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的“淘粪热潮”?争先恐后地从南美洲岛屿上,刮下...

欧洲在19世纪面临着一场危机——由于几个世纪的农业发展,宝贵的营养物质被从土壤中剥夺,因而农作物产量不断下降。但19世纪40年代到70年代的鸟粪繁荣,为这个问题提供了一个令人惊讶的解决方案:南美富含氮的鸟类粪便。在远离秘鲁海岸的偏远岛屿上,鸟粪沉积高达200英尺。于是欧洲农民测试了鸟粪作为肥料,发现它使作物产量增加了两倍。最终数百艘船只涌入这些岛屿,有时要等上8个月,才能将鸟粪填满船舱。

但鸟粪繁荣也有它的阴暗面。有毒的环境和危险的采集方式,使鸟粪开采变得危险,一些被强迫劳动者选择自杀,而不是爬上鸟粪山将其刮掉。在争夺鸟粪的竞赛中,美国通过了一项帝国法律,宣布美国人可以拥有任何无人居住的鸟粪岛,以掠夺其资源。在短短的几十年里,鸟粪潮从秘鲁的岛屿上带走了1200万吨的鸟粪,使这些岛屿变得贫瘠。

      在19世纪,科学家们测试了木屑、牛角和人的尿液作为肥料

经过几个世纪的耕作,到19世纪,欧洲的土壤失去了大部分营养物质,造成了粮食短缺危机。为了应对粮食危机,欧洲化学家尝试了不同的肥料。在专门研究肥料的杂志上,读者发现了用木屑、人尿和磨碎的牛角制成肥料的配方。

在伦敦,人们收集人类粪便,然后用船运到农场去施肥。

随着农业生产力的下降,人们开始寻找更多的解决办法,并在鸟粪中找到了答案。

      秘鲁群岛的鸟粪,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

秘鲁海岸附近的钦查群岛,为肥料困境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那里鸟粪结的块高达200英尺。欧洲人很快意识到,鸟粪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好的富氮肥料。

几个世纪以来,印加人一直依赖鸟粪作为肥料。1609年,加尔西拉索·德拉维加(Garcilaso de la Vega)写道,印加国王将伤害海鸟视为死罪,以维持对鸟群贸易的控制。德拉维加还写道,沿海的秘鲁人“除了海鸟的粪便,没有其他粪便可以使用。”德拉维加惊叹道,“从远处看,它的一堆堆看起来就像连绵的雪峰。”

      钦查群岛上的鸟粪丘,高达200英尺

几个世纪以来,生活在秘鲁海岸附近的钦查群岛上的鸟类,留下了成堆的鸟粪。在干燥、凉爽的气候下,鸟粪硬化成为富含氮的优质肥料。

在一些地区,鸟类的粪便高达200英尺。

在对鸟粪进行测试后,化学家们宣布它是最高质量的天然肥料之一。1839年7月,“女英雄”号船带回了30袋鸟粪到英国的利物浦。农民们用鸟粪进行试验,结果作物产量猛增。

      船只在钦查群岛等了好几个月,才装完货

到了19世纪40年代,鸟粪的繁荣达到了高潮。数以百计的美国和欧洲船只驶往秘鲁,向秘鲁政府购买肥料。而船只甚至要等上8个月,才能将鸟粪填满船舱。

但是鸟粪也有它的缺点。虽然鸟粪是一种可再生资源,但鸟粪的新产业扰乱了鸟类的繁殖地,赶走了鸟类。另外,鸟粪吸入后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和危险性。在南安普顿,当第一批鸟粪船到达时,英国历史学家弗雷德里克·派克宣称:“恶臭味太难闻了,以至于城市里的所有人,都逃到附近的山上去了。”

      强迫劳工不得不爬到危险的高度,去开采鸟粪

把鸟粪从高耸的土堆上刮下来,并不是什么高要求的工作。事实上,钦查群岛的采集条件非常糟糕。秘鲁人从波利尼西亚绑架鸟粪劳工,强迫他们做奴隶劳动。开采作业通过欺骗中国工人要去加州开采黄金来招募,其他人则被强行带走。

但成群的中国劳工没有在秘鲁烈日下攀登大山,而是选择了自杀。

      菲尔莫尔总统希望美国“在其权力范围内,恰当地运用一切手段”来夺取鸟粪

当英国人主导早期鸟粪贸易时,美国人也想参与进来。农民们声称鸟粪使他们的作物产量增加了两倍,于是美国农民们也叫嚷着要分一杯羹。

奇葩的“淘粪热潮”?争先恐后地从南美洲岛屿上,刮下...

