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第六次大灭绝已经来临?多个迹象表明这不是开玩笑

第六次大灭绝正在发生吗?似乎我们周围没有一个人会有这样的感叹,与历史上的大灭绝事件相比,当前第四纪冰川期后的间冰温暖期,无疑是一个天堂,气候湿润温暖,地球太平无事,怎么会进入生物大灭绝?

五次大灭绝的原因是什么?

1、奥陶纪-志留纪灭绝事件,时间是4.45亿年前至4.43亿年前,约27%的科与57%的属灭种,按数量算,这次拍第三位,原因是冈瓦纳古陆进入南极地区,影响全球环流,地球进入安第斯-撒哈拉冰河时期,生物大规模灭绝。

2、泥盆纪后期灭绝事件,时间是3.75亿年前至3.60亿年前,约19%的科、50%的属灭绝,时间持续2000万年,原因未知;

3、二叠纪-三叠纪灭绝事件,时间是2.5亿年前的二叠纪-三叠纪过渡时期,约57%的科、83%的属灭绝,是地质史上最大的生物灭绝事件,原因是西伯利亚地盾火山喷发,导致浅海区可燃冰释放甲烷,与二氧化碳一起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温室效应;

4、三叠纪-侏罗纪灭绝事件,时间是2.0亿年前的三叠纪-侏罗纪过渡时期。约23%的科与48%的属灭绝,原因无法确认;

5、白垩纪-古近纪灭绝事件,时间是6千6百万年前,约17%的科、50%的属灭绝,原因是小行星撞击事件。

一般都认为这些大灭绝事件除了火山喷发导致全球变暖,或者洋流中断进入冰川期,也有小行星撞击导致灭绝,还有超新星爆发导致的生物灭绝等,除了超新星爆发和小行星撞击不可预知以外,其它灭绝事件如果在过程中的话,那么我们早就已经发现了,但到现在为止没有任何灾难已经来临迹象

为什么说现在正处在大灭绝中?

2020年6月2日,BBC发布了一篇报道,标题是“地球面临第六次大灭绝 危及人类生存文明延续”,其中披露了一个令人惊恐的数据,从工业革命以来,物种灭绝的速度比自然淘汰速度加快了100倍,全世界每天都有75个物种灭绝,每小时就有3个!

而这个速度已经达到甚至超过了大灭绝时期的速度,因为大灭绝事件的周期很长,比如3.75亿年前至3.60亿年前的泥盆纪后期灭绝事件,事件长达2000万年,如果按现在的速度,物种甚至都不够灭绝!

墨西哥国立大学的杰拉多・希巴洛斯教授认为,地区性的生态系统正面临崩溃的危险,地球上正在发生第六次大灭绝事件,而造成这一切的因素就是人类,我们从间冰温暖期以来的扩张活动就是这次灭绝的开始,而工业革命则大大加速了这一进程!

人类扩张如何影响物种灭绝?

美国内华达大学里诺分校的生物学家沃勒斯讲述了一个当年还是研究生时代的故事,当时他和同学科里・理查兹-扎瓦奇一起在巴拿马研究两栖动物,他研究的对象是玻璃蛙(瞻星蛙科的物种),这种夜行性青蛙具有透明的皮肤和凸出的眼睛,脚上有蹼,通常在树上活动。

他们研究地的周围到处都是这些蛙,当然同时还能找到几十个不同的物种,每个晚上都有收获,但在短短数年后,他们晚上出去要找很久才能找到这种玻璃蛙,还有一些已经失去和即将死去的玻璃蛙,他们的研究转向了这些蛙类为什么会突然大规模死去。

后来沃勒斯发现是一种蛙壶菌感染了蛙类,只一种适应性很强且变异很快的致命菌类,蛙类感染后死亡率几乎100%,但这种菌类到底来自哪里呢?

扫描电镜下的蛙壶菌

2018年5月份,这个谜底解开了,《科学》(Science)期刊发表了一篇关于蛙壶菌起源的文章,揭示了这个秘密,科学家对来自亚洲、欧洲、北美、南美、非洲和澳大利亚的蛙壶菌,获得177种菌株的基因组,进行对比分析,结果发现蛙壶菌全球株系起源扩散的时间为50年前~120年前,而这个时间段,恰好是全球贸易开始高速发展的时期!

