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水浒传》中晁盖到底是不是宋江派人杀害的?

提到《水浒传》,人们津津乐道的是谁的武艺最高强,卢俊义稳坐第一,史文恭俨然书中第二。

史文恭的战绩其实并不多,除了全面碾压梁山五虎之一的秦明,就是射杀了晁盖。

这两样战绩,已经让史文恭足足甩开了林冲与关胜。

01

史文恭擅长射箭吗?

击败秦明,是货真价实的交锋,射杀晁盖,则显得有点疑云密布。

首先梁山方面咬定史文恭是凶手,并非来自于晁盖自己的说法,而是因为射中晁盖的箭上写着史文恭的大名。

如果史文恭真的用刻了名字的箭射中了晁盖,射杀梁山大头领,可是大功一件,非但不见史文恭炫耀,从头到尾压根儿就没见他提这件事。

其次,晁盖死时,哪怕箭上写着“史文恭”三个字,他也含糊其辞的说:“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

这说明,不要说读者,连晁盖自己都不相信是史文恭射中了自己。

曾头市作为梁山的对头,肯定有伏击晁盖的动机,不然怎么会让两个和尚引诱晁盖进入埋伏圈。

但他们后来说:“无端部卒放箭”,说明了曾头市方面,并没有派总指挥史文恭去干这种事情。

再说,《水浒传》通篇都没描述史文恭擅长射箭,尤其是打败秦明之后,史文恭并没有用弓箭远程狙杀,而是策马赶上用枪捅。

如果史文恭擅长射箭,就没有必要这么费劲,背后一箭就解决问题了。

02

射杀晁盖的嫌疑人――花荣or林冲?

假设晁盖不执意下山攻打曾头市,那么也不会中箭。

到底江州劫法场后,宋江声望超过了晁盖,且东征西讨,为梁山建立了功勋。

段景住夺马,要献给宋江,让晁盖怎么看?

再看晁盖下山所带的头领,可谓用心良苦,尽量选择与宋江派系无关的人,或者说宋江派系的边缘人物,连吴用都被排除在外了。

晁盖如果死后,谁获利最大,谁就有除掉晁盖的动机,很明显是宋江。

但宋江不能亲自上阵,只能委派下属动手。

宋江阵营中,擅长射箭的是小李广花荣,但是花荣不在此次出征的人员中,有作案动机,却没有作案机会。

况且,即便花荣伪装下山,在曾头市伏击,这需要他提前知道晁天王会去夜袭曾头市。

即便花荣与随行的头领保持着联络,还没被发现,但以花荣的射术,更应该一击致命才对,为何让晁盖中箭后,还能回到梁山?

倒是晁盖中箭回到营中,林冲为晁盖敷药,才发现是毒箭,有点可疑。

因为林冲给晁盖敷药的时机,是完全可以把金疮药换成毒药给晁盖用的。

但是,林冲有作案时间和作案机会,却没有作案的动机,他本人一直是一个权力欲望很淡薄的人。

更何况,林冲在发现晁盖中毒后,要立刻回梁山,仍然是为晁盖在考虑。

晁盖的遗言也值得玩味,捉住射他的人做山寨之主,姑且确定凶手是史文恭,梁山谁最有能力捉住史文恭?

除了林冲还有谁?

林冲在跟随晁盖讨伐曾头市的时候,既是先锋官还是参谋长,劫营这么危险的举动,林冲都敢替晁盖去趟雷,要不是晁盖执意亲自走一遭,不然被射的就是林冲了。

晁盖死前,对林冲也是没有怀疑的。

03

晁盖死于团伙作案

抛开立场,能够完成射杀晁盖,要具备如下几个条件:跟随晁盖下山,具备作案时间和机会;还要擅长射箭,具备作案能力。

此次一同出征的将领有:林冲、呼延灼、徐宁、穆弘、刘唐、张横、杨雄、石秀、孙立、黄信、燕顺、邓飞、欧鹏、阮小五、阮小二、阮小七、杨林、白胜、杜迁、宋万,外加一个下山打探消息没有下文的戴宗。

