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深思熟虑后还不如靠直觉管用,为什么?有选择困难症的人可以看看

文|吕姑娘

买房是件大事,对不对?

按道理说,这么大一笔投入,决策过程应该是很慎重的,应该要掌握了非常全面的信息以后再做决定,但大多数人的实际情况却并不这样,如果你买的是期房,连房子都还没造你就要下单。

最终这房子造的质量如何,开发商承诺的能不能兑现,你都无法预知。

再比如,你今天要买一台冰箱,你是怎么做决策的?

大部分人是先选一个品牌,这个品牌肯定是自己听过的,然后再考虑什么价位,至于这台冰箱的内部结构、部件的质量、制造工艺水平等等因素,是不大会去了解和探究的,因为你会觉得这些都是不必要的信息。

虽然实际上这些信息决定了这台冰箱是不是一台好冰箱。

你发现没,我们很多时候做的重要抉择,靠的都是直觉

如果直觉对了一本万利,如果直觉错了,损失的何止成千上万。

那直觉到底有没有用?

我们又该怎样科学合理的使用直觉做出正确的抉择?

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分享的主题。

什么时候用直觉做抉择最有效

1、需要快速决策时

需要快速决策的场景里最典型的就是体育竞赛,每当大赛结束时,我们经常能看到运动员在接受采访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当时没多想”。运动员们经常会说在比赛的时候就是尽情享受比赛,把平时的训练水平发挥出来就可以了。

如果在比赛的时候多想反而会影响状态,影响发挥。比如,我们看高水平的足球比赛,球员间的配合和流畅,一脚球传出去好像都不用思考,在一瞬间就完成了,就像用水银泻地一样。相反,水平较低的球员传球往往犹犹豫豫,接到球后要先把球停稳了,再看一圈传出去,这样的反应能踢好球吗?

所以你会发现,在打比赛的时候竞技水准最高的人往往是不会多想的,他们是靠直觉、靠意识,甚至靠本能在比赛。而那些想得多的人,水平往往不咋地。

其实,传球涉及到把球传给谁,涉及到传球的角度,需求的力度,显然是一种抉择,但这种决策是不需要缜密思考的,不需要你把很多因素列出来后做比较、做计算,它就是靠直觉来判断。

而这种基于直觉的判断,反而比经过更长时间思考的判断,更加的准确和有效,所以在一个人需要对当时环境做出灵活反应,做出快速判断的时候,想得多反而会坏事,还不如胆子大一点,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的第一反应,不要犹豫。

2、本能相关的决策

作为大龄未婚青年,经常会被家长逼相亲,可相亲这件事并不简单,得考虑一系列的因素,比如看看对方有没有房子、车子,有没有贷款,做什么工作的、有没有潜力,家境怎么样等等。

很多条件在几个人之间比来比去,搞得非常复杂,自己也没有了主意。这个时候,如果用本能去决定,挂面更容易找出最优解,这个本能就是倾听你自己内心的感觉,对方这个人的种种特点投射在你的眼里会自动统合成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就是你内心的感觉。

你去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听听喜不喜欢他就行了,而不需要去做别的比较和计算了。

其实这种本能和动物没啥区别。

雌性孔雀在选择雄性孔雀的时候就是基于一条简单的规则,就是看这只雄性孔雀的羽毛上的眼状,斑点的数量。当两只雄性孔雀在面前时,哪只雄性孔雀的眼状斑点比较多,雌性孔雀就跟随哪只,这就是孔雀在择偶上的本能。

很多事情如果你无法抉择时,靠本能做出决定比你深思熟虑要得出的结果反而靠谱。

就像很多人纠结于自己选择何种职业、选择什么样的职业路径时,总感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但其实只需要从现在能做的事情做起,或者问问自己的第一感觉就可以了,当你做着做着就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适合自己,多想是没用的。

3、信息不完全条件下

开篇我举例买房子和买冰箱,其实都是在信息不完全条件下做出的抉择,我们平时买各种各样的东西大多是类似的状况,我们对选择的东西知之甚少,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但我们不能因为无知就不做出决定,想在掌握了非常充分的信息后再做决定,是一种太过理想化的思路,我们无法成为全知全能者。另外,做决策的过程本身是有成本的,比如说耗费时间和精力,很多时候我们做决定要付出的时间成本会超过做对一个选择本身对我们的好处。

