时赫利奥波利斯的卡利尼克斯为拜占庭皇帝康斯坦丁四世发明了希腊火。希腊火可以扔在锅里,也可以从安装在拜占庭战船艏的叫做虹吸管的管子里喷射出来。1099年,拜占庭人用虹吸管连接金属狮头,使他们的船看起来更加可怕。根据消息来源,希腊火是瞬间易燃的,即使在水中也不能熄灭,而且质地呈果冻状,导致它可以粘在敌方船只上。

希腊火因其致命性而闻名于世,整个地中海都对它感到恐惧,但它的确切成分仍然未知。它的珍贵也使拜占庭人认为它是国家机密,最终,配方丢失了。不过目前所知,它很可能是由生石灰、硝石、石脑油、硫磺、树脂、沥青和磷化钙的混合物制成的。

阿基米德之爪可以倾覆攻击的船只

阿基米德是一位博学多才的人,他在数学、天文学、物理学和工程学等领域,都取得了重大进展。而在公元前215年,当罗马海军袭击他的家乡希腊城邦锡拉库扎时,他将自己强大的才能,用于设计战争武器。

其中之一是“阿基米德之爪”,也被称为“铁手”。当然这并不是真正的铁手,尽管画这幅画的画家朱利奥·帕里吉(Giulio Parigi)似乎是这么认为的。真正的“铁手”是一种连接在大型起重机上的爪钩,可以倾覆迎面而来的敌舰。而这是基于阿基米德对物理学的一个主要观察:施加在足够长的杠杆上的力,甚至可以移动巨大的物体。

锡拉丘兹有能力击退罗马的入侵,但最终还是在三年后陷落。我们所知道的关于阿基米德和他的功绩的唯一信息,来自几个世纪后的罗马传记作家。正因为如此,我们无法确定阿基米德之爪是否真实存在,如果真实存在,那么它在战斗中的效力如何?不过2005年探索频道的纪录片,制作了一个版本的阿基米德爪,并且成功了。

“乌鸦”让罗马人把海战变成了陆战,迦太基就此终结

甚至在罗马帝国出现之前,罗马这个古老的城邦传统上可以依靠一个主要优势,来战胜它的对手:它的步兵。问题是,步兵通常只在陆地上最有效。在罗马共和国时期,地中海的海上霸主是迦太基帝国,这是一个航海国家,其船只比罗马人的更快,更易于操作。起初,罗马舰队并没有机会与迦太基舰队抗衡。

不过后来这一切都改变了,罗马人发明了“corvus”(科沃斯,拉丁语“乌鸦”的意思)。乌鸦号得名于其底部的喙状铁爪,其本质上是一个登船平台,长达36英尺,宽4英尺。当一艘罗马船靠近敌人的船只时,指挥官会把乌鸦放下去,而它的爪子会戳进敌人的船体,把船固定住。然后,罗马的步兵会登上迦太基的战船,在肉搏战中制服船员。

罗马人在公元前260年的第一次布匿战争(的米拉战役(Battle of Mylae)中,首次部署了乌鸦部队对抗迦太基人。随后罗马人击沉了迦太基人130艘船中的44艘,并带走了1万名水手。战斗结束后,迦太基人感到非常耻辱,他们下令处决了指挥官。对于罗马人来说,他们的胜利意味着他们可以有效地挑战迦太基人,对西地中海的统治。在两次布匿战争之后,迦太基不复存在,而罗马才刚刚开始升温。

最大的希腊战舰超过400英尺长,由数千名桨手提供动力

8种古代超级武器,听起来像是编造的?但其实不是...

最早的大型现代战舰,是探险时代的三桅和四桅帆船。从那以后,船只的尺寸就不断膨胀,直到今天的现代航空母舰。但这并不意味着15世纪之前的每个文明,都只能建造小型轻型战舰。希腊化的希腊(公元前323-27年)仍然可以建造数百人的大型海军舰艇。

在公元前4世纪,古典世界中最大和最常见的战船,是三桅战船。这些船由三支桨组成,可雇佣170名桨手,每天可航行60英里。但在希腊化时期,出现了一种更大的战舰,叫作polyreme。

有史以来最大的polymes之一,是Tessarakonteres,这是由埃及的托勒密四世Philopator下令建造的。据了解,这艘船长130米,由4000名桨手提供动力。它又大又笨重,不能用于战斗,所以很可能只是为了显示军事力量而建造的。另一个polyreme Leontophoros(如图),是亚历山大大帝的继任者之一利西马科斯(Lysimachus)建造的。据了解,Leontophoros号长110米,有1600名桨手和1200名战斗人员,并且确实参与过战斗。根据后来的资料,托勒密二世还使用Leontophoros打败了马其顿的统治者安提柯二世。

