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古罗马的黄金时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古罗马在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2世纪,处于鼎盛时期。在公元一、二世纪的罗马和平时期,罗马得益于其帝国的扩张,大量财富和多种文化的影响,开始涌入其边界地带。

所以那时的古罗马是什么样子的呢?什么都有。罗马是全国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到处都是平民、动物和政客——他们在拥挤的街道上、公共建筑里和各种体育赛事上相互碰撞。古罗马的生活充满了大量的娱乐和奇观,使其具有世界性的气氛。

然而,在古罗马生活并非没有挑战。罗马公民的生活好坏,取决于社会和经济地位。贫困和噪音,只是促使政府管理城市困难环境的两个问题,并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

生活在古罗马,就像生活在任何主要城市一样,有优点也有缺点,但很少有无聊的时刻。

这个城市人口过多,住房也极其有限

生活在古罗马的黄金时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早在公元前六世纪,罗马就开始利用人口普查信息,来评估其人口数量和需求。虽然罗马人有人口记录,但历史学家们对数据的准确性仍争论不休。人们普遍认为,在公元前一世纪,罗马人口为数十万,在奥古斯都统治时期(公元前27年至公元14年),人口可能高达80万。而这座城市的人口继续增长,在公元2世纪时达到了100万。

人口由自由的男人和女人组成,并拥有不同程度的财富。而大量的奴隶导致了罗马的拥挤状况,空间变得越来越有限。由于需要安置大量的人口,因此发展出了公寓。住宅区内有许多公寓和商店,大量的人开始居住在一起。而这里的公寓有几层楼高,并且建筑质量差,是贫穷和中等富裕的罗马人的家。并且这里也很容易发生火灾、倒塌和发生疾病的传播。

城里的富人,住在靠近皇宫的房子里

居住环境的另一个选择,是被称为domus的独栋住宅。富有的罗马人住在domus里——他们拥有的钱越多,他们的房子就越大。而Domus的特色,是一到两层楼,有接待大厅和称为中庭的客厅。众多的卧室,餐厅,厨房和浴室,和户外休闲空间。而更大的房子,可以有多个浴室,甚至私人浴室。

由于空间和地形的限制,罗马的很多住宅必定比罗马帝国其他城市的房子要小。城市里的一些住宅,可能更像别墅,尽管别墅通常是在农村地区。而类似别墅的地方,被称为“horti”,尽管这个词也被用来描述花园,但具体情况仍不太清楚。

在罗马,domus的位置很难确定,尽管它们可能位于上升的台伯河的危险之外,并靠近帝国的重要场所。Domus可以跨越整个街区,不像岛式建筑,它是独立的建筑,不直接面对拥挤的罗马街道。

各行各业的人都喜欢公共浴场

从奴隶到罗马皇帝,每个人都会去城里的公共浴室。在公元前一世纪,公共浴池被称为thermae,包括水池的冷热室、蒸汽室和干燥热室,人们可以在那里自我清洁、进行商业交易和社交。

男人和女人都共用一个大浴室,不过直到公元2世纪,哈德良皇帝(公元117-138年)禁止了这种做法。哈德良本人也经常在罗马浴场洗澡,一天他看到一个老兵在“用背和身体其他部位摩擦墙壁”以刮掉身上的油,于是就把自己的一个奴隶交给他去帮忙。大多数富有的罗马人,都会有奴隶或仆人为他们刮油,但穷人却不得不自己动手。不久之后,由于一些老人为了也能得到皇帝的慷慨,于是开始都在墙上摩擦自己,随后皇帝命令他们过来,让他们自己轮流帮忙。

从公元前一世纪到公元五世纪,罗马浴场的数量不断增加。浴室也变得更加豪华,还增加了健身房和喷泉等附加功能。历史学家估计,公元前33年,罗马大约有170个公共浴场,到公元400年,这个数字上升到800到900间。

图拉真、卡拉卡拉和戴克里先等皇帝,为罗马精心设计了澡堂,可以同时为数千名罗马人服务。戴克里先(公元284-305年)建造了最大的一座建筑,有巨大的水池,周围有大理石墙壁和花岗岩柱子。

人们不经常洗衣服,但当他们洗衣服的时候,用的是尿液

在罗马洗衣服的工作,落在了洗衣工身上。许多罗马人不洗自己的衣服,因而洗衣工在城市里提供了一项重要的服务。在不使用肥皂的情况下,漂布工的任务,是清洗亚麻布和羊毛衣服,通过漂白去除汗水和污垢。而最好的方法就是使用尿液,这些尿液通常是从罗马街道上发现的罐子中收集的。如果人类尿液不足,那么替代品就是动物尿液,它们都含有氨——一种理想的清洁剂。