蛙壶菌的全球传播

这种在遥远雨林深处、与世无争、默默无闻的蛙类感染的蛙壶菌,罪魁祸首竟然是人类,最近一个世纪以来,人类的贸易行动带来的生物入侵案例数不胜数,比如欧洲的大闸蟹就是到中国贸易的船舶压舱水中带过去的,佛罗里达缅甸蟒泛滥,是以宠物贸易方式带过去的,而澳洲野兔泛滥,则是作为狩猎对象带过去的。

蛙壶菌生活史示意图

当然还有很多是科学研究的名义,比如实验动物,还有养殖实用需求,将这些动物带到了全世界,让原本不可能跨越洲际的细菌坐上了全球贸易的快车道,所以这是人类影响全球动物的一个最典型的案例。

人类活动导致了多少物种濒临灭绝或者已经灭绝?

旅鸽的灭绝比较具有典型性,它是被美国人吃完的,曾经高达50~100亿只的旅鸽种群,居然在100年不到的时间里,被吃了个干净,价格低廉到1只一美分,甚至售卖不掉的被倾倒入垃圾场,很远就能闻到臭气熏天!

当然还有因为太好吃而被吃灭绝的斯特拉大海牛,被很多人误称为特斯拉大海牛,不过大家也知道是咋回事。还有因为好吃被吃灭绝的渡渡鸟......这些都是人类在工业革命前后干的好事。

那么现在呢?总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了吧,但事实上依然在发生,比如大象,人类觊觎它的象牙而大量屠杀,特别是在非洲内战时期,用非法的象牙贸易换来军火,还有濒临灭绝的犀牛、加州湾鼠海豚等都是因为某些贸易所导致。

更多的则是被人类扩张所挤压,比如金丝面狨、埃塞俄比亚狼、爪哇犀牛、西班牙帝雕、黄耳长尾鹦鹉、恒河鳄、中美洲绿黑斑毒蛙等。而最具典型且讽刺的则是美国加州洛杉矶以西的圣博那丁诺县的德里沙丘地区生活的一种“德里金沙爱花蝇”,它们只生活在这里,而加州的不断扩张,让它们的生存空间留下不到3平方公里。

后来被美国鱼类和野生动物管理局紧急列入保护名录,一家正在这里建设停车场的医院紧急停工,改为在另一个方向建设,而这就是网上流传超级广泛的“为保护8只苍蝇,美国损失400万美元”,尽管有点夸张,但50%属实!

德里金沙爱花蝇的恢复地图

假如没有被列入保护名录呢?那么请问这些“德里金沙爱花蝇”是不是已经灭绝了,再请问我们有多少没有发现的物种,也许它们在被我们列入动植物名录中早已灭绝。这种灭绝的案例又有多少,我们不可能知道!

未来如何发展,我们不知道是变热还是变冷

人类从工业革命时期以来排放二氧化碳的速度,大约比引起卡尼洪积期(约2.3亿年前,把恐龙推向历史舞台的事件)积累二氧化碳的速度高数十倍以上,据此计算,人类大约在未来数百年内即可达到卡尼洪积期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而当年导致的结果是暴雨、全球平均温度上升5摄氏度,赤道太平洋表层海水达到40摄氏度。

无法适应闷热天气的动物纷纷灭绝,而恐龙却适应了这个时代,并且在以后的1.6亿年间统治了地球,对于地球来说,终有一种生物会登上历史舞台,但未来到底是不是人类,实在不好说!

有意思的是,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日前的一项最新的研究表明,由于全球气候变暖,从1800年以来,北大西洋暖流减弱了大约15%,而其中大幅度开始减弱则是从1950年开始,这和全球工业化告诉发展有着呼应关系。

它减弱的结果会导致北半球变冷,可能会重新开始冰河时代,这同样会让人类生存进入相当简单的时刻,因为到现在为止人类仍然处在农业为本的时代,仍然无法脱离靠太阳的日子,假如真出现冰川期,那么未来日子可就难过了。

但无论哪个都不是什么好结果,而随着各种生态的恶化,各个生态临界点的到来,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这是它会以哪种方式出现,持续时间是多久,规模又有多大,可能没有一位科学家能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