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革命时期,工厂工人的卫生状况,是什么样的?...

英国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大约是在1750年到1850年之间,为现代世界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在此期间,纺织业、蒸汽和煤电的增加,以及冶金技术的改进,导致了英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人口的激增。并在19世纪晚期传播到美国,改变了美国的社会和商业。

然而,工业革命也有其黑暗的一面:恶劣的工作条件、贫民窟的生活、猖獗的疾病和缺乏政府干预。没有关于卫生和保健的准则,还有无法负担医疗费用的人无法获得医疗服务。而工厂生活如同地狱一般,城市街道充斥着垃圾。所以如果你是工人阶级,那日子肯定很不好过。

      一位作家把空气质量比作吞下一磅辣椒

德国作家Georg Weerth(威斯),描述了1846年英国人惊恐的一幕:

在曼彻斯特,空气像铅一样压在你身上。在伯明翰,这就好比你坐在火炉里,鼻子插在烟斗里。在利兹,你不得不因为灰尘和臭味而咳嗽,就好像你一口气吞下了一磅辣椒——但这一切你还都能忍受。但在布拉德福德,你会以为你和魔鬼的化身住在了一起。如果有人想感受一个可怜的罪人,在炼狱里是如何被折磨得,那么让他去布拉德福德吧。

在工业革命期间,威斯在布拉德福德住了三年,那里是一个主要的工业城镇。他与同为革命思想家的卡尔·马克思和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分享了他对当地工人生活条件的厌恶之情。当时,由于烟雾的影响,布拉德福德的平均寿命只有25到30岁。

虽然工厂主和上层居民可以逃离城市的污染,但工人们没有财力进行这种流动。

许多劳动者在25岁左右死于疾病

如今,英国居民的平均预期寿命是男性79岁,女性近83岁。但在工业革命期间,英国的工厂工人能活到30岁已经很幸运了。

中产阶级的工人通常能活到45岁,但他们接触疾病和毒素的几率更高。疾病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并从水源传播到人。而人口过剩的城市和贫民窟的感染率最高。

一份卫生报告将贫困描述为“悲惨和被忽视”

英国卫生倡导者、改革家埃德温·查德威克(Edwin Chadwick)在1842年发表了一份题为《英国劳动人口卫生状况报告》(report on the health Conditions of the labour Population of Great Britain)的报告。在这本书中,查德威克描绘了当时大多数工人阶级所经历的肮脏的环境。正如他在书中所写的那样:

附近的茅屋是最简陋的一种,用粗糙的石头砌成,上面盖着破烂的茅草。妻子的脸很脏,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了眼睛。她的帽子很脏,穿戴也很邋遢。衣服也很不整洁,显得又脏又邋遢。并且她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很悲惨,被人忽视,而她似乎很不满。

查德威克还展示了这些社区的生活条件,和传染病的传播之间的关系。不幸的是,这些地方仍然是疾病及其传播的滋生地。

由于缺乏公共卫生设施,霍乱、伤寒和斑疹伤寒肆虐

在工业化的英国,霍乱,伤寒和斑疹伤寒的流行,影响了最脆弱的人群。

在19世纪,英国爆发了四次霍乱。霍乱是一种细菌感染,会导致严重的肠胃问题和脱水,往往会夺去人们的生命。这种疾病最初从印度次大陆传入欧洲,并由于缺乏将污水和饮用水分离的基础设施,它很容易便传播开来。由于感染人数众多,它有了“霍乱王”的绰号。在1848-1849年的大爆发中,伦敦大约有15000人死亡。

伤寒和斑疹伤寒是困扰英国工业的另两种疾病。当时,伤寒在水源,特别是水井中大量繁殖,并引起类似流感的症状。并且斑疹伤寒在虱子中发现,而虱子在拥挤的公寓和共用的生活空间中,普遍存在。

唯一可用的水源受到严重污染

在工业革命期间和之后,英国大部分饮用水都来自河流。由于污水和垃圾经常被排入河流,它们也成为了疾病的滋生地。因为居民每天从连接到这些受污染河流的水泵中,取水。

1854年,约翰·斯诺博士在伦敦找到了一个引起霍乱爆发的水泵。并且仅仅10天就有500人丧生。斯诺博士在一封信中,解释了他是如何将泵作为隔离的源头:

一到现场,我发现几乎所有的死亡都发生在水泵附近。在其中的五个案例中,死者的家属告诉我,他们总是把水送到布罗德街的抽水机那里,因为他们喜欢那里的水,而不喜欢附近的抽水机。

人的排泄物被丢弃在街上

英国的城市都建在工厂周围,而且空间有限。住宅综合体是一个接一个地建造起来的,缺乏许多现代的设施,而这些设施现在是任何住宅的标准设施。并且城市没有现代化的管道和厕所,因此工人们把垃圾倾倒在城市的街道上。

虽然许多建筑物都有地下污水池,可以收集垃圾。但他们经常泛滥,由于当时没有科学证据证明,粪便中存在有害细菌,因此这些现象在整个工业革命时期都是正常的。

第一个英国公共卫生法直到1848年才通过

在埃德温·查德威克发表了关于工人阶级,不卫生的生活条件的报告6年后,第一个公共卫生法于1848年通过。查德威克提出这项立法,是因为他希望通过减少穷人对政府资金和服务的依赖,来节省英国政府的资金。并且许多家庭因感染霍乱等传染病而失去家人,需要政府援助。

政府对查德威克的建议搁置了很长时间。直到1848年另一次霍乱爆发,政府才最终通过了该法案,最终该法案为城镇提供了一个框架,让城镇有医生,适当的污水处理,垃圾处理,和干净的饮用水。

然而,几乎没有资金,也没有监督来确保这些框架真正被使用。

当时的医生得出结论说,疾病是通过难闻的气味传播的

工业革命时期,工厂工人的卫生状况,是什么样的?...