衣服被放入盛有水和尿液的大桶里,洗衣工会在大桶里对衣服进行踩踏。到了公元一世纪末,尿液已经成为一种非常珍贵的商品,以至于维斯帕先皇帝(公元69-79年)对在公共场所收集的尿液,进行征税。

根据罗马历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的说法,“当提图斯(维斯帕先的儿子)发现他对公共设施征税有意见时,他把第一笔钱中的一块钱,放在他儿子的鼻子上,问其气味是否令他反感。当提图斯说‘没有’时,他回答说:‘但它来自尿液’”。

由于繁忙的交通和石头街道,城市的噪音令人难以忍受

罗马人以他们的道路而闻名,这是有原因的。虽然大多数规划的城市都有街道,但未规划城市的发展,有些杂乱无章。不过总的来说,道路本身建设得还是很好。道路连接了整个帝国和罗马的地区,包括阿皮亚大道,它横跨意大利半岛超过130罗马英里。

在罗马,道路被铺好并可以排水,但频繁出现的战车和其他轮式车辆,造成了巨大的噪音。在公元前一世纪,尤利乌斯·凯撒规定,白天驾车进入罗马市中心是违法的。虽然这是为了让道路不那么拥挤,但最终只会让罗马的晚上变得太吵,人们无法入睡。

公元一、二世纪的罗马诗人尤维纳利斯(Juvenal)在他大约公元118年写的《讽刺小说3:罗马城》(Satire III: on the City of Rome)一书中指出:

除了非常富有的人,没有人可以在罗马睡觉。因此,这就是疾病的根源。马车在狭窄的街道上驶过,车夫们的相互谩骂让人停滞不前,而这将驱逐睡意。

有复杂的管道系统,人们坐在一起使用厕所

通过精心设计的沟渠和下水道网络,罗马人能够在家中和公共设施中享受自来水。根据希腊地理学家斯特拉博(约公元23年)的说法:

罗马人在那些希腊人很少考虑的事情上,有着最好的远见,比如修建道路和沟渠,以及将城市的污物冲进台伯河……而水则通过沟渠流入城市,其数量之多,足以让河流流经城市的下水道,且几乎每家每户都有蓄水池、水管和丰富的喷泉。

马克西姆下水道,从城市周围收集水,并将其引回台伯河。到了公元前三世纪,下水道从一个开放的渠道,变成了一个封闭的隧道,把水从罗马广场送出城市,同时从公共浴室和厕所收集水。

然而在公寓里,水还不可以轻易推到最高的楼层进行使用。因此,人们不得不自己找水或冒险去公共厕所。在公共厕所里,有很多洞,男女都可以随意方便。尽管没有良好的通风和厕纸,但人类的排泄物还是通过进入下面的流水中排除干净。

富裕的罗马人则更愿意使用家里的厕所——只有一个或两个座位的私人厕所。

市民参与不同形式的娱乐活动

在罗马城中,人们有许多休闲的方式。在罗马圆形大剧场里,角斗为人们提供了一种戏剧性而残酷的消磨时间的方式,而在大马戏场上的比赛,则为人们提供了另一种逃离工作和日常生活义务的方式。

罗马的娱乐活动,旨在激发民众的忠诚,同时展示皇帝的领导能力、力量和慷慨。

罗马也有各种规模的剧院。罗马剧院经常模仿希腊建筑,包括分层座位——有时建在山上,还有和遮阳篷,让观众免受日晒和雨淋。罗马第一个永久性剧院,是庞培在公元前一世纪建造的。被称为odea的小型剧院,更有可能是音乐表演的场所,而大型剧院则展示舞台作品。

并不是每个人都迷恋罗马的娱乐方式。罗马讽刺作家尤维纳利斯评价说,罗马市民只关心“面包和马戏”,为了食物和乐趣,忘记了自己在政治上的作用。

一个人的财富,决定孩子的教育

罗马没有公共教育,但年轻的男孩和女孩在被送到老师或家庭教师那里之前,通常要接受父母的基本教育。父亲的职责是教儿子读书写字,同时还要进行更多的体育锻炼,而女性则肩负着教育女儿的责任。

当孩子们接受老师和家庭教师的教育时,他们的课程是基于他们的父母为他们的教育贡献的财富数量。贫穷的罗马人可以完全跳过正规教育,让男孩和女孩从事家庭贸易,而不是花钱请老师。

另一方面,富有的罗马人把最好的家庭教师带回家,或者雇佣一个受过教育、训练的奴隶来教育他们的孩子。在其他情况下,富有的罗马人的孩子们去学校时,会有一名教师随行——这名教师为学生们拿着书本,和他们一起上下课,并确保其举止得体。

女孩和年轻妇女接受的教育与男性不同。当男孩和年轻男子学习逻辑学、文学和哲学时,一个女孩除了阅读和写作以外,还能学到什么,取决于他们的母亲教给他们什么,以及父母的地位。而父母富裕的女孩,还可以接受音乐、文学或类似学科的培训。

