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怎样才能平衡工作与生活?

最近和朋友吃饭,她刚刚做了妈妈,此前一直是工作中的部门负责人,雷厉风行。

她跟我说,做妈妈这件事对她来说真的太难了。她想要用项目管理的方式管理家人和阿姨,把养育婴儿作为一个项目来开展。而这一点很难真正实现,因为帮助带孩子的家人并不认为这种方式是对的。此外,她说自己一直是一个很注重逻辑和客观的人,很难找到作为母亲的温柔的状态。

她对于自己是否能成为好母亲充满了怀疑,甚至觉得自己有些产后抑郁了。

和她聊完之后,我发现这是很多女性的困境。现在大部分女性都是职场女性,工作束缚家庭(例如没时间找对象),家庭又反过来束缚工作。生活中充满了限制,不自由,也没什么希望感。

这让我想跟大家聊聊,面对多元角色和多线程任务,我们能如何以更成熟、更灵活的方式适应和应对,不被自我限制。

一个成年人在这个社会上生活,会遇到多种多样的情境。在这些不同的情境中,我们有了多样的身份。要应对这些不同的情境,对我们的能力有着不一样的要求,我们需要拿出不同的技术,来应对当下的场景与任务。

这种复合的角色要求和多样的场景,会给一些人造成心理上强烈的负担,令ta们感受到压力和负面情绪。但这种多元的角色和场景是必然存在于每个人的生活中的。比如说我们曾经是学生,后来走入社会。适应职场与适应校园就是截然不同的任务场景。

我们会发现,在这样的任务场景切换中,有一部分人适应起来似乎不太困难,他们很快就能够得心应手,而另外一些人,却会感受到强烈的不适――这就是适应力不足的表现。而适应能力在当下这个多变的社会,是一种重要的竞争力。

适应能力并非是一成不变的。通过调整我们关于自我的看法,就能够得到改善。

很少有人意识到,每个人的自我,都不是一个单一的自我,而是由多个不同的自我集合在一起,形成的一组自我。就像后现代主义心理学家Hermans,将自我比作“心智的社会”。

他认为,像社会由很多不同的人组成一样,自我也是由不同自我状态(self-state)组成的复杂系统(Hermans, 2002; Lamagna, 2011)。

而如果我们能够梳理清楚这一系统,就能够根据不同的情境,把更合适这个情境的自我“调”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在多重角色、多样任务中游刃有余,而有些人则会感到困难重重、压力巨大。如果能够多“培养、储备”一些多样的自我,就能更加自如地应付多样场景。

但如果我们认定自己是某种固定的样子,我们会在面对角色切换和任务改变时倍感压力。我们会认为――这是不适合自己的、这是自己无法胜任的,或者表现出对过往的过分留恋。

心理学家Hermans还提出,自我状态就像拼图的碎片,当你站在不同的碎片上,你会感到自己有不同的身份,从不同的视角看问题,做出不一样的行为。而由这些碎片拼成的一整张拼图,才是你的完整自我。

尤其对于现代的女性而言,大部分女性都身兼多重角色,作为妻子、母亲、女儿、职场女性等等。回到文首的粉丝发言来看,她对自身就有着一些固着的认知,因此当她需要应付新的任务,她首先“预测”了“自己无法应对”的未来――这种预测会带来负面情绪,反而加大应付任务场景的困难。

职场中的女性和温柔的母亲绝不是冲突对立的。每个女性可以都同时拥有多个自我,始终少女的自我、充满爱和温柔的自我、野心勃勃坚定的自我等等。在不同身份中切换,并不代表我们失去或者背叛了过去的自我。

同时,我们也不需要在每一种任务场景下都做到优秀,只需要做到能够应对任务和适应新的情境,已经是足够好了。

在这里我们建议大家,可以在日常生活中有意识地提炼和培养出几个可以用来应对不同场景的自我,并让这些不同的自我形成互惠、合作的关系。此时你就拥有了一个真正多元、复杂的自我,也就提高了不同情境中我们的适应能力(Lamagna, 2011)。

