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32男1女在孤岛上的故事是真的?直到日本对此...

2004至2007年,在杂志《新潮》上连载的小说《东京岛》中,讲述了一个游艇因暴风雨而严重受损,然后一群人漂流到孤岛上的故事。岛上的男性为31人,女性为1人。然后,以一名女性丈夫为首的男人们接二连三离奇死亡,围绕着逃离岛,人际关系错综复杂、崩溃、再生的故事。

该作品以寓言的形式,描写了性和暴力、男女关系和性别、闭塞感等现代人的各种状态和人际关系,创造了自己的小说世界。虽然是现代故事,但故事的设定受到了历史上有名的真实故事的强烈影响。日本战败后不久,“阿纳塔汗岛的女王”事件,成为了一大话题。

      从岛上活着回来的男女的证词,有微妙的不同

现在是美国领土的太平洋西部马里亚纳群岛的小岛阿纳塔汉,在塞班岛以北约150公里。东西长约12公里,南北长约4公里的火山岛,几乎没有平地,但据说“适合种植有用的植物”,“如果种植合适的椰子树,预计每年可生产约一百吨椰肉。”

从太平洋战争末期,到战争结束后发生的事件,不能正式称为官方事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事实被草草处理,也几乎没有正式的记录。从岛上活着回来的男女的证词只有部分,而且有微妙的差异,所以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至今都不太清楚。即便如此,我还是极其简单地总结了一下故事梗概。

      争夺和子的男人们的感情,表露无遗

1944年6月,以攻陷日本“绝对国防圈”要冲塞班岛为目标的美军,对安纳塔汉也进行了猛烈的轰炸。

岛上住着两名冲绳人,即由政府经营的南洋小松公司的雇员比贺菊一郎和他下属的妻子比贺和子,但与他们一起的还有其他31人,包括来自三艘被炸沉的被征用船只的水手(军事人员)、船上的海军士兵以及在岛上的陆军士兵。 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十几岁和二十几岁的年轻男子。

日本战败后,岛屿陷入了“被遗忘”的状态。在吃尽食物,开始自制红薯之前,都是靠捕捉大型蝙蝠和蜥蜴来吃。且没有衣服穿,摩擦生火,过着原始人般的生活。在这其中,男人们围绕和子展开的争夺暴露了出来,并开始发生不可思议的死亡事件。

      被留在孤岛上的32个男人和1个女人的共同生活

“掉进海里了”“被大浪卷走了”……。在山中发现了坠落的美国军机残骸和降落伞,并得到的两把手枪,使男人们之间的力量关系,发生了变化。菊一郎随后离奇死亡。

于是和子与一个由男性领导人选定的年轻人生活在一起,但是那个“丈夫”也离奇死亡了。之后的“丈夫”也是……。除此之外,还有许多男人相继因疾病、意外或杀人而死亡。“元凶是和子”的氛围越来越强烈,于是和子一个人向美军“投降”。在他们的控诉下,男人们也获救了,但最后从32人变成了20人。

被留在孤岛上的32个男人和1个女人共同生活的秘史,被媒体大肆报道,激起了对战争话题感到厌倦的人们的好奇心。然而,当我们跟随新闻报道的流程,看看“事实”是如何被认可的时候,一个基本的问题出现了:“这个女人真的是 "女王 "吗?”

“事件”最初成为新闻是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出现的?菅野聪美的研究论文《阿纳塔罕的女王与伊波南哲》也对这一点进行了调查,但“第一次新闻报道是在一个小的报纸专栏里,”1949年2月22日朝日早报社会版底部的专栏。 该岛的名字也不准确,但它被介绍为一个从塞班岛回来的日本人的“回忆故事”。 他写道:“有一天晚上,在塞班岛以北约200英里的地方,有一个神秘的岛屿,叫做'阿纳塔汉岛'。”

“这座岛上有二十八名从塞班岛逃出来的日军幸存者和一名女性,过着像鲁滨孙·克鲁索一样的生活。”美军去劝降时,他们就躲起来。书中写道:“几次派遣都白费了,美军现在也不管了。”当时或许还有其他类似的故事,但因为是专栏,报道的内容是缺乏紧迫感的。

      美军得到了相当准确的情报

“真正”成为新闻,是在1年零3个月后的1950年5月10日。刊登在报纸上的《冲绳时报》,可能是受到战争的影响,只有两页,连照片都没有。

第2页中央略下的标题是“30名冲绳渔民仍无法在岛上投降;希加死亡;剩25名冲绳渔民。”。“终战五年的今天,现在马里亚纳群岛塞班岛东北方向,约百五〇公里以亚纳达罕岛,那里的人拒绝相信战争已经结束,当地美军的收音机再三劝告投降,也不答应继续逃避,所以……”