1850年,米勒德·菲尔莫尔总统在他的国情咨文中提倡鸟粪。菲尔莫说:

秘鲁鸟粪对于美国的农业利益来说,已经成为一种非常令人满意的物品,因此,为了使这种物品以合理的价格进口到该国,政府有责任在其职权范围内,适当地使用一切手段。为了达到这一理想的目的,我将不遗余力。

美国通过一项帝国法律,夺取无人认领的鸟粪岛

1856年,美国通过了《鸟粪群岛法》。该法案宣布,任何美国人都可以占领一个无人认领或无人占领的鸟粪岛,并在那里开采。在清除鸟粪后,美国可能会放弃该岛。

该法案导致了美国大陆以外的第一次重大土地兼并。由于该法案,美国不得不保卫被美国人占领的岛屿。美国海军太平洋中队(Pacific Squadron)在该水域巡逻,强制要求私人公民在这些岛屿上开采鸟粪。1857年,美国军舰圣玛丽号(USS St. Mary's)航行到遥远的太平洋岛屿,收集鸟粪样本,供史密森尼博物馆(Smithsonian)进行分析。

“上帝保佑你,海鸥,”一首德国诗这样写道

鸟粪的受欢迎程度,以至于德国诗人约瑟夫·维克多·冯·舍费尔甚至写了一首名为《鸟粪之歌》的诗。

诗的开头是这样的:“我知道在寂静的大海里,有一个宁静的岛屿,在岩石嶙峋的高地周围,波浪翻腾着。港口里没有船在歇息,没有水手在岸边;而成千上万的白鸟筑巢,是这片孤独土地的守卫。”

在诗的结尾,一个德国农民说,“上帝保佑你们遥远的西部海岸的鸟鸥:尽管我的同胞黑格尔说过,你做的东西是最好的。”

渴望鸟粪的企业家们将世界各地的岛屿清理干净

秘鲁的钦查群岛是世界上最好的鸟粪来源,但在19世纪,企业家们开始寻找其他来源。美国投机者根据《鸟粪岛法》在太平洋和加勒比海搜寻岛屿,而欧洲人则在大西洋搜寻。

一位来自利物浦的商人在纳米比亚海岸外的伊卡波岛上,开了一个鸟粪矿。1843年3月,这位商人承诺:“农民们……可以高兴地期待明年初春,能有一定数量的真正的鸟粪。”

一年后,450艘船排队收集鸟粪,但到1845年,伊卡波岛的鸟粪耗尽了。欧洲人放弃了这个岛,而现在它已经矮了25英尺。

一位船长为美国开采纳瓦萨岛的鸟粪,而提出申请

1504年,哥伦布派遣船员前往纳弗沙岛,一个位于海地和牙买加之间的小岛屿。喝完水后,他们因受污染而死亡。因而这座岛屿被遗弃了好几年,直到1857年,一名美国船长根据《鸟粪岛法》宣称拥有它。

纳弗沙以丰富的鸟粪而闻名,30年来,像奴隶一样工作的海地人,手工开采了100万吨鸟粪。尽管海地宣称对该岛拥有主权,但美国国务院宣布该岛为美国领土,直到岛上的鸟粪耗尽,该岛被遗弃。

珍贵的鸟粪甚至在西班牙占领钦查群岛时,引发了国际冲突

鸟粪如此珍贵,以至于一些国家甚至派军队去控制它。1864年,西班牙从秘鲁夺取钦查群岛,占领了这片土地以控制鸟粪沉积。而秘鲁进行了反击,这场冲突被称为第一次鸟粪战争。

秘鲁与智利结盟反击西班牙,成功地夺回了这些岛屿。不过19世纪70年代,冲突再次爆发,对鸟粪贸易的控制,成为冲突中的一个主要问题。

在鸟粪繁荣期,英国和美国获取了1200万吨鸟粪

1840年至1870年间,外国人从秘鲁共运走了1200万吨鸟粪。估计价值5亿美元的鸟粪,成为秘鲁最大的出口产品。在繁荣时期,得益于鸟粪贸易带来的财富,秘鲁得以偿还贷款并开展新的开发项目。

但这种贸易并没有永远持续下去,当鸟粪资源枯竭时,秘鲁的经济就崩溃了。

在几十年的时间里,鸟粪岛资源被剥夺的一干二净

在鸟粪繁盛时期,每年有多达300艘船只,在钦查群岛附近排起长队,装载成袋的鸟粪。一旦舱里装满了鸟粪,船员们就会用帆布盖上门窗,让有毒灰尘远离船员。由于臭气熏天,装卸人员要在货舱内轮班20分钟。

多亏了《鸟粪岛法》,美国人确定了94个拥有鸟粪沉积物的无人居住岛屿。在66个被宣布为美国领土的岛屿上,开始了采矿作业。

数十年的丰收,使钦查群岛荒芜,秘鲁经济崩溃。但即使在今天,因粪便被美国占领的9座岛屿,仍然是美国的一部分。

当鸟粪用完后,农民们开始担心替代品

在19世纪40年代鸟粪繁盛开始时,钦查群岛似乎永远不会没有鸟粪可供开采。然而,到19世纪70年代,高达200英尺的鸟粪丘完全消失,引发了一场危机。

早在1857年,《农民杂志》(The Farmer's Magazine)就警告说,这种繁荣即将结束。“当人们逐渐习惯了对任何东西的正常使用时,对它的意外匮乏一定会有非常严重的感受”但是,文章哀叹道:“现在……太晚了。”

28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