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士兵抗议“吉姆·克劳法”,军队为何以叛变罪,绞...

一战期间,美国平民和士兵,在1917年的休斯敦暴乱中互相残杀。究竟是什么引起了士兵的骚乱?这些士兵们都是黑人,在遭到休斯顿警方的殴打和拘留后,他们进行了反击。

当150名黑人士兵向休斯敦挺进时,他们是在试图拯救一名被休斯敦警察伤害的黑人士兵的生命。但在私刑盛行的时代,武装黑人威胁到了现状。于是休斯敦骚乱是众所周知的种族隔离暴动之一,成为全国各地的头条新闻。总共有20人死于休斯敦街头,超过100名黑人士兵因叛变和杀人,而被拘留和审判。他们的审判,也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谋杀案审判。在有罪判决的几周内,13名黑人士兵被处以绞刑,没有上诉的机会。

      休斯敦暴乱,引发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谋杀案审判

1917年,下士查尔斯·巴尔的摩访问了休斯敦的一个警察局。一名驻扎在洛根营地的黑人军官——巴尔的摩,担心执法部门对待黑人士兵的方式。但当他到达时,休斯敦警察对该军官进行了殴打和射击,然后他们追捕他并将其拘留。

当巴尔的摩被拘留的消息传到洛根营地时,150多名黑人士兵向休斯敦进发,与警察对峙。在士兵们为拯救巴尔的摩而行军的过程中,他们心中一定弥漫着对私刑的恐惧。

然而,在1917年的休斯敦暴乱中,全国各地的报纸都宣布这是一场兵变。当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的调查,将暴乱归咎于警察时,军方迅速采取了行动,以叛变和杀人的罪名,审判了数十名黑人士兵。

      一战期间,一支黑人步兵部队被派往休斯敦守卫洛根营地

暴乱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美国正准备战斗,并建立了新的训练营。当军队在休斯敦建造洛根营地时,他们派遣了一个黑人营(由历史上全是黑人的第24步兵团派遣)去保卫那里。

一些美国白人抵制黑人士兵的出现。密西西比州参议员詹姆斯·k·瓦尔达曼(James K. Vardaman)甚至说过:“白人反对在每个地区,都设立傲慢自大、趾高气扬的黑人士兵代表。”

当黑人军队通过铁路穿越南方时,一些白人甚至向他们的火车开火。

查尔斯·安德森(Charles Anderson)是一名在暴乱后,被判处死刑的士兵的亲戚,他说,“他们把这些士兵送到了可以想象到的,最恶劣的环境。”

      士兵们遇到了吉姆克劳法和警察骚扰

在休斯敦,黑人士兵面临着可怕的待遇。威廉·纽曼上校曾经在德克萨斯驻扎过一次,他说,在那里,“一个黑人士兵被德克萨斯骑警杀害,原因仅仅是他是一个黑人;德克萨斯人看到有色人种穿着士兵制服,会感到愤怒。”

休斯敦警察还会对黑人士兵使用侮辱性语言,将拒绝遵守该市吉姆克劳法的士兵进行收容。例如,穿着制服的士兵,拒绝坐在电车的最后面,导致了警察的严厉对待。

一名黑人士兵逃离了德克萨斯,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拿下德克萨斯,下地狱去吧。我不想再重蹈覆辙了。让我们去东方,让他们像对待人一样对待我们。”

      休斯敦警方拘留了一名黑人士兵,随后一群暴徒袭击营地的谣言传开了

1917年8月23日,紧张局势达到了顶点。休斯敦警方拘留了一名黑人士兵,因为他主动为一名被警方怀疑窝藏逃犯的妇女,提供了衣服。随后一名休斯敦警官殴打了这名士兵。当下士查尔斯·巴尔的摩(Charles Baltimore)询问这名士兵的待遇时,他也遭到了殴打,然后向他开枪。

在洛根营地,有谣言说警方已经终结了巴尔的摩的生命。另一个谣言说,一群白人暴徒正冲进营地。

作为回应,士兵们开始武装自己,向休斯敦进军。

      士兵们武装自己进行反击,但白人却称之为叛变

洛根营地的军官们,试图阻止150名黑人士兵武装自己进入休斯敦。但是士兵们继续前进,发誓只要巴尔的摩还活着,他们就会把他解救出来。士兵们还辩称,他们必须保护自己,以免武装暴徒向营地进军。

