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人类可以消灭经济危机吗?

自近代市场兴起以来,世界各国爆发的经济危机已经数不胜数。经济危机是经济学领域绕不开的话题,研究危机也是洞悉经济规律的重要视角。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称,美国大萧条是当今依旧无法触及的“宏观经济学圣杯”。

历史上,经济危机的表现有很多种,如过剩性危机、金融危机、货币危机、债务危机、泡沫危机、滞胀危机、房地产危机、银行危机、国家信用危机、次贷危机以及股灾等等。下面,我们就来探索这些经济危机背后的成因、特性、逻辑以及危机的本质是什么?在分析这些问题前,我们需要先消除关于经济危机的几个错误的认知:

第一,人们可以消灭经济危机。

每当经济危机发生时,很多人就会提出这样一个问题,经济危机为何无法避免、为何会反复爆发?这个问题是基于一种朴素而美好的愿望,但实际上,危机与繁荣是硬币的两面,都是经济周期的一部分。我们不需要过度惧怕经济危机,当然也不能对它掉以轻心。周期理论的缔造者克莱门特・朱格拉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萧条的唯一原因就是繁荣。”他这句话中,用危机来替代萧条会更合适一些。试图消灭经济危机,就会将繁荣与增长一同消灭。正如当今世界各主要国家试图采用干预主义手段来消灭危机,结果是经济陷入持续的低增长陷阱。

第二,经济危机可以被预测和掌控。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英国女王到访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时,向学者们提出了“为什么没有人预见到信贷紧缩”的问题,让在场的经济学家们感到有些尴尬。奥地利学派认为,经济是无法预测的,因为没有人能够掌握所有信息来预测经济的走势。经济预测对个人来说也许是有意义的,但对整体来说是无意义的。自由市场是一个自发秩序,是所有参与者共同博弈的结果。即使有个体准确预测到了经济危机,也无法阻止经济危机的到来。

第三,将经济危机与经济萧条混为一谈。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经济危机与经济萧条有着本质区别。经济危机是自由市场的一种形态,但经济萧条却不是。经济萧条意味着自由市场失灵,市场的自我调节机制失效,经济无法恢复、自愈,正常周期被打断。人类历史上爆发过很多次经济危机,但经济萧条出现的并不多。大萧条之所以特殊,原因就是市场失灵,无法自愈。

理解了以上三点对经济危机的错误认知,接下来我们继续探索经济危机的本质。经济危机简单理解就是经济严重失衡,比如供求失衡,商品供大于求,出现产能过剩,爆发过剩性危机;货币供大于求,爆发通货膨胀或资产泡沫危机;债务失衡,举债过度,资不抵债,信用资产暴跌,现金流断裂,爆发债务危机。

也有些危机属于次生灾害,是受到外部波及引发的。比如,1997年受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冲击,韩国外汇大跌,爆发了货币危机。这次危机还冲击到香港楼市,导致房价暴跌,经济衰退多年。外溢性风险导致本国经济失调,这种情况在全球化时代极为普遍。但苍蝇不叮无缝蛋,受外溢性风险冲击越大的国家,说明其经济本身也存在问题。

下一个问题是,经济为什么会失衡呢?

这个问题是解开经济危机谜题的关键。为了更好的理解这个问题,我们可以从个体的角度来分析。一个人、一家公司破产,我们很容易理解原因,往往是资产与债务失衡,是资不抵债造成的。为什么会资不抵债?要么就是举债过度,要么就是收入不足,总之是债务护城河不够宽,负债率过高,一旦遭遇流动性问题,债务危机就容易爆发,破产也就在所难免。经济危机可以理解为很多家公司、很多个人同时出现了财务失衡、资不抵债的问题。并且,危机往往是相互波及的。一家公司无法清偿债务,可能导致他的供应商、合作伙伴也陷入危机,以此类推,最后银行可能都会被巨额的不良贷款拖垮,引发银行挤兑或金融危机。2008年世界性金融危机就是由美国金融危机引起的,美国的金融危机是由次贷危机引起的,次贷危机是由雷曼等从事次级贷款衍生品的投资银行引起的,而投资银行的危机则是由大量无力偿还次级贷款的家庭引起的。

有一句话叫“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自由市场就像一条充满不确定性的大河,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河边从事风险事业。没有人能够确保稳赚不赔,虽然大多数企业,大多数时候可以避免破产,但是,自由市场的不确定性,决定了经济危机始终会存在。为什么自由市场存在不确定性?这主要是由自由市场的三个属性决定的。

一是信息。根据奥派的信息分散理论,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掌握完整的市场信息。在自由市场中,信息庞大而复杂,且瞬息万变,每个人、每家企业的投资与决策,虽不能说是瞎子摸象,至少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我们不能确定生产的产品一定能够销售出去,也不能完全了解消费者能接受的价格和真正的喜好。

二是时间。奥派第二代掌门人庞巴维克提出了迂回生产的理论。所谓迂回生产,就是用生产资料去生产。比如工厂主购买农具、化肥,租赁农田,雇佣工人,然后生产粮食。迂回生产是一项风险事业,因为从事迂回生产的企业家需要预先投入大量资本,向地主支付地租,向工人支付工资,向供应商支付农具、化肥的费用,从而买断未来的收益权。但未来的收益如何是未知的,是存在风险的。后来,奥派第三代掌门人米塞斯在人的经济行为中加入了时间维度。因为时间的存在,迂回生产或经济行为充满着变数。

奥派认为,企业家是伟大的,因为他们向地主、工人提前支付了费用,买断了未来的收益权,承担了迂回生产的一切风险。但实际上,市场中所有人都在承担来自时间周期的风险。房东通过多年的积累购买了店铺,然后用来出租或将来出售。这是一种迂回生产,也需要承担风险,比如商铺价格可能暴跌;劳动者上岗前要经过多年的学习,包括技能培训,然后进入企业工作,才能慢慢赚回学习的费用,这也是一种迂回生产,也面临失业或技能被淘汰的风险。

三是竞争。自由竞争会增加自由市场的不确定性。与计划经济相比,自由竞争会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比如金融混业带来更为广泛的自由竞争,同时也大大加剧了金融风险。当然,自由竞争也是经济效率之源。

总结以上几点,信息不完全、时间与竞争,是自由市场的三大属性,与自由市场不可分割。只要这三大属性存在,自由市场就会存在不确定性,经济危机就不可避免。既然市场存在不确定性,为什么人们还是愿意加入到自由市场之中呢?芝加哥学派创始人富兰克・奈特在他的博士论文《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中给出了答案。这篇论文在历史上第一次提出,市场的不确定性和风险,是利润的来源。人们以交易为生,承担着风险,参与到自由市场中,是因为在自由市场中可以获得利润。利润的来源恰恰是自由市场中的风险与不确定性。所以,当我们在接受自由市场的利润时,也意味着接受了自由市场的风险,繁荣与危机相伴相生。

文 | 智本社

智本社 |一个听硬课、读硬书、看硬文的硬核学习社。微信搜索「智本社」(ID:zhibenshe0-1),学习更多深度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