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2020营收、利润虽高于预期,微博仍有几个问题待解决

近年来,中概股“回港潮”汹涌,2021年名单里就有百度、携程、微博等。不久前,港股IPO中,百度获得32.79倍超额认购,提振了外界的信心,这家成立于1999年底的老巨头给“后辈”们打了个样。对待是否“归港”,携程、微博等公司虽一律“不予置评”,可二次上市几乎都是板上钉钉的事。

3月18日,微博发布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在这个关键时间节点里,这份年报交的怎么样?天浩看来,蛋糕是稳了,但也很难说有很明显的亮点,未来的想象空间还需要新“变量”予以支撑。

“困难时期”财报表现尚可

自微博2014年上市以来,如今已风风火火走过了6个年头。经历前两年的股价持续下跌,去年挽回一点颓势。2月16日美股收盘,微博股价一度达到60.9美元,市值为137亿美元,相比一年前最低位累涨了40%左右。

微博股价走势图 来源:富途牛牛

3月18日,微博公布了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由于受到疫情冲击及互联网增长趋势见顶的影响,微博全年整体营收下滑4%,但纵观全年,微博的业绩表现还是趋于稳健的。

财报显示,2020年Q4微博净营收达到5.134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4.681亿美元同比增长增长10%,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微博的净利润为2.127亿美元,营收和净利润超过华尔街分析师平均预期;2020年全年微博营收16.9亿美元,较上年的17.67亿美元同比下滑4%,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利润为5.796亿美元。

来源:根据微博财报数据整理

同时,2020年全年微博广告和营销业务收入为14.9亿美元,同比上年15.3亿美元下降3%;2020年全年来自大客户和中小企业的广告和营销营收为13.3亿美元,较2019年的14.3亿美元下降7%;2020年四个季度广告和营销业务收入分别为:2.753亿美元、3.406亿美元、4.167亿美元、4.535亿美元。

对此微博的解释是,广告收入的下滑主要受新冠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导致2020年上半年整体广告需求下滑。微博CEO王高飞在一季报公布之后的电话财报会议中曾透露,一季度关键品牌用户在疫情爆发之后遭到了冲击,存在预算消减的状况。四月份随着国内疫情的控制,大部分广告投放出现小幅回升或者保持稳定。

进入下半年后,微博的广告和营销业务收入与上年基本持平甚至略有增长,尤其是第四季度,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12%。

从以上财报数据中可看出,疫情对营销市场带来的不利影响在去下半年开始逐步消散。而根据秒针营销科学院《2021中国数字营销趋势报告》预计,2021年社会化营销将恢复高增长,增长率将达到19%,近八成成熟广告主将增加社会化营销投入,新锐广告主则更加激进,近四成投入增幅将超过30%。

从这个上面来看,“困难时期”的微博营收、利润虽双超华尔街分析师预期,但也只能说尚可。2021年社会化营销市场将会恢复过去的势头,能不能在今年实现向上的增长,是微博未来很关键的一点,比营收同样关键的是用户数据上的表现。

依旧的“社交媒体之王”?

自2009年8月上线网页版,微博已成立12年,在竞争激烈的互联网江湖,十年就是一个周期。面对着微信、抖音、快手等此起彼伏的后起之秀,围绕微博是否还是当年“社交媒体之王”的争论从来未停息过。

从年初的热点事件以及春晚中微博所爆发出的潜力来看,作为“公域属性”的社交媒体,微博在热点发布、围观和讨论上的价值性,仍旧是许多“后辈”所无可替代的。

以去年疫情期间来说,微博上平均每天就有超过2亿网友通过微博关注最新疫情、获取防治服务、参与公益捐助。该时期内,微博日均发博人数同比增长了25%,日均发博数量同比增长了45%。在此基础上,微博平台日均流量连续两月实现同比增长50%及以上。

另一个较为代表性的是去年双11,中消协在去年10月20日至11月15日共计27天监测期内,收集“双11”相关“消费维权”类信息达14296274条。从信息传播渠道来看,微博是“双11”期间“消费维权”类信息传播主渠道,信息量占比56.30%;其次是客户端,信息量占比18.16%;排在第三的微信,信息量占比也有12.16%。

娱乐圈热点仍是微博流量池的重要“支柱”,可在各种社会大事件中,微博独特的社交媒体属性,同样是官方媒体、大小V、公众多向交流的主要阵地,在一众内容平台中仍是最接近真实生活的公众舆论场。

微博年报中显示,截止2020年12月,月活跃用户数为5.21亿,月活跃用户数中约94%为移动端用户,同期平均日活跃用户数为2.25亿。考虑到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内容平台的持续分流,能够保持月活5亿红线,和2.25亿日活,可以打个及格分。不过,在月活、日活的相对增长上,却呈现了不太好的一面。

