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庆中兴路旧货市场,是老一辈人的光景吗?

重庆中兴旧货交易市场,藏在一栋斑驳的老楼内,毗邻正在改造的十八梯。

中兴路旧货市场

这里是收藏爱好者的乐园,在时光里沉淀下来的老物件云集;这里亦是囊中羞涩者的淘宝地,可以花最少的钱淘到最全的家用电器。

而对念念不忘曾经岁月的人来说,这里又是一道走入过去时光的罅隙,盘踞在昏暗光影中似曾相识的古老物品,总会或多或少勾起回忆…

1、无心插柳

我是奔着十八梯而来的。但与前几次的遭遇一样,邂逅的仅仅是热火朝天的建筑工地。施工挡墙遮蔽了渴望的视线,“乘兴而来,败兴而归”的沮丧熟悉地爬进情绪。

也罢,就以隔壁的旧货市场滥竽充数填补这“寻隐者不遇”的遗憾。

红袖添香

不及进门,便窥见一家旧书店,摆满琳琅满目的书籍。

走近细察,插得整整齐齐的图书并没有分门别类。《莫言文集》挨着《医学影像学》,《三国演义》的邻居是《黑桃皇后》。

一本《传奇》摊在书堆上,在心中引起“红袖添香”的共鸣。

转过旧书店,直面大市场。

市场印象

店铺参差,顾客零丁。开门的,关门的交错,向内延伸不知深几许。

注意到每家门脸都有个编号C-xx,我所在的区域便是市场的C区了。

C区很大,占了足足一层楼。不管是开着门还是关着门的,都经营钱币、邮票、旧书和各类文玩。

我不打算收藏任何东西,只图看个稀奇,并无理直气壮的底气,便走马观花地窥视别人的交易。对古老的藏品感兴趣的人不会西装革履,大多是一身利索的运动服,背只运动挎包,讨价还价时早已经过深思熟虑。

为难的老板卖东西像出嫁闺女,万分不舍的表情就是让“女婿”忍不住要多添些彩礼。

每一家店铺都大同小异,玻璃柜里摆满停止流通的纸币,历年发行的纪念钞。从古代的铜钱到近代的银币,再到现代的纪念币,应有尽有。

逡巡一圈下来,想不当“有钱人”都难。

二泉映月

珐琅瓶与鼻烟壶,小人书与翡翠手镯,无数的旧日物件在此处酝酿出过去的生活,把一种不曾经历的过往不声不响地投射,以至于走着走着,就走出了“少爷”的自觉,如果戴个古色古香的玉扳指,便可以把过去的雕翎箭发射。

如泣如诉的音乐突然响起,有老板有感于摊子的门可罗雀,用二胡拉出了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

轻松惬意地听着,我的心中满溢着说不出来的快乐:这无心插柳的市场观摩,令我无意间挤入了一道时光的罅隙,里面停顿着岁月风尘,作古生活。

2、残破的时光

C区转了一圈,这个市场的魅力也仅见识到冰山一角。

我的兴致高涨,便下一层楼,往D区瞧瞧。

红岩缝纫机

楼梯拐角,扔着一台蒙尘的缝纫机。从已经磨损的机身商标上拼凑出了它的名称:HONG YAN。

小时候,母亲就是在这样的机器上替我们缝补衣裳。而更小时候,小巷邻居里就有人的职业叫裁缝。至今我都记得那家人是整个巷子里第一家买电视机的。

青青的田七藤爬上他家的青砖墙,似是而非的感觉里,有令人羡慕的荫凉…

D区在平街下二层,这条街就是中兴路,而在背远离中兴路的那一侧,这一层其实也临街。单侧采光,光线不足,倒是有了记忆中的荫凉。

便在这略觉微寒的地下世界里,我发现了“新大陆”。

你根本想不到这里展示的物什有多么离奇。石雕、木刻、老家具,甚至我怀疑有整幢老房子都被拆卸到了这里。

这是啥?

其中一个摊位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天顶挂着座巨大的木制构件,尖顶塔状,像一个盖子,不知道是什么用途。

制式古拙的二斗柜三斗柜上摆着栩栩如生的木雕或石雕;纹饰精美的石头制品默默地守着自己的角落。

周围则立放着雕饰的木门木窗,有阴刻的木质楹联挂在墙上。

很神秘也充满岁月的痕迹。

无法复原这些东西的主人曾经的生活,但有依稀的从前日子在这里氤氲。

也有残破的重庆记忆附着在它们之上,不甚清晰,可能还有点心理畏惧,在缓慢而执着地浸入人心。

清明上河图

然后我发现了一对青花瓷的花瓶,比人还高,即便称不上上了年头,光看其画作的精细,也肯定价格不菲。

用心浏览,这些被标价出售的老物件,每一样都是残破时光的一份碎片,如果我有个大大的庭院,保不齐会在其中选上几件,在什么都方便的都市生活中树立一面岁月难忘的旗帜。

过去其实正在消亡,不管我们承不承认。我意兴阑珊,踱步到楼道口,径直上两层,从B区的二手电器交易区穿过,走出了旧货市场。

沿着中兴路走不多几步,一树窈窕的桃花在梯坎上的街角花园里迎着阳光。

艳红

花开花谢就是岁月。但愿被记住的,都是过去、现在乃至将来灿烂的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