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后的德国到底有多惨?盘点面临的14个生活现实...

当希特勒在二战中被盟军击败时,他几乎没有留下任何战后计划。在第三帝国的统治期间,提及战败的可能性就等于叛国,到最后,几乎所有可用的资源,都被投入到二战中。德国投降后,剩下的是悲伤的民众,他们为数百万人民的损失,和多年来被坦克和军队炮击、夷为平地、践踏的家园而悲伤。

在1945年5月8日的一次演讲中,英国陆军元帅伯纳德·蒙哥马利,描述了德国面临的形势:

“流离失所者”在全国各地游荡,经常边走边抢劫。运输和通讯服务已停止运作,农业和工业基本上处于停滞状态。食物匮乏,并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有发生饥荒和疾病的严重危险。最糟糕的是,中央政府已经不复存在,而其赖以运作的机制也不复存在。

二战后的德国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非常的艰难,而这个国家在二战时期曾经的崛起,被他们自己称之为“Wirtschaftswunder”,翻译过来就是“经济奇迹”。而二战后,他们的处境却如此悲惨,只有奇迹——以及盟军和坚强的柏林人自己的艰苦努力,才能拯救这个国家。这也是世界历史上最前所未有的情况之一,因为还没有一个国家经历过像二战后的德国那样的情况。所以接下来的内容,是二战后德国生活中,一些独特和残酷的现实

柏林被划分成多个区域

德国战败后,柏林被划分为四个区域,每个区域代表一个同盟国。随着盟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开始恶化,首当其冲的是柏林人。俄罗斯建立了所谓的“柏林封锁”,切断了所有进入柏林东部的通道,迫使其他盟国向有需要的居民,空运救援物资。而冷战的早期种子就埋在二战后德国的紧张局势中,双方都不愿意第一个开火,因此柏林和德国成了世界大国的一张牌。

这最终导致了1961年柏林墙的建立,它既是一个物理屏障,也是柏林分裂近30年的隐喻象征。

人们生活在一片废墟之中

柏林在二战期间被轰炸摧毁(据估计,德国主要城市高达80%的历史建筑,已不复存在),而重建工作进展缓慢。因此城市的大部分地区都不安全,不适合居住,有些地区完全被废弃。

人们只能勉强度日,在废墟中尽最大努力继续他们的生活。在失去了墙壁和屋顶的建筑物里,企业重新开工;人们搬到了房屋仍然存在的家庭成员那里,在真正的建筑工作完成之前,修补工作一直在进行。

每个人都一直在挨饿

持续不断的炮击和空袭,也对德国农村造成了损失,摧毁了该国的庄稼和牲畜储备。柏林内外的基础设施都被毁了,很难从外面把食物运进来。配给制始于二战期间,并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增加;到1946年,英国区已经将德国公民的平均食物分配,减少到每天1000卡路里。

1946年至1947年的冬天,被称为“饥饿的冬天”,一些人估计平均每天摄入的热量低至700卡路里,远远低于饥饿水平。据信,在1945年至1949年间,成千上万的德国人死于饥荒和与饥荒有关的状况。

孩子们流浪街头

随着去纳粹化的学校系统和德国政府部门的重组,柏林的孩子们的生活,没有得到任何有效管理。许多人在战争中成为孤儿,或者至少失去了一位父母,导致整个家庭缺乏成年监护人。孩子们,尤其是青少年和学龄前儿童,成群结队地在街上游荡。

当学校重新开学时,往往是在半毁的设施中,资金和人手都不足,甚至一些学校报告的师生比例,为89比1。

形成的地下阻力

尽管由于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的工作,“狼人行动”被夸大了,但它可能是德国地下抵抗组织的代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们实际上只是一个穿制服的准军事组织,但在冲突结束后,狼人这个名字有时被第三帝国的忠诚分子使用,并进行了反击。

德国北部城市不来梅的一个军事前哨被摧毁,以及柏林苏联区指挥官尼古拉·贝尔扎林(Nikolai Berzarin)将军的死亡,都被称为“狼人行动”。然而,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这些事件是地下组织所为。

疾病猖獗

当难民返回城市时,他们还带来了大量的疾病,而营养不良的人口很难击退这些疾病。于是痢疾、伤寒和白喉流行病席卷了整个柏林,部分原因是城市受损的供水和污水系统。由于战争,医院空间、药品和医疗设备都供应不足,而生产和分配的困难,使得几乎不可能补充医疗材料。

医院工作人员也供不应求,医生和护士很快就因过度的需求而捉襟见肘。

同盟国军人和德国妇女的孩子被排斥

性传播疾病很快成为军队的主要问题,据估计,二战后的几年里,多达40万盟军士兵的孩子,是由德国妇女生的。随后这些孩子(和他们的母亲)被双方排斥,他们的德国社会也回避他们,而盟军政府为保护他们的士兵,并不承担这些孩子抚养费等责任。