关于自我的第二个重要认知是:自我处于永恒变化中。在你之中的每一个不同的自我,都处在发展中。它们始终可以变得更好。

认识到自我本就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对我们至关重要。

福柯指出,“自我并不是一种心理学的实质”,它不是一个本来就存在的东西,不是我们拨开重重迷雾就能看到真面目的某种实质。

“自我不是别的什么,它就是和自己的关系。自我是一种关系。它不是一种实在,也没有什么内部结构可言,并不是在一开始就被给予给人的东西。自我是一种和一套关系。”

福柯认为自我是一个过程,同时也是那个过程的结果。

同时他还提出,自我是人们与自身的关系。这种关系不是一蹴而就的,也不是一成不变的。人们应当一生都关注这种关系。因为最终生存会指向回归自身,回归人能否享有自己、怡然自得。

也正是因为自我是我们的一种持续建构自我的过程,我们才有可能不断建构出新的自我,使我们的自我的集合变得更为丰富。

我们可以通过关注自己与他人的关系,来理解自己有哪些不同的自我。也可以通过关注不同的情境,理解自己还需要建构出什么样的自我来。

与多元自我相对应的,是多重生活面向。

健康的生活应当是多重角色相对均衡的。你的生活并不只属于事业中的你,也不只属于家庭中的你。你需要为你多元的自我创造他们出现的机会。

多重生活面向指的是,你的自我价值感有多重来源。我因为工作而有价值感,我因为家庭而有价值感,我因为爱好有价值感等等。

显然,那些有着更为丰富的人生面向的人,会更容易平复自己的焦虑感。因为如果在其中某个面向遭遇了挫折,我们只会损失一部分的自我价值感,仍然有其他几个面向为我们提供着对于自己价值的肯定。用大白话来说,这就像是把我们的个人价值“不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丰富的人生面向和多元自我之间,存在相辅相成的关系。不同的生活面向需要由不同的自我来打开,而不同的自我又会根据不同的生活面向成长发展。

你所尝试的生活越多样,你把越多的人事拥抱到自我的身份认同中,你的自我价值的大厦就如同有越多的支柱支撑,越不容易一夕间彻底崩塌。因此,不给自己提前设限,大胆尝试,才能够给自己找到更多的价值支柱。

此外,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中,都有一些需要“暂时逃避”的时刻。当人生的某一种面向出现了巨大危机的时候,我们就转身面向那些仍有优势的自我身份。比如你除了是一个职场人士,你是否在某一个兴趣爱好的领域颇有优势?或者你是否是一个特别好、忠实可令人依赖的朋友?等等。

从具体的操作来说,给自己营造多重情境,比如说拥有一门爱好,插花、绘画什么的都可以。有意识地在这些环境中观察自己不同的想法、不同的情绪,从而认识自己身上的多个自我。

你可以将自己在不同自我状态时的想法、情绪、行为写下来,感受不同状态中的自己是什么样的。

其次,当你面对任务和挑战时,你还需要及时复盘,看当你换一个自我看问题时,会不会有意外的收获。这时,你是在刻意推进不同自我之间的合作,协助你更好地应对生活。

当不同自我状态达成合作,你的自我拼图也就丰富起来。你会意识到自己是“独立的”,也能“依赖别人”,“不太自信”,又会在一些时候“敢于争取”,你有“强势”的一面,但不意味着你不“温和”、“友善”……

你会意识到这些特征都是你,对自己产生更综合、全面的理解。你也会更少被生活伤害,因为你可以随时借助不同的自我状态应对问题。你对变化有了更多包容,更能经受生活的考验。

尤其对于女性来说,文化决定了我们常常在家庭中承担比男性更多的角色任务。我们更应该通过保留多种生活面向,来保留那些只属于我们自己的自我,而不是把所有的生命都用来承担为他人付出的角色。

愿你灵活却又忠于自我,不给自己设限,尝试活出最多的自我和最大的潜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