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一位竞选总统的女性:将性工作合法化,作为竞选...

维多利亚·伍德霍尔是谁?你可能不知道她的名字,但一旦你听过她的故事,你就永远不会忘记她。她是第一位竞选美国总统女性,而且还是第三党候选人。她创办了一份报纸,是妇女选举权的先驱。伍德霍尔还成为了华尔街第一批女性股票经纪人之一,甚至经营着自己的经纪公司——所有这些,都发生在一个女性不应该工作、没有投票权的时期。

伍德霍尔于1838年9月23日,出生在俄亥俄州的一个名叫荷马的小村庄。维多利亚·克拉弗林(当时她的名字)在十个孩子中排行第七。她的童年与众不同:她的母亲罗克珊娜(Roxanna)是一名新巫师运动的追随者,而她的父亲鲁本(Reuben,绰号“老巴克”)是一名卖蛇油的商人。伍德霍尔离开俄亥俄州去了纽约,后来又去了英国。1927年6月9日,伍德霍尔在英国伍斯特郡逝世,享年88岁。

从她不寻常的童年,到开创性的政治生涯,维多利亚·伍德霍尔成为了至今仍吸引人的历史人物。

      1872年,她竞选总统

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可能是第一位以主要政党的名义,竞选总统的女性,但维多利亚·伍德霍尔是历史上第一位竞选该职位的女性。伍德霍尔早在1870年,就宣布参加1872年的选举。她在一个小的独立政党的旗帜下参选:平等权利党,以前被称为人民党。她的对手是现任共和党人尤利西斯·s·格兰特(Ulysses S. Grant)和民主党候选人霍勒斯·格里利(Horace Greeley)。伍德霍尔的竞选伙伴是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并且他经常在公开演讲中支持格兰特。

不过选举日那天,伍德霍尔甚至不能投票。当时女性还没有这种权利,而且伍德霍尔也因为在邮件中发送违规材料,而在监狱里度过了那一天(她的报纸揭露了亨利·沃德·比彻的不忠)。伍德霍尔没有获得任何选举人票,但目前还不清楚她是否获得了普选票。

      她和她的姐姐,是美国第一批创办报纸的妇女

伍德霍尔和她的姐姐田纳西·克拉弗林,在1870年创办了一份报纸。《伍德霍尔与克莱夫林周刊》,并于1870年至1876年期间出版。周刊集中讨论了一些有争议的话题,比如妇女选举权、自由恋爱和唯灵论,所有这些都是伍德霍尔支持的。《纽约时报》是美国第一家刊登卡尔·马克思《共产党宣言》的报纸,还曝光了亨利·沃德·比彻的婚外情。

《伍德霍尔与克莱夫林周刊》是美国第一份由女性资助、经营和出版的报纸。虽然由伊丽莎白·卡迪·斯坦顿和苏珊·安东尼经营的女权报纸《革命》于1868年开始发行,但它的资金来源都是男性。

      她创办了华尔街上第一家由女性经营的股票经纪公司

1870年,在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传言是田纳西·克拉弗林的情人)的财政支持下,伍德霍尔和她的姐姐在华尔街开设了第一家由女性经营的经纪公司。这家名为伍德霍尔,克拉弗林和公司的经纪公司,还雇用了其他女性。

后来,伍德霍尔和克拉弗林很快就被称为“迷人的经纪人”,并大获成功。根据范德比尔特的股票建议,两人赚了数百万美元。

      她在国会作证以支持妇女选举权

1871年1月11日,伍德霍尔成为第一位在国会委员会发言的女性。她向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发表讲话,在讲话中她声称,新批准的第14和第15修正案,需要赋予了妇女投票权。伍德霍尔还收到了本杰明·巴特勒的邀请,这位来自马萨诸塞州的共和党人是她的朋友。

不过伍德霍尔关于女性可以在新修正案下投票的主张,没有成功,但多亏了第19条修正案,妇女终于在1920年获得了投票权。

      她是磁性治疗者,千里眼和巫师

伍德霍尔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给她安排了一份“千里眼”的工作。据说,她在十岁时就开始有幻觉,她的姐姐田纳西·克拉弗林(Tennessee Claflin)也有预感。伍德霍尔的母亲是蓬勃发展的唯灵论运动的追随者,她和她的丈夫推动女孩们巡回旅行,这样她们就能挣钱养家。在路上,他们会算命并举行降神会。

