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精神疾病到底有多奇葩?让成千上万的人相信自己成...

在奇怪的精神障碍疾病的漫长历史中,玻璃错觉是最令人困惑的一种。它在1400年左右首次出现,患有玻璃错觉的人相信,他们的身体是玻璃做的。比如法国的查理六世国王,可能是第一个遭受身体可能破碎恐惧的人。

卡普格拉斯错觉(Capgras Delusion)也被称为冒充者妄想症,几乎总是发生在富有、受过良好教育的欧洲人身上——并且正是这一群体,有资源购买玻璃和老花镜,而这是15世纪的新产品。米格尔·德·塞万提斯(Miguel de Cervantes)写过一个有玻璃错觉的病患,他认为如果自己坐在马桶上,屁股就会碎。

医生们为玻璃错觉设计了极端的治疗方法,包括殴打一个人以证明他不会被打碎,或者烧毁一个人用来保护自己脆弱身体的稻草。当然,卡普格拉斯错觉并不是历史上最后一种奇怪的精神疾病——事实上,紧随其后的是水泥错觉。

卡普格拉斯错觉在15至18世纪非常普遍

这种不寻常的精神疾病,也被通俗的称为玻璃错觉,在1400年左右首次出现。患有玻璃错觉的人相信,他们是玻璃做的,并随时担心自己脆弱透明的身体,随时会被打碎。病人们哭诉说,他们被变成了“一个小便池、一盏油灯或其他玻璃容器”——当时的小便池,指的是医生用来检查尿液的小玻璃瓶。

患有玻璃错觉的人可能认为他的整个身体都是玻璃做的,或者只是身体的某些部分受到了影响,比如玻璃肩膀、玻璃手臂,还至少有一个人说自己的臀部是玻璃做的。但在19世纪30年代之后,玻璃错觉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可怕的精神疾病。

玻璃错觉的第一个受害者是法国国王,为了防止意外,他穿上了特制的服装

已知的第一个患有玻璃错觉的人是法国国王查理六世,他在1392年陷入疯狂。在他频繁的休息期间,查尔斯开始相信自己是玻璃做的。并很快就得到了“疯狂查理”的绰号,随后害怕自己会破碎。为了保护自己,他做了特殊的衣服,用铁加固,这样他就不用担心裂开了。

当然,查理的病也使他几乎无法统治他的王国。有时,国王会一动不动地坐上几个小时,以确保他不会破碎。同时他还拒绝让任何人碰他,甚至会躲在橱柜里保护自己。

亚历山德拉·艾米丽公主相信,她吞下了一架玻璃钢琴

法国国王查尔斯并不是唯一患有玻璃错觉的王室成员。19世纪,巴伐利亚的亚历山德拉·艾米丽公主也患上了类似的疾病。她的王室父母注意到,年轻的公主在宫殿大厅里横着走。当他们询问女儿时,她的回答令人费解。

亚历山德拉公主声称,她小时候不小心吞下了一架玻璃三角钢琴,不知怎么的,它把她的身体变成了易碎的玻璃。于是公主不得不一直小心翼翼地移动,以免摔坏。

医生们描述了其他的玻璃错觉病例

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的医生,在17世纪早期写了一个玻璃错觉的案例。医生声称病人受了重伤,不肯离开稻草床。而这是很自然的,因为那堆稻草是唯一能保护他不破碎的东西。医生报告说,烧完稻草后,这个人就恢复了理智。

英国学者罗伯特·伯顿在1621年写了《忧郁解剖学》,其中也包括了玻璃错觉。伯顿写道,有些人被恐惧所折磨,“他们都是玻璃制成的,因此不会让任何人靠近他们。”另外一些人,相信自己是软木或铅做的,或者担心它们的头会从肩膀上掉下来。

卡普格拉斯错觉似乎只袭击受过教育、富有的欧洲人

除了查尔斯国王和亚历山德拉公主,其他玻璃错觉病例也发生在贵族和学者中,这也导致了这种错觉的另一个绰号:“学者的忧郁”。学者Gill Speak认为,这些受过教育的人,可能在医学论文或文学作品中读到过玻璃错觉,然后相信自己患上了这种疾病。

在玻璃还被视为奢侈品的时候,富有、受过良好教育的欧洲人,也是最容易接触到玻璃的。而玻璃制造在14世纪的意大利变得越来越流行,并且其在欧洲的出口和老花镜的兴起,与玻璃错觉的兴起是一致的。于是随着玻璃成为一种令人向往的奢侈品,有钱的贵族和学者们,都害怕自己会变成玻璃。

一位医生通过殴打病人治愈了玻璃错觉

这个精神疾病到底有多奇葩?让成千上万的人相信自己成...

