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今日九九尽,送你九个春消息

图|微博-梅大胖子

每年冬至开始,我们数九,漫漫长夜,数到第81天,九九归一,便是春暖。千百年来,人们知道,寒意尽去那日,便是桃花乍现。

不禁感怀,旧时人浪漫而敏感,他们无需数字计量春天,无需依靠温湿度计测量春暖。他们的春,是时间,却不止时间。

图|微博-梅大胖子

诗人走到大河边,看到春水,知道冬冰融化,接着就是“桃花流水”;看到了柳条长长,知晓春不再乍暖乍寒,“吹面不寒杨柳风”。春有春的消息,那是自然留给人们温暖的感知。

今日九九尽,春已归,愿与你一起探寻九个春消息。我们不必关心数字,只关心自己的感知。

东风

・ 且欢迎,且珍重 ・

《九九消寒图》有一句话“珍重待东L”,繁体的“L”九笔,最后一笔落下,春风来也。

《吕氏春秋》言:“春之德风,风不信,则花不成。”春天的美德在于风,如果风不能按时来,寒冰无法吹化,阳光无法吹暖,草木无法“春风吹又生”。

于是人们亲切地唤它“东风”。东方色青,能扫去长长一冬的惨白、枯褐、灰暗,吹来一片一片青嫩、桃红、鲜亮。一切从沉寂到盎然,一切从潜藏到生萌。

风,是春最早的消息。面对它,我们爱之,珍之,重之,就像无论过去如何灰暗,在每一个崭新的日子,都郑重开始。

雨落

・ 好日长长,生活慢慢 ・

在南方,春天最亲切就是下点雨。淅淅沥沥就像无法断线的珠,一日两日三日,好似不会停。长久被水汽晕染,天地之间,屋舍瓦房,俨然一道浪漫的雨帘。

因春雨的到来,与不停歇,土地变得松软,让春笋、草芽、花蕾,一切蓄势待发。

图|微博-梅大胖子

在南方人心中,那日子同时也绵长几分。有人“画船听雨眠”,有人“小楼一夜听春雨”,有人不知“梦里花落多少”,宛如旧时慢慢。

《三国志》里的董遇说,这样的下雨天最美。室外必然一片泥泞,出门不得,那简直是读书天的好时间咧!虽春光易虚度,却也不必着急,人生有奋进,也有悠闲。

图|微博-梅大胖子

烟柳

・ 春来春去春还回 ・

出九天,湖上春消息,是柳如烟。最美犹数苏东坡的诗:“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一谓东风至,春尚早,柳条抽出方才三两枝,湖上烟雨朦胧,天地未开,远远望去,柳是烟柳。虽然春早,清淡,乍暖乍寒,可是没有哪里的柳枝不在抽芽呢,没有哪里不在走去春天呢?

一谓柳绵,即柳絮,那是春将去时,每一阵风都吹走一个春天。春光已虚度,必然留不住的,可是“天涯何处无芳草”。春天也许会离开我们,但它从来不会离开世界。

在我们看不见的某处,仍有画桥烟柳的美好生活。

红杏

・ 一切刚刚开始 ・

中国的园子,春醒了。它是故宫的“一枝红杏出墙来”,是临安的“深巷明朝卖杏花”,是池上的“雨细杏花香”。

杏花是春天来得最早的花,诗人宋祁说:“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你看外面还是天轻寒,红杏不怕冷似的,高高兴兴地开了。

乍暖乍寒之际,杏花有冲破寒意的勇气,有告别过去的决然,有迎接春天的冲动,像年轻的孩童,好奇爬过这一堵墙,告诉世人春的消息。

真正感动人的,从来都是年轻的勇气。

水鸭

・ 欢愉在于鲜活的心 ・

什么时候湖面上扑通扑通掉落一只只鸭子的时候,春江就已经暖了。一位老大爷说,那是北京的春消息。

“春江水暖鸭先知”,鸭子天生敏感,被封冻了一个冬天的湖面渐渐融化,在渐渐化暖那一刻,它就迫不及待地享受春水。

可到底是春水暖了鸭子,还是鸭子暖了春水呢?记起一个诗人说:“欢愉在于细小,在于肌体。”

