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赘婿》结局评分下跌?求求“男德”放过女人吧

赘婿》终于迎来了大结局,和下跌评分

从“男德学院”出现开始,我就预料到它要被骂了。

身披男德的外衣,讲着和女人没太大关系的故事。

还是那个逻辑: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

得罪完男人又得罪女人,在这一块,《赘婿》做到了真正的男女平等。

1

因不真诚带来的尴尬

这个故事里,有商战权谋、家国天下和儿女情长。

男主从现代社会商界金融大佬,穿越成北宋卑微上门女婿,一路升级打怪,称霸商界、政界和江湖。

作为起点小说男频爽文的典型代表,原著中的男主有谋略和娇妻美妾。而剧版《赘婿》经过“魔改”后,和原著相比,不能说一模一样,可以说是毫不相干了。

剧版删掉了山河国破与美人环绕,根据主演郭麒麟相声出身的风格,一改沉重基调为轻喜剧色彩。

又为了迎合女性受众的喜好,增加“男德学院”和男德班“四大才子”。

男德学院,是教赘婿要遵行夫德的地方。

因为去了青楼听曲被扭送进男德班的男主,进门后只见“以妇为纲”的四字牌匾高高悬在梁上。

赘婿们手持《赘婿经》,摇头晃脑地念着:

“上孝父母亲,下教子女爱。顾家有方法,爱妻无私念。可以烹佳肴,理应效内务。无是非之乱耳,无不良之德行。妻子远庖厨,夫君扫厅堂。妻子三竿起,丈夫煲汤......”

当女性观众看到如此捧高女性的设定,喜滋滋地打开《赘婿》时,才发现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表里不一。

这仍然是一部讲述男权的故事。

女主作为布坊掌家人,不说天资聪颖,最起码也要冷静理性。但在遇到困难时,只会不知所措,必须要靠着男主出现化解。

当布匹被大雨淋湿,掌家的女主只会六神无主地嘤嘤嘤:“这可怎么办。”而男主先是仔细检查了布匹,利用现代的营销手段,快速想出“拼刀刀”的出货计划,及时挽救了生意的损失。

再看女配刘西瓜,武艺超绝的巾帼悍将,统帅一个营,但面对城中百姓即将断粮的风险,也只能四顾茫然坐以待毙,等着男主从城外运粮。

给女主和女配设立的身份优势,是为了当摆设吗?

再反观《赘婿》的一大卖点――“男德”与“夫纲”,也只出现在台词里。

女主要掌家,被家人阻挡的理由是“女人怎么能掌家?”强行设立的“男德”背景突然就消失了。

难道“男德”只存在台词里?

女主作为掌家人,本该借着人设的优势大放异彩,但从一开始,她就是一个推动男主打怪升级的工具人。

需要她来衬托男主的时候,就拎出来溜一圈打打酱油,不需要的时候,就人间蒸发。

从男主制定的“拼刀刀”销售计划,到送货上门的“苏宁易购”手段,女主也从沦为男主秘书,到男主独自制定计划时自觉成为的背景墙。

好一个实用的纸片人!

《赘婿》的高收视,不仅是借着《庆余年》的东风,和两位主角的知名度,还因为它有轻喜剧的休闲效果。

然而正是这种效果,才会让观众无意识地被洗脑,被驯化,让他们以为,这就是女权。其实,连“平视”女性都没看到。

女性观众在生气之余,男性观众早在开播之前就已经被放弃了。

无论是魔改剧情,增设“男德”,还是无视原著粉的不满,都是明晃晃地宣告:爱看看,不看拉倒!

2

女性成了被割得最顺手的韭菜

两处不讨好,是因为《赘婿》不够真诚,也不够坦诚。

女性是国产剧的主流受众,她们的喜恶,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剧作能否获得利润。

换言之,《赘婿》的财富密码是“女性”。

但《赘婿》不仅在“男德”上面轻轻划过,而且在矮化、物化女性上大做文章。

如果女性观众试图在《赘婿》中,看到男女主之间的日常甜蜜互动、夫妻共创美好生活的剧情。

不好意思,你只会看到女主陷入困难、男主完美拯救的循环性故事。

甚至是女主前后两次差点被不同男人猥亵的具体过程。

撕衣服、舔脖子、咬耳朵......具体的画面,丰富的镜头运作,即使隔着屏幕,观众依旧觉得眼睛被冒犯到。

如果说用女主被羞辱来推动剧情发展,但女主每次被掳走都来得猝不及防,完全不影响男主让男配们家破人亡的故事走向。

如果是为了加强男主因夺妻之恨而手撕男配的逻辑,那又凭什么让女性承担这份屈辱?

而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女性被侵犯的痛苦之上,目的不过是为了展示男主打怪升级的“爽感”。

在历经两次强掳并差点被侵犯的痛苦后,女主立马就若无其事,仿佛刚刚只是出门做客,这真的是一个正常人类在受到伤害后该有的情绪吗?