瘴气理论,认为疾病通过难闻的气味传播的观点,起源于中世纪。到了19世纪,这种观点在英国广为流传。

医生们关注的不是糟糕的卫生习惯,而是难闻的空气本身。埃德温·查德威克(Edwin Chadwick)撰写了一些与卫生设施相关的重要报告和立法,他也赞同这一理论。在他的监督下,垃圾被扔进泰晤士河,以抑制污染伦敦街道的气味。

不过如果这个计划是为了抑制难闻的气味,那么它却适得其反。在向河里倾倒垃圾几个世纪之后,在一个特别炎热的夏天,导致了1858年的大臭气。难闻的受污染气味,最终迫使政府制定了大型公共工程项目,包括建立一个适当的污水处理系统。

拥挤的房屋,是天花的滋生地

天花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会导致皮疹和结痂,如果没有适当的治疗,那么这些症状可能会是致命的。尽管爱德华·詹纳博士(Dr. Edward Jenner)在1796年研制出了一种有效的疫苗,但大城市的劳动者对此并不知情,医学界也很少接触工厂工人及其家人。

狭小的公寓是天花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绝佳场所。由于缺乏对抗病毒的知识和资源,它在拥挤的工业公寓大楼里,像野火一样蔓延。

街头小贩以“不治病,不付钱”的方式,向贫困人口出售药物

在工业化的英国,城市发展的兴起,造就了一个庞大的工人阶级。当他们生病或接近死亡时,没有基本的医疗救助,这意味着他们只能想办法互相照顾。

这为寻求利润的街头小贩,利用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创造了完美的机会。在没有任何责任的情况下,这些“庸医”在19世纪经常在漫画和广告中被恶搞。

儿童工人接触有害材料和设备

在英国工业革命时期,雇用童工是司空见惯的事。儿童被迫从事成年人不能从事的工作,并且每天通常工作10至14小时,直接导致了过度的健康和身体发育问题。

由于没有卫生或医疗标准,工厂经理认为儿童是一次性的,由于不安全的工作条件,事故经常发生。一封代表一名卷入事故的13岁女孩的信,证明了这一点。在女孩的手受伤后,工厂检查员罗伯特·贝克给工厂老板写了一封信,他在这封日期为1859年8月的信中写道:

我公正地告诉你,我不确定我是否有权力建议。如果我有,我宁愿把这个可怜的孩子推荐给你。但是既然轮子可以被装在盒子里,而不影响机器的工作....如果他们这样做了,即使孩子昏倒了,事故也不会发生:因此你在道义上有义务为她做些补偿。

不过直到1901年,任何12岁以下的儿童在英国工厂工作,都是非法的。

由于对夜间女郎的污名化,疾病进一步传播

在工业革命时期,成为夜间女郎是工人阶级女性赚钱的一种常见方式。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生活成本的上升,以及稳定收入的选择越来越少,通过性交易获得报酬变得非常普遍。由于得不到医疗保健或避孕,这些妇女开始感染梅毒等疾病。随后她们把这些疾病传染给嫖客,嫖客又把这些疾病传染给妻子或其他伴侣。

上流社会的妇女认为,她们的存在就是一种需要从英国生活中清除出去的疾病。这一行业的污名化,使得很难解决性病的病因,并让女性则受到指责。

1864年通过的《传染病法》,允许警察将目标锁定在她们认为是街头女性的身上,迫使她们接受医疗测试。如果这些妇女的疾病检测呈阳性,那么她们就会被关押数月,以便“痊愈”。而男性则不需要同样的强制性。

这种对妇女的不平等待遇,引起了公众的强烈抗议。在全国妇女协会创始人约瑟芬·巴特勒的领导下,一场运动成功推翻了该法案。

接触砷导致许多疾病和死亡

在维多利亚时代,砒霜几乎无处不在,从食物到饮料,从壁纸到衣服。医生甚至给病人开砒霜。为什么一种现在已知会导致严重健康问题和死亡的物质,在英国工业生活中如此普遍?由于缺乏先进的毒理学实践,再加上在家用产品中使用砷来节省成本的好处,使得砷成为制造材料的流行成分。

而工厂工人双重暴露在这种有毒物质中。没有适当的保护、通风或标准化的程序,工人不可能避免的直接接触了砷。历史学家露辛达·霍克斯利(Lucinda Hawksley)为那些在工厂工作的人,提供了更深入的了解:

工人们会把这些细小的羊毛或棉花染成绿色,在这样做的同时,他们会吸入这些颗粒,并且这些颗粒还会粘在他们的肺里。而生产过程中产生了大量来自染料的灰尘(这些灰尘中含有砷),给工厂工人带来了重大的健康问题,因为这些灰尘会粘在他们的眼睛和皮肤上。如果他们的皮肤有擦伤,那么砷可以直接进入他们的血液,并感染他们。

避孕药具只能在“柜台下”获得

在18世纪和19世纪的英国,性交易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对于大多数性活跃的人来说,暂时没有可行的避孕措施。虽然安全套当时确实存在,但只提供给那些能够找到并购买的起安全套的人。因此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意味着避免怀孕的选择是禁欲。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人口还是急剧增长。

当时也没有旨在教育和预防怀孕的公共卫生措施,因此工薪阶层家庭的人口增长超出了他们的能力。并且分娩对女性来说也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产妇死亡率估计在1750至1800年间为每1000名妇女7.5人,在1800至1850年间为每1000名妇女5人。

更多的人意味着更少的空间,并导致了拥挤的环境,更多的贫民窟,更少的卫生生活水平。而且如果没有避孕措施,性病会迅速传播。

36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