每个公民都能以固定价格,得到粮食保障

随着罗马人口的增长,贫穷和饥饿也在增长。于是罗马制定了各种福利计划,以国家补贴的价格,向公民提供粮食。在公元前一世纪,粮食的分配,实际上在一段时间内是免费的,但这给罗马国家带来了沉重的财政负担。

据公元一、二世纪的作家普鲁塔克(Plutarch)说,穷人和富人都能买到粮食。不过粮食分配在罗马世界引起了很多争论,最明显的是格拉古兄弟、提比略和盖尤斯在公元前2世纪改革农业制度的努力。

在尤利乌斯·凯撒(公元前44年)的统治下,采取了措施确保只有罗马公民可以得到粮食。在奥古斯都统治时期(公元前27年至公元14年),规定所有的公民都要收取少量的费用。到公元2世纪晚期,罗马每年消耗大约2800万蒲式耳的小麦、大麦和黑麦。

虽然一些女性有工作,但社会规范大多局限于家庭

在罗马,女性的角色是由她的社会地位、财富、位置和男性监护人——父亲、丈夫、兄弟或儿子的支持决定的。妇女的合法权利相对较少,不能投票,并被禁止担任公职。

但女性并非没有一些其他权利。妇女可以拥有财产,并在家庭之外工作,如奶妈或助产士,成为农业工人,或在市场工作。一些女性甚至拥有自己的企业。

在经济和社会谱系的低端,妇女往往不得不成为母亲和供养者。虽然妇女的就业选择有限,但她们可以在家里生产手工艺品和其他手工制品。许多妇女在家庭事务中,也为丈夫和父亲提供了宝贵的帮助。而那些没有其他选择的妇女,可能会选择卖淫为生。

富有的女性,则有更少的家务责任,因此可能更多的参与休闲活动,但她们也密切关注自己的孩子,以及家里的奴隶和仆人。

女人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女祭司。例如,维斯塔处女们将她们的一生献给灶神维斯塔,承诺保持30年的贞洁。

宗教的神在家里和外面都存在

在罗马的万神殿中,有许多供奉神的庙宇,它们将人类的存在与神的存在联系起来。建于公元前一世纪的马尔斯乌尔托神庙,是为了纪念奥古斯都,证明他在马尔斯的帮助下取得了军事上的成功。供奉维纳斯和朱庇特的庙宇是政治和宗教中心。由于朱庇特在罗马国教中的重要性,在公元前一世纪和公元二世纪,朱庇特被修复了很多次。

除了罗马众神之外,罗马人的日常生活中,也少不了神灵的陪伴。被称为panes(或penates)的家庭神,监督着厨房和家,使它成为一个安全的空间。其他的家庭神,lares,是祖先的灵魂,每天祭拜,并在每一年左右提供额外的祭品。Lares和panes都是家庭中的永久物品,并在家庭搬迁时随家庭一起移动。

在日常生活中,Lares和panes的出现伴随着对神的崇拜,如巴克斯和伊希斯。然而,最重要的崇拜是帝国崇拜。奥古斯都时代的许多皇帝,都被当作神灵来崇拜,加强了他们与罗马万神殿的联系,并在罗马公民的日常崇拜中,赢得了与Lares和panes一样的地位。

普通公民也可以发挥政治作用

任何罗马公民都可以担任政治职务,随着公元前5世纪保民官的产生,平民阶级在罗马政治体系中获得了发言权。富裕阶层控制了罗马元老院,但由于来自农民、军人和罗马自身越来越多的移民的压力,公民权的概念在公元前二世纪得到了扩展。

提比略和盖尤斯·格拉古这样的保民官,证明了公民在罗马政府中可以扮演的角色。除了公元前二世纪的土地改革,他们还号召罗马在意大利的所有盟友成为罗马公民。这最终没有实现,因为罗马公民担心这一结果会影响他们的生计。

公民每五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向罗马政府报告财产和家庭人数。罗马公民也有额外的福利,比如投票权,但公民也有义务为国家效忠和服务。

父系家长监督家庭中的一切

在罗马,家长制的生活结构是由家长主导的。从商业到财产交换,再到为女儿物色丈夫,男户主负责一切事务。“家庭的父亲”控制着孩子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视情况而定,把他们卖作奴隶,断绝与他们的关系,或者结束他们的生命。

家长会和家里的主要女性商量,通常是和他的妻子,但也不总是这样。女儿的出嫁意味着她从父亲的权威过渡到丈夫的权威,但女人总是有一方面需要忠于父亲的家庭,另一方面忠于丈夫的家庭。

如果一个男人没有儿子,他可以收养一个,但很多时候他会选择收养一个侄子,或远房亲戚作为他的继承人。

男性户主还扮演着宗教角色,监督对家中崇拜的神的仪式。

65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