暴乱持续了两个小时,黑人士兵与警察和武装的白人在休斯敦发生了冲突。一天结束时,16名白人公民和4名黑人士兵丧生。报纸的标题很快宣布,这次暴乱是兵变。

      20人在休斯顿暴乱中丧生

休斯敦的骚乱持续了两个小时。在这期间,造成20人死亡。

在暴乱中,士兵们以警察为目标,逮捕了殴打并拘留巴尔的摩的警察。

但是暴乱也伤害了无辜的旁观者。一个小孩被流弹击倒了,一名陆军上尉被误认为是警察,曾试图阻止黑人士兵向休斯敦进军的第一军士长维达·亨利,最终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不过在看到混乱的局面后,亨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暴乱后,休斯敦宣布戒严令

经过两个小时的武装冲突,士兵们撤退到洛根营地。暴乱发生后的第二天,休斯敦宣布戒严令。

这些士兵抗议“吉姆·克劳法”,军队为何以叛变罪,绞...

第二天,整个黑人部队被送上开往新墨西哥的火车,在那里118名士兵面临审判。罪名是杀人和兵变,而这些被起诉的士兵在审判前,被关押在埃尔帕索的围栏里。

      64名士兵因叛变和杀人,而受审

由于100多名士兵被警方拘留,军方将此案分为三个军事法庭审理。第一次是1917年11月在圣安东尼奥举行的。在美国历史上最大的谋杀案审判中,64人面临死刑。

这些人被指控谋杀、违抗命令和严重攻击。由于被告人数众多,陆军在萨姆·休斯顿堡的纪念教堂审理此案,而这是基地中唯一一个足够大的地方。所有人都进行了无罪抗辩。

      只有一名律师为被告辩护

一名律师代表了64名被控叛变和杀人的士兵,随后他被要求在两周内准备这个案子。

在审判期间,控方传召了169名证人。没有一个目击者能指认出64名士兵中,有谁开了致命一枪。其中7名士兵因指证其他人,而被允诺宽大处理,但他们的证词也提供了不可靠的罪证。

      13人在上诉前被绞死

经过几周的审判,1917年11月底,第一次军事法庭判处13名黑人士兵绞刑,41人被判无期徒刑,只有5人被无罪释放。

这些士兵直到12月9日才被告知判决结果,也就是他们被安排接受惩罚的前两天。被判有罪的士兵,没有机会对判决提出上诉。相反,他们被告知做好死亡的准备。

二等兵托马斯·c·霍金斯给家人写信。“亲爱的爸爸妈妈,当你们收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我因为在德州休斯敦发生的骚乱,被判处绞刑…我没有犯被指控的罪,但是母亲,上帝的旨意是让我现在就走,而且要这样走。”

1917年12月11日,士兵们排好队。据一名目击者称,士兵们在上吊前一起唱了一首赞美诗。“即使是最坚强的人,眼睛也湿了,”一个白人士兵报告说。

      伍德罗·威尔逊总统在审判后介入

总共有118名士兵因休斯敦暴乱而受审。其中19人被判死刑,63人被判终身监禁,没有一个白人平民或警察受到审判。

1918年,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总统出面干预,回应来自黑人领袖的批评。威尔逊为10名在第二和第三军事法庭被判有罪的人减刑。不过仅仅一年后,红色夏季再次见证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归来的黑人老兵,与白人平民的冲突。

      黑人士兵在保卫国家时,仍面临偏见

黑人士兵不仅在休斯敦受到歧视。在盐湖城,当黑人士兵到来时,白人公民抗议。一篇社论担心黑人士兵会喝得酩酊大醉,攻击“城市里最优秀的人”。

作为回应,一名黑人士兵写了一篇社论,称他们“参军是为了维护国家的荣誉和尊严,就像他们的父辈参军,是为了建立和维护国家一样……这些人反对被归类为野蛮人。我们在成为士兵之前是正常的人…我们请求盐湖城的人民,也这样对待我们。”

在美国各地,黑人士兵相信,为国家而战会让他们从白人那里获得礼貌的对待。但更好的待遇从未出现。

      私刑和吉姆·克劳法,为暴乱提供了血腥的背景

38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