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纳粹德国投降,结束欧洲二战时,投降房间里的情况是...

1945年5月7日凌晨,纳粹德国残余军事领导人,向盟军签署了无条件投降协议。

当第二天消息传出时,世界各地的士兵和平民,都在庆祝欧洲胜利日——苏联将在5月9日庆祝胜利日,兴高采烈地庆祝近6年摧毁了欧洲大部分地区的战争的结束

5月8日午夜时分,当德国和盟军军事官员再次聚集在柏林签署投降文件时,房间里充满了情感和政治的分量。

一贯严厉的德国人带着一种顺从和怨恨的心情,参加了这次会议,而苏联、美国和其他盟国则在战争结束后,松了一口气。

他们都不确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历史学家安东尼·比弗(Antony Beevor)的《1945年柏林陷落》(the Fall of Berlin 1945)全面记录了东线最后几个月的历史,捕捉到了战胜国和战败国聚集在一起结束战争时的气氛:

“午夜前,盟军的代表们进入了卡尔肖特德国军事工程学院原食堂的两层楼大楼里的大厅。第二近卫坦克军司令波格达诺夫将军,和另一位苏联将军误坐在为德国代表团预留的座位上。”

“一名参谋在他们耳边低语,‘他们跳了起来,就像被蛇咬了一样’,然后坐在另一张桌子上。”西方记者和新闻摄影师拼命寻找有利的位置,把将军们挤到一边,试图在四个盟国的旗帜下,挤到最高会议桌后面。

德国代表团随后进入房间,其成员看上去既“顺从”又“傲慢”。

战场元帅威廉·凯特尔曾在战争的最后几天里,担任纳粹武装部队的指挥官,“他坐在椅子上非常挺直,握紧了拳头,”比弗写道。“就在他身后,一个高大的德国参谋站着哭泣。”

在战争最后的日子里,苏联高级指挥官Georgy Zhukov将军,站在那里邀请德国人“签署投降协议”。凯特尔很不耐烦,示意把文件拿给他。“叫他们到这儿来签字,”朱可夫说。

凯特尔走过去签名,“炫耀地”脱下手套,却不知道斯大林的秘密警察局长内务人民委员会的代表,就在他身后徘徊。

“‘德国代表团可以离开大厅了,’”朱可夫说。比弗写道,并补充道:

三个人站了起来。凯特尔的下巴像斗牛犬的下巴一样沉重地垂下来,然后举起他的元帅警棍敬礼,然后转身离开。当门在他们身后关上的时候,好像房间里的每个人都会齐声呼气。氛围瞬间放松了,朱可夫笑了,英国空军上将亚瑟爵士特德也笑了。大家开始热烈地交谈和握手,苏联军官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随后的晚会又唱又跳,一直持续到黎明。朱可夫元帅亲自在将军们的欢呼声中跳起了俄罗斯舞。从里面,他们可以清楚地听到全城的枪声,军官和士兵将剩余的弹药射向夜空以示庆祝。战争结束了。

战争的混乱已经停止,但对苏联人和德国人来说,其他的困难即将到来。

当纳粹德国投降,结束欧洲二战时,投降房间里的情况是...

朱可夫,长期以来斯大林的密友,在战争期间因其指挥能力而赢得了荣誉,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与这位反复无常的苏联领导人格格不入。

凯特尔将面临战争罪指控,包括反人类罪。1946年10月,他被判有罪并处以绞刑。和其他被绞死的纳粹领导人一样,凯特尔的尸体并没有掉落到足以折断脖子的地方。他在绞刑架上悬了24分钟才死。

34人参与, 0条评论 登录后显示评论回复

你需要登录后才能评论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