1561年,一位法国医生记录了他治疗玻璃错觉的方法。他的病人,一个来自巴黎的玻璃工匠,认为他的下体是玻璃做的。因此他“不得不站着小便,因为他担心一坐下来屁股就会碎。”这位病人还带着一个小垫子,来保护他脆弱的臀部,甚至在站着的时候也用这个垫子。

随后医生想出了一种治疗玻璃错觉的新方法。为了证明他的屁股不会碎,他“狠狠地打了一下”,并告诉他,他所感觉到的疼痛其实是“来自臀部的肉”。

米格尔·德·塞万提斯写了《一个认为自己是玻璃做的学者》

在文学作品中也出现过玻璃错觉。西班牙作家米格尔·德·塞万提斯,在1613年写了一部中篇小说《玻璃毕业生》。在故事中,一个名叫托马斯的年轻农民,成为了一名学者和律师,但在一个情人给了他一瓶爱情药剂后,他开始相信自己是玻璃做的。随后托马斯恐惧地退出社会,害怕有人会打碎他。

从这时候开始,托马斯变成了一个贫穷、流浪的哲学家。一群男孩为了测试托马斯是否真的是玻璃做的,开始向他扔石头,而他则机智的闪开并大声叫骂。不过就在托马斯饿死之前,他选择了参军,而这也许是患有玻璃错觉的人最可怕的命运。

流行迷信称,精神疾病是由“疯狂之石”引起的

根据流行的传统,这种疾病是由于石头卡在身体里引起的。“愚蠢之石”或“疯狂之石”会导致精神疾病、抑郁或表现出愚蠢,而且它通常位于头部。对于玻璃错觉患者来说,想到石头在脆弱的大脑中叮当作响,一定很可怕,就像意大利僧侣托马索·加尔佐尼(Tommaso Garzoni)在1586年描述的那样,他只有一个巨大的玻璃脑袋,没有身体。

希罗尼穆斯·博斯甚至在1500年左右,画了一个医生切割脑袋的场景,名为“摘取疯狂之石”。值得庆幸的是,没有证据表明是真正的医生做了这个手术,但江湖骗子可能已经上演了“石头切割”来欺骗轻信的农民。

“玻璃错觉”将尖端科技与《圣经》相结合

大多数玻璃错觉患者都是有钱人。毕竟,他们有机会接触到玻璃的新技术革新。但这一群体也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群体,这就是为什么这种精神疾病,被称为“学者的忧郁”的原因。当学者们阅读《启示录》时,他们可能会对“火的净化”的描述感到畏缩,因为它将把每一个人的身体融合成“一片‘玻璃海’”。

患有玻璃错觉的人,可能同样把灵魂比作玻璃,因为两者都被描述为透明的。16世纪的诗人纪尧姆·杜·巴塔斯(Guillaume du Bartas)写道,上帝把人的灵魂放在一个“比水更具有流动性,比玻璃更脆弱的泥土花瓶里”。对破碎的恐惧,可能是对诅咒和来世的恐惧的类比。

玻璃错觉消失了,但一种新的精神疾病取代了它:水泥错觉

玻璃错觉的最后一个病例,发生在19世纪30年代,然后这种疾病便消失了。玻璃错觉的消失,可以是因为玻璃本身变得越来越普遍,所以它不再带有魔法的气息。但是,在现代,还存在一些玻璃错觉的案例。荷兰精神病学家安迪·拉梅因(Andy Lameijn)发现了至少一例现代病例。拉梅因的病人报告说,“我在那儿,又不在那儿。就像窗户上的玻璃。”

尽管玻璃错觉逐渐消失,但它在19世纪被一种类似的精神疾病“水泥错觉”所取代,当时水泥正成为一种重要的新型建筑材料。

新的技术创新,改变了人们描述自己精神疾病的方式——就像对技术驱动的微芯片跟踪或使用微型发射器的中央情报局读心术的恐惧,成为当今许多常见错觉的特征一样。

42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