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人大代表说对996工作制监管,你以为是为了劳动者?

文|吕姑娘

两会正在进行,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表示,某些行业加班严重超时,996问题处于企业失控、工会失灵的状态,延长法定工作时间的制度现象应当引起重视和关注,建议对996工作制进行监管

“建议对996工作制进行监管”的话题一出,迅速直上热搜。

天下苦996工作制已久矣

2016年10月互联网公司58同城被员工指责实行全员“996工作制”(工作时间从早9点至晚9点,一周工作六天,且没有补贴或加班费,也不允许请假)的消息一经网上公布,迅速引起关于“996工作制”的第一波讨论。

令人想不到的是,当58同城开启互联网行业996工作制先河后,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迅速跟进,从此,互诸多联网工作者们开启了悲惨的工作模式。

“我个人认为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做做996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你去想一下没有工作的人,你去想一下公司明天可能要关门的人……”

马云“996是福报说”的言论一经爆出,在国内遭到了狂喷。

身为劳动者,我们不怕996,怕的是被996。当资本家把“996等同于奋斗精神”进行误导时,当然要遭受无产阶段们的口诛笔伐。

为什么996工作制会被提上两会议程?

世界上最早开始量产汽车的是美国实业家亨利福特,他发明了著名的“福特”生产线,率先在工厂为汽车工人提供了为期五天、每周40小时的工作制,这个改动让福特汽车公司的利润大幅上升。

从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出,一个世纪前的公司,没有996照样不妨碍公司赚钱。

996只是一个工作时长,它是一个特别单一的指标,单一到完全不能覆盖奋斗精神的所有内涵。

不管是国家、企业还是个人,我们需要的是“可持续的奋斗主义”,而不是“涸泽而渔式”的奋斗。

而996的工作节奏,会让大部分人感到疲劳,特殊是对于中年人而言。

过度的长时间工作,并不会带来高效率,反而会增加疲劳而犯错的可能性。

最近几年,因过度疲劳猝死事件不断上升,就在前不久,“拼多多”年轻女员工狱死又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

除了过度疲劳外,作为一个社会人,除了工作,我们还需要家庭生活、情感生活、需要给孩子更多时间的陪伴,只有这样,一个人的精神面貌、健康状态才会更好,工作效率才会更高。

试想下,如果996加班风气真的在全社会通行,变成所有企业的“潜规则”,那么,全社会的“打工者”们,最后不得不迫身于996工作制中,那最终所有的劳动力都会因过劳处于严重的亚健康状态,家庭危机加伏,下一代成长堪忧,精神危机频发。

有很多企业家对待员工,就像是对待一个个无生命的“棋子”:这批人用“尽”了,再换一批人来;这批人被剥削完了,再换一批人来剥削。

很多资本家把人当成是成本,而不是资源在用,榨完最后一滴血才会完。

个人、企业、国家的利益都是捆绑在一起的,在高度上一致,并不存在矛盾,这也是为什么此次人大代表提议对996工作制进行监管的原因。

如何应对996甚至是007工作制?

996大讨论的背后 ,其实反映的是一个最核心的冲突点:即劳资双方因立场不同而导致的劳资矛盾。

作为一名理智的职场人,我们都明白,绝大部分在工作上干得出色的人,恐怕没有一个是“朝九晚五”的节奏里“养”出来的。

要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人,往往在于8小时之外。

从古至今,无论社会怎么变化,社会资源的分配逻辑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有能力构建平台的人,让他人依附平台规则的人,永远会处在财富收入分配体系中的最顶端。

而依附于平台的人,永远要受建立平台的人管制,因为建立平台者,早已制定了游戏规则。

就像所有的外卖小哥们、滴滴车主们,尽管不满足于平台抽成,但也无可奈何。

劳资双方天生自带的DNA矛盾基因,无可逆转。

作为“打工者”,我们只有两种选择:

一、在依附于他人平台时,努力修炼自己的本领,强大到可以另起炉灶,自订规则;

二、努力建设好自己的议价权和选择权,有择木而栖的本领和实力。

但无论是哪种选择,都需要我们个人付出努力。

如果你说,我就甘心放弃竞争,甘愿成为他人的垫脚石,那也无妨,只要接受自己的选择就好。

为什么996不可能完全消失

就业有多难,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

你不愿意干的活,总有人愿意干;你不愿意吃的苦,总有人愿意吃;你不愿意加的班,总有人愿意加;

没办法,社会已进入“内卷”时代,作为个体,想要抗争,你会发现,和你差不多的人会把你逼得没办法。

想想,劳动法公布几十年,社会有完全执行了吗?

想想,年休假已公布多年,企业有完全执行了吗?

如果“打工者们”想要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时,什么都要靠打官司、靠劳动仲裁来抗争,对于个体,不是太累了吗?

最后,衷心祝愿996工作制能完全消失,还我们“打工者”一个身心健康、还社会一片和谐。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