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户籍登记新生儿1000万,算少吗?

作者:豆腐乳

编辑:养乐多

之前有读者朋友在后台问过,2020年出生并已经到公安机关进行户籍登记新生儿共1003.5万人,数量减少得比较多,以后人口减少了怎么办?

这位读者朋友可能对人口问题比较担忧,但其实也不必如此焦虑。

首先,登记的新生儿并不是出生新生儿的全部。如果按往年的比例,去年大概出生了1200万新生儿,数量没有这位读者朋友想的那么糟糕。

当然,就算估计1200多万新生人口,比起前年还是少了两百多万人。但人口问题在中国是跟着舆论热点变化的。每年新生儿人口数一出来,就有舆论说“人太少了”,可当每年大学生毕业季,工作难找,又有舆论来说“最难毕业季”,人太多了。

友情提示一下,今年高校应届毕业生预计将首次突破900万人。

所以到底中国人太多还是太少了呢?

这的确是一个此一时彼一时的问题。

相信那些35岁被辞退的人、工资被压得很低的人、没有五险一金的人、毕业季找不到工作的人,会觉得人还是太多了。而那些压低了工资还觉得招不到人的小老板,恐怕还是觉得人太少了。

其次,在劝人生孩子这事上,我的态度很自由主义:想生的就生,不想生的就不生,想生没条件生的自己想办法达到条件再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生孩子这么大的事应该由两口子自己决定,实在不是哪个外人能三言两语影响的。

如果有些人觉得人太少了,应该多生,而且身体力行花钱给别人创造生的条件,我觉得这是真金白银实践自己的信念,其实也不错,但是这样的人是什么结果呢?

中国热衷于劝人生孩子的人里,有钱、有名望还有学术水平的当属携程首席人口学家梁建章了。他不仅经常呼吁放开生育,还身体力行推动在携程内部帮助育儿。可见他催生,不单纯是作为老板想要更多劳动力,而是真心相信自己的人口理论,并且拿出利益为员工提供良好的育儿环境。

然而,2017年携程亲子园爆出虐童事件,原本是给员工提供的育儿福利,却变成了孩子送去受虐待的人间惨剧。

后来被有关部门调查的结果更加让人哭笑不得:原来携程没有学前教育的办学资质,所以委托妇联下面的关联企业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办学,但该杂志社也没有办幼托场所资质,携程亲子园也未在上海市教育局审批备案,法律上并不合规。

事后,携程亲子园闭园整顿。

携程亲子园的事情表明,哪怕有企业家出于一时的良心,承担部分社会抚养责任,在目前的情况下,也会遇到灰色空间,而这其中有含有很多寻租机会。过去那种“企业办社会”的思路,现在是很难走通了――承担一点社会责任都容易遭遇寻租之手。

所以忧愁生育率的读者朋友们啊,除非你们是真心要办教育,不然付出的努力可能最多也就和梁建章类似,多讲几句话,但在后续的抚养问题上即使出钱也难以改变现状。

换句话讲,真想催生,不妨想想生育抚养问题上哪些环节需要打通。

比如企业协助开办幼儿园,能不能有专门指导,帮助合规,做好监管?

最近全国政协委员谢文敏又建议鼓励用人单位为职工提供托幼服务,我想假如要搞试点,不如就先从携程开始,让梁建章放手做一做,毕竟他是真心想干这件事的――别到时候寻租之手又伸向携程就行。

当然,我还是认为,即使全面放开生育,生育率也很难反弹了。无论是西方还是东方的发达国家,都表明富裕起来的人们,越来越偏向少生。大多数人都是口头催生,真下定决心要多生的已经多生了。

2030年开始,中国人口就将负增长,与其死不承认,试图亡羊补牢,不如认真地想想怎么应对老龄化+少子化。

我们之前的文章里提到过很多适应老龄化社会的措施了,比如我们这代人注定很难养老,像美国社会那种商业保险覆盖率很高的未来恐怕难以避免,趁年轻准备好买保险其实也是一条出路。

而如今的制造业正在通过机器换人,减少危险、辛苦、劳累的制造业低技术含量工作。这些岗位年轻人也不愿意干,机器来干比人效率高成本低,能够帮助制造业适应人口减少的未来,也能缓解制造业流失到海外。未来需要的是更多高素质、高技术含量人才,所以多读书、多学习技能总是不会错的。

毕竟哪怕是“人口红利”也是需要一定教育水平的,非洲、印度生了那么多,有享受过很多的人口红利吗?

参考文献: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当地妇联该担何责 | 新京报快评 https://www.bjnews.com.cn/detail/155152349214222.html

公安部:去年全国已登记新生儿共1003.5万 - 掌中九江 https://ucenter.jjcbw.com/News/news/id/208579.html

本回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