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总说成年人要学会与自己和解,但“与自己和解”到底是什么意思?

KY作者 / Li

策划 / Sophie

插画 / Always

编辑 / KY主创们

其实,一直以来,KY后台都会收到类似这样的求助:

KY君,像我这种本身缺点很多的人,是不是永远无法跟自己和解

我长得不好看,普通本科,性格也不独立。看到身边的人有高学历、自主追求想要的生活,就觉得自己好差。为了改变,我也很努力,不断学习、逼自己跳出舒适圈,可收效甚微,我因此更加自责。更麻烦的是,我总是放不下过去的一些错误决定,明知后悔无用,还一遍遍怪自己。对当下和过去的自己都不满,弄得我身心俱疲。

周围人劝我,要学会与自己和解。但我觉得,除非那些缺点和过失都消失,我才能真正与自己握手言和,真正喜欢自己。但现在的状态又令我很痛苦,我该怎么办?

这几年,“与自我和解”这个词越来越频繁地出现。遇到挫折,陷入焦虑、抑郁等情绪时,越来越多人强调与自我和解的重要性。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Are Holen也曾指出,与自我和解(reconciliation)是成年时期的重要任务,它和你未来的成长(growth)和努力(effort)同时存在,并且在生命中所占的比重会随着年龄增加而提升。

到底什么是与自我和解?如果就是对自己有很多不满,生命中就是发生了很多我无法接受的事,我要怎么与自己和解呢?

今天来聊聊这个话题。

在每个人心中,都有很多需要我们面对和处理的东西:亟待满足的成就感和价值感,需要管理和安抚的情绪,生命中那些你不喜欢但又确实存在的部分,等等。

如何处理这些部分,直接影响着我们和自己,也就是“我-我”关系。如果选择压抑、无视、歪曲事实等等不恰当的方法,你便有可能经历内在冲突,对自己产生很多不满和指责。和解事实上就是帮助你好好面对和处理这些部分的技术,帮助你缓解和自己的冲突,让你感到被自己支持、关爱。

和解具体包含哪些内容呢?主要有4个方面:

1.根据现实情况,对内在价值感的来源进行再定位(reorientation)

本质上,与自我和解意味着,你能接受个人发展和境遇改变带来的变化,并基于此重新定位自己,找到新的实在的(existential)价值感来源(Holen, 2016)。而不是一味按照过往的方式判断自己是否有价值,当发现现在的自己无法取得和过往一样的成就时,就认为自己没有价值。

比如:

2. 学会与不受自己左右(uncontrolled)的事相处

这意味着你能接受很多事(比如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具有哪方面天赋等)不受自己控制,不会因为自己在这些方面不如别人而厌恶自己(Holen, 2016)。

并且,你也能将事情和自己当前的能力、处境连起来看,认识到有些事是现在的自己无法改善的,能够暂时将其搁置,放掉(let go of)不理性的心力投入,转而做好自己能做的。

比如:

3. 从个人重要(personal importance)中走出,用更广泛、全局(universal)的视角看待事情

“个人重要”的状态会令你觉得一切都和自己有关(Gregg, 2008):事情做成了觉得都是自己的功劳,事情搞砸了又觉得,全是自己的错。

这种状态的背后是你对自己的不信任和怀疑:你不相信自己足够好,所以需要夸大功劳获得自我肯定。而一旦事情出差错,自我怀疑也会让你夸大自己需要承担的责任。

但如果你有更广泛的视角,认识到事情的发展不只与你一人有关,你才有可能客观分析自己的功劳和过错、长处和短板,也才能学会信任自己,让“我-我”关系趋向积极。

比如:

4. 承认你曾伤害自己,并愿意理解那样做的自己

自我和解是对“我-我”关系的调整,所以看清现在的“我-我”关系就是这一切的前提。

没有和解的人,往往是不够关心、甚至伤害过自己的。如果你能够认识到自己曾伤害自己,并决心做出改变;同时,那个被伤害过的你自己,愿意不因那些过往责怪你,而尝试去理解当时的你(Enright, 1996),你的“我-我”关系,也获得了修复的可能。

比如:

一直学不会和解会让你频繁经历内在的冲突,造成大量内耗。你可能会:

-频繁陷入焦虑和无意义感,感到明明已经很拼了,却总是达不到目标;

-无法停止对自己的苛待,自责时也很痛苦,却还是一出问题就条件反射怪自己;

-总是为无法改变的事烦心,知道回想没意义,可心中就是过不去;

当你学会和解,你就能协调和自己的关系,减少内在问题对你心力的消耗。你可以全身心投入提升和成长,每一份努力都更有建设性(constructively)且更有效(productively),最终实现更稳、更扎实的成长(incremental growth)。

与自我和解是如此的重要。然而我们发现,生活中许多人看似“与自我和解”的努力,其实是错误的。我们需要警惕这些常见的误区:

1.抓住、体验内在的挣扎(struggle),将它们当做觉察和和解的契机

想与自我和解的人会对自己内心的挣扎保持觉察,面对和探索挣扎背后的意义。哪怕可能会直面自己不好的一面,ta们也保持好奇,愿意去了解,再思考可以以什么样的方式处理,可以在哪些方面调整和自己的关系(self-aware quiz, n.d.)。

对自己有更深刻的认识和思考,并据此量力而行,获得更实际的成长。

2.从正反两个层面进行自我反思

不和解的人常见的共同特点是,自我反思时把眼光主要放在自己还没有达到的地方,会感到自己总是没有让自己满意。因此,反思时从正反两个方面进行,会有助于你的和解。

从正反两个方面反思,能给你更多的自我肯定(self-affirmation),令你看到自己有所限制,但也有所擅长――你当然可以继续和限制死磕,但你更会明白自己已经足够好了,也许不必再花费吃力不讨好的精力。

3.将要求重拟(reframe)为提升(self-improvement)

你可以试试把“我要做到……”变成“也许我可以在……方面有所提升”,这样的重拟会协助你拆解对自己的要求,更清楚地认识到,你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这样,你就可以进一步检验:在这个方面的提升是有必要的吗?根据我现在的生活状态,在这个方面的提升是有可能的吗?

你会更清晰地看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从而更精准地投放努力。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给自己一点耐心。

就像文章一开始讲到的,和解是一种调节“我-我”关系的技术,它不是做过一次就一劳永逸,而是要你密切觉察自身状态,不断练习用它去修复自己,以实现时时刻刻对自己的调适(moment-to-moment adjustment)(Holen, 2016)。

所以,这必然需要大量练习,在碰壁、混乱中得以实现。不要催促自己快速实现某个理想的效果,先允许不和解的存在,感受每一次练习和进步带来的富足感,你就已经迈出了和解的重要一步。

最终,你会在变动不居的现实里获得了一个锚定(anchoring)――那个一直存在的真实的你自己。你的一切选择、判断、行动,都基于对真实自己的了解和认识,不论环境如何变化、周围有多少嘈杂,你都能做出对自己最有意义的判断――到那时,虽然我们的生活一定还有很多遗憾,但我们的内心,也会更加充盈而满足。

References:

Enright, R. D. (1996). Counselling within the forgiveness triad: On forgiving, receiving forgiveness, and self\forgiveness. Counsellingand Values,40(2), 107-126.

Holen, A. (2016).Reconciliation, growth and introspective sensitivity.

Self-awareness questionnaire. com, (n.d.)

Gregg, S. (2008).Personal Importance and personal p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