虽然后来这些政策最终放松了,但盟军士兵的德国孩子,仍然面临着一些挑战,尤其是混血的孩子。1948年之前,美国禁止异族通婚,而“黑人混血”在德国受到特别残酷的对待。

德国马克变得一文不值

德国经济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到二战结束时,德国马克已经贬值,几乎不可能在德国进行贸易。由于过度印刷造成的通货膨胀,再加上新印的德国马克的大量涌入,使得这些纸币几乎一文不值,使柏林变成了一个以物易物的经济体。盟军占领德国时,作为马歇尔计划的一部分,引入了新的德国马克,这对德国经济产生了深远的稳定作用。

有了一种既定的、可用的货币,企业可以再次支付员工工资,于是人们开始返回工作岗位。商业实际上又得到了恢复,慢慢地,德国经济的机器开始恢复了生机。

产生了一个繁荣的黑市

由于实行了严格的配给法,繁忙的地下市场为食品、药品、香烟、酒类、外国产品和违禁品提供了来源。盟军士兵们将他们的物品,以及从军队偷来的设备和补给,卖给了绝望的德国客户——当然,价格还高得很。

由于男性占领军创造了巨大的需求,而且许多贫困的德国女性没有其他选择来养活自己和家人,因此伴游业开始蓬勃发展,而且许多非法交易都是私下进行的。然而,也有几个大型的户外市场,例如在蒂尔加滕(Tiergarten),士兵和柏林当地人在一起,进行各种产品的交易。

盟军与德国公民之间的亲密行为,是非法的

当美国第一次占领柏林时,那里有严格的反亲善政策规定。美国士兵被禁止接受礼物,甚至与德国公民交谈。不出所料,大量的士兵违反了这些命令。最终有数百人被捕,不过军队也承认,这只是他们抓捕的一小部分人而已,实际估计多达80%的士兵,在某个时候违反了这些规则。

尽管有被军事法庭审判、监禁、失去工资或不光彩退伍的危险,但士兵和德国公民,特别是妇女之间的接触,几乎是不可避免的。根据威廉·希尔少校的说法,“士兵们将不顾规则或命令恣意妄为。如果他们被抓住,他们知道自己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然而,这并不能阻止他们,而且什么也阻止不了他们。”

到处都是流离失所的人

二战后,有近700万人试图独自返回他们在盟国的家,不过他们很多都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家了。因此很多的集中营幸存者、战俘和其他难民。在这个国家游荡,有时呆在灾民营地,有时只是在他们能找到的地方避难。还有一些流离失所者,在流浪的途中往往还会受到可怕的待遇,比如一旦回到家,却发现自己受到了进一步的排斥。

二战后的德国到底有多惨?盘点面临的14个生活现实...

无论公平还是不公平,大量犯罪都归咎于难民,其中许多人被指控为养活自己而小偷小摸,有些人甚至被指控犯下更令人发指的罪行。而这些事件导致了人们对很多流离失所者的恐惧和不信任,在经历了二战的恐怖之后,他们在和平时期又面临着怀疑和拒绝。

取消了反亲善政策,部分原因是孩子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试图限制柏林居民与盟军占领者之间所有联系的英国和美国军方,开始放松政策,并最终逆转他们的反亲善政策。首先,德怀特·d·艾森豪威尔将军允许与12岁以下的居民接触,因为士兵们认为,禁令迫使他们对儿童采取粗鲁或残忍的行为。

不过这就打开了其他的灰色地带,使其变得越来越难以实施。最后,盟军改变了方针,开始鼓励完全的互相交流,以促进重建工作中的合作。

成千上万的妇女被盟军强奸

柏林的妇女们面临着许多残酷的现实,而且一个比一个更可怕。数以百万计的妇女因战争而丧偶,而且其中许多人还要独自照顾孩子。而妇女失去了唯一的资金来源,不是因为她们的丈夫死亡,就是因为她们的就业方式遭到破坏或关闭。

更糟糕的是,盟军对手无寸铁的德国居民也十分残忍。对德国妇女来说,强迫性交成了现实的悲惨部分,并且数以百万计的妇女沦为占领者的牺牲品。这一“未知的大屠杀”是战胜国历史中可耻的一部分,不过在重建过程中经常被忽略。

盟军和德国公民在重建期间,走到了一起

德国的战败是单方面的,随着有关该政权残酷行径的信息公布于众,第三帝国的支持者已所剩无几。纽伦堡审判开始于1945年,只增加了人民对他们的前执政党的耻辱和怨恨。公民和士兵开始共同努力清理柏林的废墟,特别是随着马歇尔计划的结束,一种合作的气氛建立了起来。

此外,所有的武器、弹药和有能力的人员都几乎在之前的战争上了前线,因此也没有足够的资源进行抵抗。

43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