阿基米德的镜子据说是一种古老的“死亡射线”,利用太阳来燃烧敌人的船只

阿基米德的另一个所谓的超级武器,是阿基米德的镜子。一个大镜子或镜子系统,可能是六角形的,聚焦阳光到敌舰上,然后引发火灾。一些资料声称,阿基米德的镜子在击退罗马入侵中发挥了作用,但其他人则根本没有提到它。比起阿基米德的爪子,现代历史学家对阿基米德的镜子,更持怀疑态度。

最近,科学家们试图复制阿基米德的镜子。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团队在2005年成功点燃了一个10英尺长的罗马船的橡木复制品。但这次实验使用的是现代的玻璃镜子,而不是阿基米德可能接触到的抛光青铜,而且罗马船只通常是用雪松制成的。一年后,另一组工作人员试图用更适合时代的材料,重现麻省理工学院的实验,但没有成功。事实证明,阿基米德的“死亡射线”设计的最大缺陷,在于它依赖于晴朗无云的天空。

古代军队进行生物战争,将武器浸泡在生物毒素中

生物战争,或使用毒素或细菌、病毒和真菌等传染性物质作为战争武器,也不是一个新概念。在最基本的层面上,生物战是低技术和毁灭性的。

人们认为最早的生物战,发生在公元前14世纪的安纳托利亚战争中,赫蒂人和阿尔扎万人之间的战争中,双方都可能用受感染的公羊和驴,在对方的军队中引发了兔热病的爆发。公元前5世纪,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声称,古代斯基泰弓箭手发射的箭,会被浸在蜘蛛毒液、粪便和人血的腐臭混合物中。一个世纪后,修昔底德在写伯罗奔尼撒战争时,讲述了一个传言,说斯巴达人故意毒害雅典人,从而引发了城市的大瘟疫(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可能是埃博拉)。汉尼拔也以使用生物武器而闻名,他把装满毒蛇的罐子扔向敌舰。更近一些的是,公元1346年,鞑靼人将感染了黑死病的尸体,扔进被围困的卡法城,将瘟疫传播给当地居民。

自古代和中世纪以来,生物武器已被用于多次战争,直到1925年《日内瓦议定书》才正式宣布其为非法。

战象可以恐吓敌人,但也很容易对它们的主人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人类从一开始就在战争中使用动物。在古典时期,战象具有毁灭性,但同样也有风险。

最早使用战象的是印度,始于公元前六世纪。公元前4世纪,当亚历山大大帝在与孔雀王朝的战争中遇到它们时,它们令他着迷。随后,它们的使用最终传播到地中海,一个多世纪后,它们成为罗马和迦太基军队的一部分。

杰出的迦太基将军汉尼拔,以史上最大胆的军事行动之一开启了第二次布匿战争。公元前218年,汉尼拔率领军队翻越阿尔卑斯山,其中包括多达37头战象。然后他向南进军,出其不意地占领了罗马的家园。在15年的时间里,他摧毁了乡村,死伤多达100万人。(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所有的战象都死了。)而罗马人只是通过对迦太基发动突袭来阻止汉尼拔,他们在那里也部署了自己的战象。

战象的巨大体型,让它们可以践踏敌人的阵形,但它们也同样是一种有效的心理武器。因为一头迎面而来的大象,对人和马来说都是可怕的景象。

但战象并非刀枪不入。罗马人最终发展出了一种战术,可以有效地压制了敌方战象,比如安排队形以减少伤亡,用坑和尖刺诱捕大象,或者用燃烧的猪来恐吓大象。在足够的胁迫之下,一头战象就会发狂,在战场上地横冲直撞。当这种情况发生时,骑象的人就会被迫用金属刺穿大象的头部。

攻城塔是一种可移动的武器,可以对抗有围墙的城市

当一支军队攻击一个坚固的阵地,比如一个巨大的城墙或城堡,他们的指挥官有几个选择。他们可以试着用弹弓或弩车打穿墙壁,也可以通过破坏墙,从下面推倒。当然,他们也可以试着用梯子或绳子爬墙。或者,他们可以建立自己的防御阵地,把它推到敌人的城墙上,从那里发动进攻,而这就是攻城塔的本质。它们通常只与中世纪的围攻城堡战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在古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它们都在使用。

新亚述帝国是已知的第一个使用攻城塔的国家,在公元前9世纪部署了攻城塔,来对付敌人的城市(如图)。后来,希腊人和罗马人都建造了巨大的攻城塔。而已知最大的攻城塔是马其顿的“Helepolis”,字面意思是“破城者”。这些塔高达40米,需要3400人来搬运,另外还需要1000人来操作长55米的攻城槌。

但在公元前305年的罗得围攻中,守军罗得人用简单的泥浆,击败了马其顿人和“破城者”。当时,在破城者接近他们的城市时,罗得人利用泥浆淹没了它,并制造了一个沼泽,阻止了塔和军队的前进。

38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