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那些美化自己伴侣的人,比客观认识伴侣的人更恩爱?

学者Lauren Berlant在一次采访中提到精神分析师Mischel创造的一个术语:抑郁的现实主义(depressive realism)。她说,大部分人是自我理想化的,他们认知中的自己比现实中的自己更美、更有能力,而且这种关于自我的乐观是非常重要、有适应性、对现实生活有帮助的。

而抑郁的现实主义者和大多数人不同,他们(的认知)更为准确:并不是说他们看待现实的角度很黑暗,只是他们比大多数人有着更低的防御,更容易准确地看到这个世界的怪异和生存于世的艰难。

从字面也能看出,准确的现实主义令人抑郁。我们今天就和大家聊一聊,人活着,需要一点“心理滤镜”。

不知道大家身边有没有这样一类人:他们自我感觉十分良好,非常懂得欣赏自己。在刚开始接触的时候,你甚至觉得他们有一点“自恋”。不过这种自恋又没到太夸张、讨人厌的程度。

时间久了,你发现他们看到的自己似乎真的就是自己眼中的那么好,而且他们似乎也因此过得挺快乐。再后来,你也被他们这种“迷之自信”影响了,觉得这个人貌似真的挺不错的。

心理学家Roy Baumeister和Brad Bushman在谈论自我概念(Self-knowledge aka. Self-concept)时,提到了三个维度:

?自我觉察:我们对自我的认识,即“我是一个怎样的人”。自我觉察通常可以分为内部与外部两种――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认识,以及通过外界评价来了解自己。

?自尊:我们对自我的评价整体上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自我错觉:自我概念中那些偏离了现实的部分。我们的自我概念往往是比客观事实更加积极的,而主观的自我概念与客观自我之间的差距,就是我们自我错觉的部分。

也就是说, 每个人的自我中,本来就包含了我们对自身的、经过了滤镜处理的认识。

美国社会心理学家Taylor Shelley和Jonathon Brown(1988)提出了“积极错觉(Positive Illusion)”这个概念,指的是人们对于他们自己,以及他们亲近的人所抱持的一种不切实际的积极态度。它也被认为是人们自我错觉的一种最主要的表现形式。

“优于平均效应”(the above average effect)的研究结论显示,人们在评价自己时,都倾向于认为自己比起同僚是更加有魅力的、更聪明的、更忠诚的,甚至有潜力成为更好的父母……总之,不论是在技能方面,还是性格方面,人们都容易不自觉地给给自己戴上一层玫瑰色的滤镜。

此外,人们还会高估自己的行为对他人、环境以及事件结果的影响力。研究发现,即使结果被设定为是完全随机的,大多数的被试依然会有一种“控制错觉”,即没有依据地相信自己的行为对结果造成了一定的影响(Alloy & Abramson, 1988)。

但这样的滤镜之下的自我错觉,却对我们的生活有着正面的影响。

1. 对自我抱有积极错觉的人更有动力,有更大的可能成功

若干研究结果发现,相比起能够真实评估自己的人,那些对自己能力的评估高于实际水平的人,在完成任务时更努力,更有恒心,也取得了更好的表现。并且,他们想要做好一件事的动机往往是更强的(Bandura, 1989; Dweck & Leggett, 1988; Schaufeli, 1988)。

“人们对自我能力的评价总是倾向于高估,但这是一个优点,而不是需要纠正的认知错误。若是人们总能如实评估自己的能力,那么他们将很少遭遇失败,但也不会付出额外的努力,去超越平常的表现。”(Bandura, 1989)

研究者们认为,这是因为对自我有滤镜的人对成功的期待也更高――他们更相信自己能做好。而这种对成功的高期望,使得他们愿意投入更多精力在这项任务上,并为之坚持更久。

2. 对自我抱有积极错觉的人有更高的幸福感

Myers和Diener(1995)在他们对于幸福感的研究中,定义了幸福的人的三个特点:1. 具有积极的自我观念;2. 有很高的个人控制感;3. 一般能积极地看待未来。

那些有着玫瑰色心理滤镜的人,刚好会在这三个方面受到影响:他们对自己的认知比真实的自己更好;他们错误地高估了自己对环境、他人和事件的控制能力;他们经常过于乐观地判断未来(一个常见的例子是我们总是低估自己完成任务所需要的时间,因为我们认知的未来比现实更美好)。

3.积极错觉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人们的存在恐惧

人类学家贝克尔曾说,“看到这个世界真实的一面是件可怕和悲惨的事”。

在他看来,积极错觉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几乎人人都会有的,对存在和死亡的恐惧。在贝克尔的观点里,对自己品德、力量和价值的夸大使生命显得充满意义,并获得一种“永恒感”。对于贝克尔而言,“生命与错觉共存”。

* 有人会完全不受积极错觉的影响吗?