伍德霍尔也是一名磁性治疗师,用一系列“治愈”磁性装置,帮助生病和受伤的人。她和她姐姐的成功,以至于他们能够在成年后,在纽约市建立他们的磁性治疗实践。

      她信仰自由的爱

伍德霍尔结过三次婚。她15岁时嫁给了第一任丈夫坎宁·伍德霍尔(Canning Woodhull)博士,随后有了两个孩子,Byron和Zula。后来他们全家搬到了旧金山,据说伍德霍尔在那里做服务员。不过他们最终在纽约结束了11年的婚姻,伍德霍尔的丈夫在那里,抛弃了他们的家庭。

伍德霍尔和她的第一任丈夫离婚了,然后和詹姆斯·哈维·布拉德上校开始交往,他是一个巫师,支持她的自由爱情信仰。不过他们最终还是于1876年离婚。而她的第三次婚姻是与约翰·比杜夫·马丁,不过他于1901年去世。

虽然离婚在19世纪很不受欢迎,但伍德霍尔似乎并不在乎她的名声。她认为女性应该有权离开无法忍受的婚姻,而不是仅仅因为这是人们期望的事情而留下来。并且当时所信奉的自由恋爱原则,支持了这种选择关系的能力。

      她支持性工作者合法化

伍德霍尔经常驳斥她是妓女的谣言。据历史证据所示,她并不是,但她确实支持性工作合法化。不过这只是她自由恋爱哲学的一部分,指出了一夫一妻制的负面影响。且伍德霍尔对纽约市有妇女因性工作而被捕的事实,感到不安,她甚至把性工作合法化作为总统竞选的核心议题。然而,她面对的是一个非常拘谨和正统的维多利亚社会,以及新的康斯托克法案。

      她加入了国际马克思主义工人协会

美国第一位竞选总统的女性:将性工作合法化,作为竞选...

国际工人协会是一个由马克思主义支持者组织的左翼思想家组织。这个组织也被称为第一国际,最初在伦敦成立,但很快就在欧洲和美国各地开设了分支机构。

伍德霍尔是该协会妇女部门的成员,她在自己的报纸《伍德霍尔与克拉弗林周刊》上发表文章,支持该组织的社会主义事业。不幸的是,在她开始竞选总统后,她对马克思主义的支持损害了她的声誉。最终她成为一个有争议的公众人物,而她与该组织的关系,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她和范德比尔特家关系很好

当伍德霍尔住在纽约时,她和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非常亲近。他给她股票方面的建议,并帮助她在华尔街开办经纪公司。有传言说,伍德霍尔和范德比尔特是情侣(或者他和范德比尔特的姐姐田纳西·克拉弗林是情侣),但这一传言尚未得到证实。

范德比尔特死后,他的儿子和继承人威廉·亨利·范德比尔特,给了伍德霍尔一大笔钱。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这是为了确保她对自己与科尼利厄斯·范德比尔特的关系保持沉默。不管是否如此,伍德霍尔接受了这笔钱,并在伦敦开始了新的生活,并在那里当了一名讲师。

      她因发表“淫亵信息”被捕

1872年11月,《伍德霍尔与克拉弗林周刊》发行了一期特刊。其中包含了一些诽谤,其中一个攻击亨利·沃德·比彻,一个当时受欢迎的传教士和废奴主义者。根据伍德霍尔撰写和发表的一篇文章,已婚的比彻经常批评伍德霍尔的自由爱情哲学,说有婚外情。其他文章称,华尔街经纪人卢瑟·查里斯(Luther Challis)引诱了几名未成年女孩。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这件事要么是为了争取伍德霍尔竞选总统的支持,要么是她和她的姐姐一直在勒索这些人,当他们拒绝付钱时,两人就公开了。不过不管怎样,期特刊最终导致伍德霍尔和田纳西·克拉弗林被捕,他们被指控通过美国邮政,发送淫秽信息。

       她没有受过正规教育

伍德霍尔没有接受过正规教育。在19世纪早期到中期,州立强制教育还不是很规范,学校通常是为富人保留的,而贫困家庭需要他们所有的孩子为生计而工作。由于伍德霍尔的命运(她的母亲是文盲,她的父亲是骗子),她只在俄亥俄州霍默的卫理公会学校,接受了三年的正规教育。在家里的工厂被烧毁后,伍德霍尔的父亲被指控从事保险欺诈,因此开始举家搬迁到俄亥俄州,这使得伍德霍尔和她的兄弟姐妹,更难接受教育。

      她相信男女完全平等

伍德霍尔认为男女完全平等,而当时的不平等是完全是不公平的。她为争取妇女投票权而奔走,甚至在国会就这个话题发表演讲。伍德霍尔说,人们认为女性不应该经营自己的生意,必须保持拘谨和得体,不能和丈夫离婚,但这些都是荒谬的。她甚至宣称“在法律面前男女平等,在所有权利上是平等的。”

40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