燕子要衔泥筑巢,于是春光不忍,晒融泥土。鸳鸯要睡觉,于是春光不忍,晒暖了沙洲。春天之所以鲜活,是我们鲜活的心,捂暖了春天。

图|微博-梅大胖子

晚归

・ 你来人间一趟,好好爱春光 ・

白昼变长,日渐暖,是春最明亮的消息。这时春色满园关不住,也关不住爱春的人。从南至北的人们,陆陆续续外出探春,早春的玉兰,继而杏花,樱花,桃花.....陌上花开,人头攒动。

仇英有一幅画,画中人也游春一整天,临到日暮才归。但到门口,却又站立不动,只待门前花开花落,“惜春不觉归来晚,花压重门带月敲。”

电影《立春》中说:“城市上还没有啥春的迹象,但风真的不一样了,一夜之间温暖潮湿起来,它一吹,我可想哭了,我知道是我把自己感动了。”

春天无限好,是有着无限的生发,桃开、柳绿、阳光暖,世间所有都在向好。你我来人间一趟,没有理由不好好爱春光。

图|微博-梅大胖子

新茶

・ 侍茶,侍生活 ・

对于爱喝茶的人来说,春消息是山间茶树发芽。

一年春,苏东坡调任密州,登上超然台,写下了一首诗:“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虽是他自请调任,却难免不为政党家国纠纷忧虑、苦闷,因此他说“休对”过去,“且将”珍惜当下,春天来了就喝茶。明明放不下,不超然,却以此宽慰自己。

我们常说茶如人生,甘苦自知。春来发芽,我们当以新的心情侍茶,侍生活。

图|清凉地儿-了l

食野

・ 真正的美,是平淡 ・

丰子恺说:“春光先到野人家。”那是哪怕身居城市中人,也能知晓的春消息,就像近几日的香椿价格飞涨,日日忙碌也能一饱春光。

春生食野,是从《诗经》开始就有的习俗。“陟彼南山,言采其蕨。”三月蕨菜疯狂生长,大大小小的山坡上,随处都能见到它们长得像小儿拳头般的绿色身体。

洗净煮好,吃起来滑溜溜的,很嫩。不过春天的嫩,鲜则鲜矣,吃太多便会寡淡。有人热油辣酱滚煮,浓味重油去体会那鲜嫩的春味。

其实也大可不必,春日鲜能有几时,春光易逝,尝得一时是一时。真正的美味,从来都是平淡。

莳花

・ 耕一亩心田,种桃李春风 ・

家中的春消息,是阳台上松软泥土冒出了第一根草芽。这是沉寂一冬,爱侍弄花草之人的春。

他们打理花盆,翻动泥土,把不健康的、死翘翘的根枝剪掉,留下新鲜的绿芽。长得飞快的花草,挖出分盆,一株一株见春天。爱多肉的人,把它们挪出来晒晒太阳,很容易就胖得飞快。

不禁想起三毛写的那首歌《梦田》:“每个人心里一亩田,每个人心里一个梦。一颗种子,是我心里的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开尽梨花,春又来。”

春消息,唤农时,也唤醒我们的时节与耕耘。新的工作,新的学习技艺,读新的书,走未走过的路......那些在春天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桃李春风。”

图|清凉地儿-了l

今日九九尽,春暖复归。我们虽平凡,有时在冬天回望,寒冰为何不消退,乍寒乍暖一点意思都没有。有时更该兴致盎然,当春的泥土松动,心田也播上美好的种子。

不必总是感叹,那些能在山间侣鱼虾而友麋鹿的人;不必总是向往,那些在林间发生着的四季美好。每一个春天,都会来到每个人住的城市。

在有限的时空里,我们最重要的是,在自己的世界看遍春暖花开,在自己的田园看尽山川晴空。

今日冬尽春来,许你一亩良田,种桃李春风。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