这里面箭法最为高超的非病尉迟孙立莫属,虽然箭法不及花荣,但孙立日后在征辽的战斗中,与大辽先锋寇镇远进行了一场恶战,孙立和寇镇远都展示了自己的弓箭武艺。

孙立的箭法算不上突出,绝对算优秀。

而孙立在当时,又是宋江的铁杆,再结合孙立本人的性格,也能推断这人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

孙立上了梁山之后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出卖了师兄栾廷玉,打着登州兵马提辖的旗号进入祝家庄作卧底,最终他与梁山人马里应外合,攻破了祝家庄。

出卖起自己人,给新主子献投名状,是孙立的一贯作风。

不过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孙立射杀晁盖,应该不是出于宋江的授意。

因为当时晁盖的权力,已经大体上被宋江架空。彻底边缘化晁盖其实只是时间问题。

虽然晁盖试图通过攻打曾头市,来夺回失去的权力。

但是既然带去的人只有一半是自己人,那么只要宋江让自己的手下在里头捣乱,让晁盖功败垂成,便可以完全挫败晁盖的企图,又何必下手杀人这么简单粗暴呢。

实际上,宋江确实也通过死党呼延灼的阵前捣乱和宋江系头领的磨洋工,使晁盖兵败曾头市。

晁盖夜袭曾头市,与对方一接战,还未发号施令,呼延灼就率先奔逃,导致了梁山部队的崩溃;

林冲要带晁盖回梁山,呼延灼却阻止道:“须是宋公明将令来”,又让梁山无端折了许多人马。

晁盖一旦因故不能理事,身为前线部队二把手的林冲竟然命令不了部队,反被呼延灼掣肘,林冲瞬间明白了这背后的一切。

与其他梁山头领不同,呼延灼并未把家眷接上梁山,因为人家祖先呼延赞是宋朝的开国元勋,而且呼延灼本人在京城也有深厚的人脉。

而这恰好也是呼延灼加入梁山闹革命不坚决的原因,可以说呼延灼是铁杆的宋江派,是拥护招安路线的。

孙立自作主张射杀晁盖,除了急于打入宋江圈子的核心,也和他不支持晁盖的路线有关。

梁山只要是体制军营内出身的人,都有被招安,重新回归体制的想法。

孙立射中了晁盖,是做掉晁盖的绝佳机会,因此呼延灼把给晁盖的金疮药换成了毒药!

晁天王之死是一场团伙作案:宋江架空晁盖,使得晁盖一心攻打曾头市,且失去了冷静的判断,宋江是间接凶手;孙立于晁盖撤退路上放冷箭,呼延灼再把金疮药换成毒药,这二人是直接凶手。

04

晁盖之死给梁山带来的新变化

晁盖中箭,是宋江的计划之外,而且中箭之后居然还能撑着回梁山说遗言,更是其始料未及。

晁盖在死撑着回到梁山,不仅没有传位给宋江,反而表示抓到杀害自己真凶的人为梁山新的扛把子。

宋江的心里别提有多尴尬了。

因为宋江心里清楚,如果真的去追查杀晁盖的真凶,就算不是自己下的命令,最后也必然会查到自己头上。到时候就算自己不会倒台,打一场内战是不可避免的。

还好宋江系此时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其他派系的人不想去趟这个浑水,经历了曾头市后战战兢兢的林冲还率先表态拥护宋江。

而晁盖党剩下的人又都没什么政治头脑,这才让孙立嫁祸给史文恭的奸计得逞。

该事件,也让宋江逐渐疏远了孙立,孙立日后排在地煞就是证明。说到底,二五仔啥时候都不招人待见。

但孙立在梁山招安后还能全身而退,其登州的小派系人员也最齐整,人家还得到了善终。

说什么性格决定命运、因果报应,孙立这条命运的漏网之鱼,第一个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