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欧美在疯狂奴役黑人种甘蔗时,中国在干什么?

有时

眼见为实,是一件谎言

没想到吧?

如爱卿所见,货真价实

糖的历史

甜中带血

人类的本能,爱吃甜

远古时祖先挨饿受冻

爬上树吃一口甜果子,舔一口野生蜂蜜

能量池瞬间补满

抗饿又抗造

这一口甜和欲望

刻进了DNA

也悄咪咪打开了疯狂与罪恶的潘多拉宝盒

8000年前的太平洋新几内亚岛

一位街溜子嘴痒,无聊咬了咬一条绿色杆子

甜出汁,咬出了新大陆

他们欣喜若狂地――

拿去喂猪、牛

公元前8世纪

这条名为甘蔗的绿杆

几千年后甜到了印度

整日泡在恒河里的人,得到恒河大佬的眷顾

把甘蔗煮沸?

制出了人类第一把蔗糖

此时

中国周朝人鼻子特灵,嗅到了甘蔗的甜味

广东、广西地区率先引入并大量种植

他们还把榨汁当饮料喝

红遍了各大王室贵族的饭桌

屈原就是甘蔗汁头号粉丝

平民只可远观流口水,碰不得

s鳖炮羔,有柘(zhè)浆些。

――战国《楚辞・宋玉・招魂》

汉武帝时期

张骞骑骆驼

从丝绸之路快递了一张印度秘方

将甘蔗暴晒?成蔗糖

皇室实现了蔗糖自由

交n有甘蔗,围数寸,长丈余,颇似竹。断而食之,甚甘。笮取汁,曝数时,成,入口消逝。彼人谓之石蜜。

――西汉《南中八郡志》

蔗糖在印度、中国腻了1500年后

公元5世纪

地球第一批远洋快递佬――阿拉伯人

才把它从恒河带到了西班牙

西班牙打开了潘多拉宝盒

瞒着整个欧洲

第一次尝到了蔗糖的甜味

11世纪

西欧天主教教皇攻打亚洲穆斯林国家

发动十字军东征

除了鲜血

欧洲人还在印度喜提了甘蔗和蔗糖这新玩意儿

蔗糖天价进口

荣登饭桌和药店奢侈品TOP1

良药甜口

一家没有糖的药店都不配叫药店

潘多拉钥匙死死拽在了

欧洲王室、贵族和高级神职人员手里

拽住了它

也就拽住了权力和地位

当然平民也只能远观,万万碰不得除非你成了暴发户

正当欧洲一边侵略夺血

一边高价买糖时

中国唐朝人民,还在提高制糖技术

唐太宗派玄奘去印度求经

顺便带印度最新制糖秘方

中国第一次熬出的糖比印度的好吃

蕃胡出石蜜,中国贵之。上遣使往摩伽他国取其法。今扬州煎诸蔗之汁于中厨自造焉,色味逾于西域所出。

――《新唐书》

好吃还不行

颜色还得更白

元朝忽必烈打到欧洲时

还不忘将会制糖的巴比伦人带回中国

手把手教国人在蔗糖里加树灰,让蔗糖更白

自此,中国白糖达到出口标准

此城制糖甚多、运至汗八里城,以充上供。温敢城未降顺大汗前,其居民不知制糖,仅知煮浆,冷后成黑渣。降顺大汗以后,时朝中有巴比伦 (指埃及)地方之人。大汗遗之至此城,授民以制糖术,用一种树灰制造。

――《马可・波罗游记》

欧洲人嗜糖如命

印度非洲造的糖不够吃了

哥伦布不惜为黄金和糖开辟美洲新大陆

抢土地盖甘蔗园

奴隶原住民

17世纪中叶英国、西班牙、葡萄牙、荷兰

实现甘蔗奴隶贸易三部曲

1

在美洲大陆开甘蔗园

2

用朗姆酒把非洲奴隶贱卖到美洲种甘蔗

3

把白糖运回欧洲,高价卖出

4

用卖白糖的钱买中国茶叶、丝绸

买枪支又换取非洲奴隶

血淋淋的英国默默攒够了

启动世界第一次工业革命的资金此时的中国

明朝人民岁月静好

依旧埋头提升制糖技术

汲取巴比伦人的技术

明朝人自主研发了黄泥水淋糖法

咱们今天吃的白糖就是这么做的

黄泥水淋糖法传到了印度

印度人认为这是一种最先进的技术

还把这款白砂糖叫做“cini”

在印度,cini=中国

印度将这项技术又传到了欧洲1981年季羡林收到一个敦煌残卷

正面是印度佛经,背面记载着印度制糖术

而糖的名字正好是cini

现代印度人一度以为白糖是中国发明的当代南方人嗜甜,北方人嗜咸在南宋以前

北方是甜党,南方才是咸党

蜂蜜、甘蔗和制糖粮食都很贵

糖是贡品和奢侈品

古人能吃糖的是有闲钱

顿顿有糖的是家里有矿

宋代诗人黄庭坚收到糖的礼物

都要专门写首诗去答谢好友

远寄蔗霜知有味,胜于崔浩水晶盐。正宗扫地从谁说,我舌犹能及鼻尖。

――黄庭坚《颂答梓州雍熙光长老寄糖霜》

北方作为政治经济中心

土豪多,吃糖的人多

尤其是开封连夜市都有糖水卖(平民也能买)

而南方还是贫瘠蛮荒之地

在吃咸咸的海产南宋康王赵构迁都杭州

以一己之力扭转咸甜格局

北方爱吃甜的有钱人跑到了江南

还带了各种甜味饮料和菜式

为了保证蔗糖供应

南方开荒,大肆种植甘蔗

南方甜起来了,富起来了,本地人也能吃甜了

而此时的北方,战争加速了贫穷,吃不起糖了在北方人口味转咸的浪潮中

部分北方大城市还是保留了嗜甜传统

比如北京还有大量来自南京的甜糕点

1850年后,蔗糖最大的消费群体是穷人

而仅在100年前,这群体还是皇室贵族

100年后的今天

在资本家的大肆营销下

欧美人嗜糖如命

心脏病、糖尿病、肥胖病批发式暴涨

政府下令控糖

于是资本家再现世界经典公关

推出新名词――卡路里经典公关必须配砖家

资本家们请了一大批写手

给糖写公关文力挺糖的健康性

其中就包括哈佛大学的部分专家

当国外糖的革命再次风风火火启动时

而你,还在为用纸吸管喝奶茶发愁

参考文献

季羡林《糖史》

西敏司《甜与权力:糖在近代历史上的地位》

詹姆斯・沃尔韦恩《糖的故事》

杜君立《新食货志:商业革命与现代社会格局之形成》

郑子宁《东言西语:在语言中重新发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