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内战中,最致命的战斗单位,非美国神枪手莫属?...

1863年7月2日下午4点:在葛底斯堡,南部邦联的大转弯运动,将联邦军队从左向右集结起来,终于启动,由伊万德·劳将军的阿拉巴马旅带路。

劳的目标是小圆顶,这是一座当时尚未被占领的山丘,占领它可以控制联邦战线。如果南部联盟军能够守住那座岩石嶙峋的小山,那么联邦战线的其余部分,就可以从高地上被纵队包围,使之无法防御。而联邦军队在葛底斯堡的防线将被击溃,罗伯特·e·李率领的北维吉尼亚军队将继续前进,可能最远到达华盛顿特区。

当南部联盟的小股部队,在前面前进时,在他们和山顶之间似乎什么也没有。不过他们错了。叛军看不见的是一支松散的联邦军队,大约823米长,从大圆顶向南大约四分之一英里处站岗。这204名联邦士兵代表了阿拉巴马旅和小圆顶之间唯一的北方反对派。他们是美国第二神枪手美国内战中最危险的部队之一。

怀曼·怀特就是其中之一。他们躲在一堵低矮的石墙后面,注视着敌人前进的景象。

“他们叫喊着,射击着,挣扎着翻过栅栏,穿过树林,”怀特后来回忆说。“就在我所在的地方前面,土地是开阔的,又因为他们大多穿着黄褐色的衣服,因此他们看起来像一个被犁过的土地。”

虽然人数上超过了10比1,但神枪手们冷静地瞄准,然后放出了致命的齐射。

“当我们冷静地处理这件事的时候,”怀特说,“许多勇敢的南方人举起手臂倒下了。但是他们不断地喊着,喊着他们特有的叫声。”

不过狙击手们无法阻止劳的前进,只能希望减缓敌人的行动。然而,他们以最专业精神来完成了这项任务。四人一组前进,其中两人进行压制射击,另外两人撤退掩护,并对劳前进的造成了沉重的打击。

美国陆军的两个神枪手团,就是为了这类行动而被召集起来的。狙击手们戴着深绿色的帽子、外套和裤子,打着皮绑腿,没有闪亮的黄铜纽扣、扣环或徽章,故意伪装成游击战的样子,而且这种战斗模式他们已经非常熟悉了。美国狙击手使用的是1859年的夏普斯后装步枪。他们可以从任何位置(俯卧,站立,或在一棵树上)装载和射击武器,射速是任何标准步枪的三倍。夏普斯虽然精确到600码,但仍然是致命的。

美国神枪手是精锐战士。为了有资格加入该团,士兵必须通过一项困难的射击测试,即在200码外,对着10英寸宽的目标连续射击10次。

毫无疑问,美国的神枪手是海勒姆·伯丹上校(Colonel Hiram Berdan)的创意,他们在整个战争中都表现出色。

美国神枪手队与当天其他神枪手队明显不同。经过专业挑选、训练和装备,在火力和机动的战术计划中作战,美国神枪手也基本上是一个20世纪的战斗单位,参与19世纪的战争。在战场上,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第二团的人的行动,显著地减缓了伊万德·劳的前进势头,用他们的快速火力和后装武器,给南军造成了沉重的打击。随着伤亡人数的增加,前进的叛军队伍陷入了混乱。

一名南方军官回忆说:“这场屠杀开始了,因为我们处在他们的神枪手的良好射程内,但我们却没有办法打他们。”

美国内战中,最致命的战斗单位,非美国神枪手莫属?...

圆顶高地西部布满岩石的树林,是狙击手的理想之地,但对列队前进的邦联步兵来说,却是个噩梦。

率领第二军团的霍默·r·斯托顿少校后来写道:“当他们前进的时候,他们杀死和打伤了很多人。有一个(南方)团在进攻前溃退了三次,然后重新集结。”

在撤退的过程中,这些神枪手后退,穿过一个小沼泽,然后越过大圆顶的西侧,最后到达小圆顶的山顶。在那里,他们遇到了宾夕法尼亚州第83团,和他们一起在树木、岩石中相遇。狙击手致命的精准和有序的撤退,减缓了军队的前进,因而阿拉巴马旅用了一个小时才走完365米,这为联邦增援部队的冲锋,提供了关键时间。

从他们的坚固阵地上,神枪手帮助击退了步兵的一次又一次的冲锋,并且主要是阿拉巴马州15和47军团的冲锋,在敌人向山上蜂拥而去时,将他们歼灭。

怀特后来回忆说:“一开始是连发射击,很快就变成了步枪的连续扫射。”子弹轰鸣着,溅在岩石和树木上,发出可怕的尖叫声和嗡嗡声。”

联盟军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却一次又一次地被赶走。

最后,联邦的增援部队到达了,小圆顶很快就变成了联邦的堡垒。

在谈到联邦军队那天的胜利时,怀特写道:“我认为神枪手的后膛装填,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因素。”

在他的分析中,并非只有怀特一人。战争结束多年后,威廉·c·奥茨上校领导阿拉巴马州第25军在那决定性的一天投入战斗,他赞扬了美国的神枪手,声称如果他们没有在那里,没有这样的战斗,他肯定会占领小圆顶。

奥茨还说:“他们应该在战场上,为斯托顿和他的神枪手们,树立一座最高的纪念碑。”

不仅第二团在那天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天下午早些时候,第一团也在圆顶西北的皮泽森林,发挥了他们的作用。

第一神枪手队被派往缅因州第三军沿神学院岭进行侦察时,碰巧遇到了威尔科克斯旅的阿拉巴马州第10团和第11团。由于11团没有意识到神枪手的存在,迎接他们的是来自联邦军的精准瞄准的枪声。随后第11军团逃跑了,而第10军团出现并发起了战斗。

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狙击手们再次退让,在一棵树和一棵树之间的激烈战斗中持续了近半个小时。威尔考克斯随后投入阿拉巴马州第8军,命令他们从侧面攻击北方人。不过当第8军似乎与他的阵地重叠时,伯丹才中断了交战;而这场激烈的战斗向远处观察的联邦最高指挥部,暴露了南军阵地的真实长度。

当然,南方联盟也有优秀的狙击部队,但没有一个能达到美国狙击手所展示的专业水平。这些精锐的联邦军狙击手们,在整个战争过程中所提供的卓越服务,得到了军官们的认可。在内战中,中校威廉·f·福克斯(William F. Fox)在描述美国神枪手时写道:“毫无疑问,他们杀死的人比军队中任何其他联队都多。”在小规模战斗中,他们是无与伦比的,“这是他们绝对致命性的有力证明。”然而,就像大多数内战的分遣队一样,他们逐渐被损失拖垮,然后干脆解散。

不幸的是,当时似乎没有人明白神枪手真正代表的是什么——未来战斗的面貌。工业革命刺激了军事硬件的快速发展,并且进步已经使大规模的步兵攻击开始过时。

不过似乎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就连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的几个月里,下令大规模军队投入战斗的将军们,也像在19世纪打仗一样,愚蠢地让数百万人进入必然死亡的漩涡。而在小圆顶这样的地方吸取的血腥教训,也不得不在1914年重新学习。

直到那时,人们才清楚,伯丹的精英神枪手小队,不仅是内战中最致命的战斗力量,而且是未来步兵的一个被证明有效的模板。

41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