2020年底12月的月活,较上年同期净增约500万,日活较上年同期净增约300万。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中,王高飞透露,2020年上半年疫情带来了一个规模化的用户增长,用户的留存率跟往年相比出现了下降。移动互联网增长见顶是事实,微博下一阶段在用户活跃上的布局应该从规模转向频次和时长,分析师会议上也提到了这一点,其实各大网络平台都面临同样的情况,从广度到深度。

在如何更好的留存用户上,2020年微博也做了很多动作。比如说,通过开放话题机制,以进一步激发媒体和垂直KOL的积极性。而且,从去年多个刷屏事件中可发现,包括娱乐热点、娱乐话题的讨论,也呈现出明显的延伸,从娱乐本身扩展到相关领域,客观上也提升了用户的关注和参与,延长了话题消费周期。

外界常把微信、抖音、快手拿来和微博对比,从APP月活、日活上,微博似乎只能和快手“一战”。但是从内在平台机制和内容属性上,微博的社交媒体属性仍是其相较其他三家独有的一面。

不过不得不承认,微信朋友圈的活跃,抖音、快手的迅猛姿态,都在不断分流微博平台上生活化、搞笑、休闲等方向的流量,对它来说,仅戴好“社交媒体之王”帽子还是不够的。新的一年,如何更好的进行用户留存和拉长使用时长,是未来最该要做得两件事。

“视频号”是必须要打的战役

牛年春节,抖音拥抱央晚,快手则牵手10家省级卫视春晚,短视频双雄攻势一如既往的猛烈。快手完成上市后,则有更多的弹药进行后续的战争。抖音打完春节红包大战后,也积极推动“视频搜索”的概念,意图增加平台内更多的流量分发方式,进一步巩固自身流量上的占比。

来源:《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度报告》

据Quest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半年度报告》显示,短视频占据用户的时长份额已接近20%。众所周知,用户每天上网时长是固定的,在不同内容应用上消费时间是一个“零和游戏”。也正因如此,微博、微信两家社交老牌巨头,去年都结束短视频“代理人”模式亲自下场,大力扶持“视频号”业务,这是它们应对快抖竞争必须要做的战略下注。

电话会议中,王高飞也不掩饰对视频号的期待,直指其将提升(微博)日活用户的规模,以及提升用户在微博消费内容的规模。

略显尴尬的是,无论微博还是微信,都是最早一批下场短视频赛道的巨头,可最终都没能坚持到市场火爆的到来。尤其是错过了4G时代的短视频风口,令抖音、快手异军崛起。有了“视频号”,它们虽已直接下场来打这场战争,可快抖双雄的体量和影响力已经很稳固,打败对手已经很难,吃下一块蛋糕的机会还在。

但就微博来说,在视频领域仍是追赶者,无论是视频创作者规模,视频内容数量还是用户行为习惯上,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不过,在短视频逐渐“基础设施”化的今天,网友在各类型平台上消费短视频的习惯也开始养成,微博在自己擅长的细分领域还是具备一定竞争力的。比如说,新闻、娱乐、综艺、明星等方面,这类短视频内容在该平台的传播性上就高于其他平台。

拿牛年春晚来说,2月11日除夕及春晚期间,微博活跃用户数创新高达2.89亿。春晚直播期间,微博上讨论春晚的内容超6970万条,网友互动量超过2.6亿,#春晚#话题新增阅读量76亿,春晚相关短视频播放量达18.7亿。

作为全民公共舆论场,从最早的140字的图文,后来又持续保持产品迭代与功能更新,除了娱乐,微博在时尚、财经、科技等垂直类内容上也在持续深耕。官方大V、机构大V、明星大V,草根大小V和吃瓜网友组成了一个超级传播网络,围绕这些垂直类内容和话题形成了各种大大小小的圈子,它们对各类型的视频号内容的扩散,也将有带动作用。

毋庸置疑的是,视频是微博必须要打的战役,视频号也可能成为微博未来的X变量,可实现三个收获1、对用户时长的贡献;2、获取更多新用户;3、平台中小V的二次商业化机会。于2020年7月推出的视频号计划,目前视频号开通量已接近百万,除了站内博主的视频化,微博也吸引了外站视频博主入驻。

但百万这个数字,也只能说合格而已,面对快抖双雄依旧迅猛的攻势,微信视频号已收获一定成绩(日活2亿),微博还要跑出“自己的路”。

总的来说,这份年报部分提振了外界对微博的信心,作为成立12年的社交媒体平台,虽然用户增速和整个大盘一样放缓,可毕竟基本盘还稳定,而且这份年报中所透露的重要价值,其实是微博至今依旧稳定的商业生命力。

对于微博这份年报你打几分?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分数。好在,港股二次上市在即,答案或会在资本市场的投资热情度上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