报道中写道:“最近,根据联合军当局的要求,从近亲属那里收到了劝降书,并通过遣返救济机构递交给联合军。”可以看出,这则新闻是共同社根据美军提供的情报发布的。由此可见,美军

      简直就是‘原始生活’

《冲绳时报》在那之后也跟进了这个话题。大约3个月后的1950年8月14日,在第2版的头条上刊登了《不知道战争结束,七年三十名男子中唯一的女人和子回国》的标题。内容写道:“一名年轻女性,最近终于在美军的保护下,经关岛返回机场,于11日早晨降落在小禄机场。”

采访了和子本人,详细地了解了她在当地的生活后,报道说“简直是‘原始生活’”、“她决定放弃她作为女人的地位”等。报道中写道:“集团内部开始产生微妙的感情对立,斗争终于到了流血的地步,六个男

这篇报道的作者是《纽约时报》的记者太田良博。后来在随笔中回忆了当时的情形。有一天,上司对他说:“好像有个刚从南洋的丛林里出来的女人来名护了,马上去采访一下。”于是他就去见了她,随后太田以《阿纳塔罕的女王》为题,在《周刊朝日》同年10月8日号上进行了介绍,并被转载。

      支配食物和性的女王

新闻标题《三十名男子中,只有一人的孤岛的女王物语,阿纳塔汗岛七年》。对于由领导指定的“丈夫”的死亡,她说:“也许是被想要得到和子的其他男人杀死的。”“就像蜜蜂的世界里的‘蜂王’一样,不是由男人来支配她,而是由她来支配男人们”。

此时,“阿纳塔汗女王”事件,随着其命名基本成形。说到底还是以和子一个人的说辞为主。之后,“孤岛的爱欲”的形象通过媒体传播,在人们之间扎根。

逃离岛屿回到冲绳的和子,呼吁救出留在岛上的男人们,而家人们也开始大声呼吁。1951年5月22日,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提交了一份 "促进打捞 "的请愿书和神奈川县三崎町(现在的三浦市)市长提交的请愿书。

      他们妻子已经和别的男人再婚

战后,32男1女在孤岛上的故事是真的?直到日本对此...

6月30日,19名男子举白旗“投降”。7月6日,与先逃出来的1人一起共20人,乘坐美军飞机回到了羽田机场。

《周刊朝日》7月22日号的标题是“二十个人中簇拥了四百名记者”。正文是,“二百人左右的报纸、杂志、广播、新闻电影的报道团”。虽然有些夸张,但是和现在相比,其实都差不多。

“到晚上,各家公司都展开了一场独家报道的战斗。要么让几个能说会道的人独当一面,听阿纳塔汗的秘闻,要么让他们赶紧写手记,要么开座谈会……

7月7日,20人开始各自回到了家乡,但是已经有很多人的妻子,已经和别的男人再婚了,其中也有妻子和丈夫的弟弟再婚的例子。

随后,日本在战争的特殊需求经济中蓬勃发展。9月在旧金山签订了对日和平条约。同月,黑泽明导演的电影《罗生门》在意大利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获得大奖。柏青哥大受欢迎,手冢治虫的《铁臂阿童木》开始连载。这一年预示着战争的结束和时代的变迁。

      阿纳塔汉被赋予了其他意思

在报纸、杂志等媒体的报道下,人们对岛上的男女关系表现出极大的关注。当时的《卡斯特里杂志》刊登了包括插图在内的露骨性描写读物小说。而“阿纳塔汉”的意思,也开始被赋予“好久没有联络了”的意思,并成为流行语。

同年,当时的征用船兵助丸的一等水兵丸山通郎的手记《阿纳塔汗》出版。除他自己之外的其他人物都是假名,但在他的“后记”中,他对岛上的死亡表示哀悼,并暗示男人之间曾为和子发生过争斗,他说:“只是一个男人把年轻的激情,献给了一个女人,然后把自己的生命像烟花一样散落。 其他归国人员也不愿意说出他们与和子的关系,这反过来又传播了一些谣言。”

第二年,与另一艘征用船“海凤丸”上的陆军二等兵田中秀吉合著的《阿纳塔汗的告白》由同一家出版社出版,是为了满足世人的好奇心吗?故事围绕着和子发生了7 ~ 9起杀人事件。在“序言”中强调“真相还是要写出来”。他说:“正是在那荒诞不经的孤岛生活中,才看到了人类可悲的宿命性、原始性。”

41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