很多开饭馆的人都知道,菜单不能太长,菜品不能太多样,否则顾客反倒是无从选择,而且还会拉长点菜的时间,降低翻台率。

我们每个人要做的决定有大有小,大多数的决定都不需要追求一个完美的决定,因为完美的决定意味着你必须投入大量的时间。很多时候你只要做出一个尚可的决定,避免犯大的错误就可以了。

更何况呢有些时候面对一些紧急的事情,你根本没有时间考虑,你能依靠的只能是你的第一感觉、你的直觉。

直觉并不是凭空产生的,它可能整合反映了各种外显和内隐的信息,特别是反映了那些你最看重的信息,在一定程度上排除了干扰噪音,基于直觉的决策比你想象的会更加准确。

用直觉做抉择的几个科学方法

1、单一线索决策法

单一线索决策法是指我们在做决策的时候,一次只考虑一条线索、一个因素。如果这个因素能够帮助我们在若干选项中选出最好的,那么我们就可以不再考虑其他的因素,直接就做出决定。

举个例子:

当你开车来到一个十字路口,红绿灯显示你准备直走的方向是红灯,但同时交警正好在路中央做出手势示意你直走通过。你会怎么做?正确的做法当然是听从交警的指挥,通过路口。也就是说,当交警的现场指挥和红绿灯信号相冲突的时候,你很明确交警的指挥是优先要遵守的决策规则。

而红绿灯信号是第二序列的决策规则。所以在交通场景中,你是按照单一线索决策法来遵守规则的。由于交通场景中,驾驶员必须快速地做出正确判断,所以他要遵循的决策原则必须是明确和唯一的。

一次只参考一种规则信息,然后做出快速判断,让我们聚焦在最重要的一条,把那些低权重因素、那些噪声信息给屏蔽掉,这就是单一线索决策法的好处。

我们在做决定时,很可能就是一个好理由就已经足够了。

在医疗领域,单一线索决策法被经常广泛运用。

假如,你是一名医生,一个病人弯着腰捂着胸口走进来对你说:“医生,我胸口痛得受不了了!”看上去情况非常着急,请问,你是立马把他送进心脏病的重症监护室还是常规病房?

我们一般人可能会说“当然是送到重症监护室最好”。但作为医生都明白,重症监护室(ICU)是医院里面最危险的地方,搞不好传染上某个细菌就有可能会丧命。

假如一个人好好的、没有什么严重的症状,显然是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去进重症病房,所以这时候医生就要快速判断,眼前的这个自称自己胸口痛的病人,他的病症是否严重到需要进入重症室。

他判断的依据是什么呢?

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心电图是否异常?是就把病人送到重症监护病房,不是就入常规病房;

第二个问题:病人是否胸口疼痛?是就把病人送到重症监护病房,不是就入常规病房;

第三个问题:查看病人是否在五个常见的心脏病指标中的任何一个。是就把病人送到重症监护病房,不是就入常规病房;

这三个问题就是运用了单一线索决策法,在使用了这一套快速决策树方法之后,医生用这个工具做心脏病的诊断一目了然,对病人来说也得到了更加科学和合理的对待。

三个问题看似简单,但制定出合理的决策线索序列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它需要专业的知识,扎实的研究。为什么心电图是第一序列的线索,胸口疼是第二区类线索,另外5个指标是第三序列的线索都是背后有深厚的医学理论、实践和临床数据支撑。

所以要用好单一线索决策法,前提是方法的制定者要对这个领域有充分的了解和丰富的经验。

2、构建适应性工具

为了更好、更快的作出正确抉择,每个人都可以构建自己的适应性工具,这个工具由三点组成:

第一、明确自己的无知领域:

著名投资家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见解:他认为在投资过程中,一定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圈的范围,在自己懂的领域下面下注,而不要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

所以巴菲特和芒格投资最多的是消费类公司,很少投资高科技公司,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看不懂,哪怕再赚钱也都不投。

作为普通人的我们也应该秉承这条原则, 不管是做什么抉择,先问问自己懂不懂。

第二、找到最关键的因素:

如果在做抉择时,第一条不适用,也就是说你根本不懂,怎么办?这时,你就要找到最关键因素,也就是把握最主要的原因,其实这就是单一线索决策法。

一件事情能做好,有主要原因也有次要原因。我们先把握主要原因,再把握次要原因,这一定比瞻前顾后,贪多求全的决策方法要好。

第三、验证与调整:

前两步实施后,就需要不断的验证和调整,然后做出最佳抉择。

做决定看似简单,其实真不简单,背后有一整套的系统。希望这篇文章可以帮助到有选择困难症的人们。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