――有的。在与积极错觉有关的研究中,有一类人被反复证实是几乎不受到积极错觉的影响的,他们是抑郁症患者。对这个结果的一种解释是,抑郁损害了人们自我夸大的错觉。抑郁个体拥有更准确的自我认知。

也就是说,心理健康的人,反而不如抑郁症患者看到的世界那么真实。而看到真实的抑郁症患者,却并不快乐。

当我们爱上一个人时,总是希望能够了解到对方最真实的一面,知道“ta是谁”,ta拥有哪些优点和缺点。不过,2011年的社会心理学研究表明,如果想要更幸福,有时候你也需要一点“自欺欺人”的幻想,给自己戴上玫瑰色滤镜,看待关系中的对方。

把ta定义为一个符合你期待的完美形象,即便这个形象与现实不符。

研究者对200对伴侣进行了三年的跟踪调查。他们发现,有一部分人会“理想化”(idealize)自己的另一半。在他们的描述中,伴侣的人格特质几乎完全符合自己心目中对完美伴侣的想象,即便自己真实的伴侣并不存在这些特质(连他们的伴侣自己都承认并不具备这些优点)。

而当研究者将他们“理想化”的程度和对关系的满意度做比对时,发现二者成正比:越对另一半拥有“积极的幻想”的人,越容易在关系中感到快乐。

对伴侣的美化还会使幸福更持久。从下图可以看到,尽管对伴侣“理想化”水平较高和较低的人,对关系的满意度都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逐渐下降,但那些“戴着玫瑰色的眼镜”看待另一半的人,满意度下降的速度明显更慢。

而另外一种给亲密关系带滤镜的方式,就是通过截取片段信息在公开社交网络中公布,也就是俗话说的“秀恩爱”。

研究又一次让我们失望了:那些在社交网络上经常秀恩爱的情侣,竟然拥有更高的关系满意度。秀恩爱不但不会死的快,还会让关系变得更好?

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研究者针对异性恋大学生情侣进行了一项新研究,结果表明,那些在Facebook上公开自己与另一半的恋情,更多地晒出和伴侣的亲密照片,并在页面上保持与伴侣密切互动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和伴侣的长期恋情也更加稳固。

尽管现实中的亲密关系,一定有着秀恩爱不会涉及的负面的、冲突的、令人失望的真相,但仅仅通过“过滤”掉负面、呈现出正面,就能够让双方对这段关系的满意度真的受到提升(人类可能就是这样容易被暗示和欺骗的存在吧 )。

心理滤镜这么好,我们为什么不活在永恒的自我错觉中呢?

这是因为过度使用滤镜会有副作用。

当人们过度夸大自己的优点,我们人格的健康就受到了挑战。研究者认为,适度的自恋是健康人格的一个要素,而过分的自恋则不是( Raskin, Novacek & Hogan, 1991)。

在自恋量表上得分极高的人,一般也会得到来自他人的负面评价――他们在人际中是明显不受待见的(Raskin & Terry, 1988)。

而当人们过于高估自己的控制力时,他们可能会表现出一种不适宜的坚持。坚持通常被看作是一种好的特质,但明白什么时候应该放弃也是极为重要的。那些对自我的控制力抱有太过不切实际的幻想的人,可能容易陷入一种徒劳无益的坚持。他们会不懈地追求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并为此白白耗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

大家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可能是,那到底什么样的滤镜、何种程度的错觉才是“适度”的呢?Taylor和Brown(1994)指出,适度的积极错觉主要表现在,它是被环境所允许的。要关注外界的声音。

比如说你的老板、同事对你能力的评价比你的自我评价低很多,或者很多旁观者都跟你说你的亲密关系问题很大、并不健康。可能就说明你的玫瑰色滤镜太厚了。

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开始使用心理滤镜,建立对自己的积极错觉,可以试试“积极日记”。每天记下关于自己或者关系的3件积极的小事,并在后面附上一句赞美自己或者关系的话。记住,再小的事情也值得被记录。

例如:

“今天鼓起勇气向领导提出了意见”――我真是个勇敢的人。

“今天自己做的便当很美味”――我做饭可真好吃。

“今天ta完全猜到了我想吃什么”――我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完美情侣。

在记录这些小事时,你会发现你拥有很多被自己忽略了的美好。常回顾这些话,尤其是在怀疑自己和关系时,能帮你建立信心和希望。

如果你也觉得自己不够快乐,不妨试试给自己、给关系、给生活都加上一层薄薄的滤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