当跟随自己多年忠心耿耿的护院死后,女主难过之后一字不提,反观才跟护院相处几个月的男主,好几次哭得是令人动容。(此处不得不夸大林子的哭戏)

女主果真工具人,喜怒哀乐全从模板上套。

起于“男德”,却归于“男频”。

将女性当作开拓市场的工具,却不愿给够足够的诚意,反而矮化、物化女性,实在大跌眼镜。

3

女性需要“被看见”

其实尴尬又矫情的何止《赘婿》。

早在几年前,资本就开始投资女性的电视剧以抢占市场先机,推出了一系列大女主或者弘扬独立女性的电视剧去迎合女性。

如《我的前半生》和《三十而已》。

《我的前半生》描写了一位从家庭主妇蜕变为职场女性的故事。

如果你觉得它讲的是全职太太是如何在脱离职场多年后,一路排除万难,最终实现了自我成长的剧情,那你就错了。

身为家庭主妇的女主,每天的生活就是快乐地买买买,唯一的烦恼就是老公身边的那群年轻女孩们。

家庭破裂后,变成无业游民的女主也不会困于生活的经济危机,因为她有一个女强人闺蜜和英俊多金的男主。

毕业后就结婚的女主,三十多岁才进入职场,人生却好像加了buff,顺风顺水。

搞了事业后,又理所应当地获得了钻石单身汉男主的爱情。

......她仿佛活在真空里,彻底脱离现实。

对女性的想象如此单薄,创作者难道是从童话故事绘本中得到的灵感?

再提去年大火的《三十而已》中的完美女性――顾佳。

她是温柔的太太、孝顺的女儿、优秀的母亲、公司的后盾,所以被标上新时代女性的标签。

但观众也仅仅只看到了这些标签。

丈夫出轨,她以最优雅的姿态打发了破坏家庭的第三者;公司出现危机,她力挽狂澜;家庭需要更多的收入,她去卖从不了解的茶叶。

顾佳宛如一个AI机器人。

茶叶市场的水有多深?行业新人顾佳不需要知道。

无论是否是小白,只要女主去做就一定能成功,更何况是“完美太太”顾佳。

而现实生活中的“顾佳”们是什么样的?有没有经历过生活琐事的烦恼?创作者好像并不清楚,也不需要让观众清楚。

女主们只需要多点反叛,再偶尔爆出几句惊人的话,来强戳女性观众的痛点。

但顾佳仍旧没有挣脱掉传统家庭主妇的桎梏,那些标榜的人设却反过来禁锢了她自由的灵魂。

大多数国产剧中女性的灵魂很贫瘠,从我们了解到这个角色的人设时,似乎就能看透她们的一生。

流水线出品的剧作,懒得给这些女性角色注入太多的情感,她们的一言一行似乎是被设计好的公式。

她们对生活的选择,只是因为模板是这样选择的。

女性,到底何时能被真正“看到”?

4

撕掉标签,“看见”不完美

如果说顾佳拥有完美的标签,那《山海情》中的李水花一定拥有着完美的灵魂。

《山海情》作为扶贫剧中的一股清流,讲述了在贫瘠甲天下的宁夏西海固地区,在一批优秀干部和年轻人的劳动和智慧下收获了物质和精神上的故事。

李水花有两个身份――因一头驴和两口水窖被卖了的女儿,以及丈夫残疾的乡村妇女。

如果按设定将角色分为三六九等,李水花一定是最低等的那个。

没有男主痴心护她周全,没有一路逆袭成为白富美。作为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李水花上有老公要养,下有孩子要喂。

可她敢于反抗,面对包办的婚姻可以连夜逃离;

她善良,因不愿牵连年少时期的恋人接受了陌生的伴侣;

她坚韧,为了更好的生活,拉着架子车和车上的丈夫女儿徒步400公里来到吊庄;

她敢于创新,成为全村第一个响应新农产品双胞菇的人。

李水花也同样获得了美好的生活,可这是她应得的。

如果说《赘婿》《我的前半生》《三十而已》中的女性是坚韧的藤曼,那李水花就是一颗树。

风再大,也不会让一棵树像藤蔓一样依附而居。

“被看见”的女性角色是什么样的?

我想她们需要有血有肉,有鲜活的灵魂和人格的自由。

而不是非要拥有至高的权力,强悍的战斗力和天才的智力。

美国传播学者格伯纳在“培养理论”中提出:大众传播媒介可以在潜移默化中培养受众的世界观。

影视作为人们重要的文化产品,应该输出更多的“李水花”,而不是让“伪女权”无声息地欺骗观众。

随着女性意识的崛起,观众对于真正丰满的女性角色也有着更清晰的认知。

现实生活的我们大多数人都身不由已,女性更是如此。

在影视世界中创造更多拥有“灵魂的自由”的角色,也许才是对女性观众最大的诚意。

这样我们皆大欢喜。

你投桃来我报李,它不香吗?

图片: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即删。

作者:橙子味的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