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庆茨竹梨花香,你闻到了吗?

重庆渝北区的茨竹镇,有个放牛坪,放牛坪的春天,有雪。并非“战退玉龙三百万,败鳞残甲满天飞”的酷寒使者,而是“艳静如笼月,香寒未逐风”的梨花雪。

每年春深,远在川渝交界处的这坡华蓥山余脉,就成了浪漫的向往,成了惯看了桃红柳绿后朴素的回归。

桃花红艳

哪怕,城市里随处得遇的花桃仍在眼前顾盼生姿,窈窕动人;才谢的红梅依旧婀娜娉婷,玉立于脑海。却总有如雪梨花从容不迫地自依稀的回忆内一点一点溢出,慢慢将渴念填满。

“雪白梨花迎客处,至今时梦到茨竹”,自然,在晚春的缱绻里,是时候到茨竹放牛坪去与这娇俏可爱的春之精灵共谱一曲了。

1、一枝好诗

受今年持续暖阳天气影响,放牛坪的万亩梨花花期有所提前,盛花期比往年大概早了10天。

一片洁白

连绵不绝的梨花铺满连绵山坡。就像被风吹落的白色纱巾,失去风势后掉在群山之间。

远远地看着,忍不住想走近把它捡起来,围在心爱姑娘的玉颈上。

一个合格的重庆人除了这带着爱意的浪漫,还必须有点文化的考据与联想。曾经重庆有个老“巴渝十二景”的说法,其中“华蓥雪霁”指的就是这里。当然,彼雪非此雪。老景中的是货真价实的寒冷冰雪,此雪则是如假包换的雪白梨花。

二者属性虽大相径庭,却殊途同归,都让苍山白头,诗意盈野。

踏雪

山有栈道,蜿蜒于梨花丛中。在道上逶迤前进,便毫无悬念地深入花丛。再看时,头顶是梨花疏影,让人想把那句描写杏花的句子霸占过来,无缝衔接自己古老的才情:

梨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而脚下,梨枝触l。思维稍微跳脱一点,便生成“足踏白云”。再潇洒一些,又成了“踏雪无痕”。

春天真是个活跃开放的季节!放牛坪的梨花在暖阳下静静绽放,却充满无须言表的热烈激情,与故作镇定的赏花人引起情感的共鸣。

一枝好诗

每一片花瓣都是诗歌,每一树梨花都挺立为了诗集。

在花海里行走,应接不暇的不是视力,而是狂飙一般涌进脑海的文字信息。

“开向春残不恨迟,绿杨@地最相宜”、“露作精神雪作肤,雨中娇韵越清矍”、“巧解逢人笑,还能乱蝶飞”…

想得太多,走得更远,走出了文字的漩涡。花依然是花,你却不再是你。有些酣畅淋漓的悟性盛开于心底。这也许就是有心将生活过成诗的行者得到的最好奖励。

2、梦

周遭都是洁白的花朵,仿佛小时候的同桌,天真含笑时的酒窝。

半坡

她是生命的半坡,此去经年,依然温暖着谁的心窝。

梨花不像桃花那般蛮横,独霸枝头,容不下一片叶子,它是花叶齐生。

它看似凌乱却井然有序,轮生在树梢,攒集为夺目的白雪;嫩绿或嫩黄的叶片便依偎在一蓬蓬白花之下,像忐忑不安的女儿动手指。

只有心思细腻,观察入微的朋友才能注意到这种相互依存的状态。清楚地意识到形容梨花用“一片素色”并不完全贴切。尽管我们总是习惯忽略。

登顶

在梨花的簇拥下,慢慢就上到了山顶。

无论哪一年的春天,放牛坪山顶上的梨花总是最后开放的。即便刚从花海里迷失过来,这里也有淡淡的清新气氛让人神清气爽。

山顶通常有风,带头欢迎走过来的你。鼓动着无数梨花花枝摇曳,有或浓或淡的香气扫过鼻翼。

有梦伪装为眼里刻意的朦胧,仿佛邻家小妹晨起推开窗户,蓬头垢面地对你羞涩地吐着舌头;又或许真就是一个梦,青春定格为一片洁白的旖旎,朝哪个方向走,都不必担心会有尽头…

于我而言,上山看花,就是看自己的从前,温习原来的美好,用春天魅力无限的生机替自己的理想充电,跨越梦想与现实的界限!

3、暮归

时间在梨花的怀抱里变作了与你一样的人:把自己忘记。

梨山日落

但是,太阳不是我们的一丘之貉。它亿万年都守着相同的规矩,按时而作。

所以,尽管我们舍不得离开梨花海上的漂泊,日暮时分亦思归。

暮归之前,再望这远山红装,再记此梨花飞雪。再任性地梦一场梨花带雨的“难过”,背一首“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的诗歌。

重庆春意浓,茨竹梨花香。

最后,放出到此梨花乡亲密接触重庆春天的路线:

自驾:直接导航“放牛坪景区”

特别提醒,景区允许自驾进入,但每天限500台7座以下车辆。景区道路全面单向通行。因此,再为大家说一下详细游览路线。一共两条:

其一是:机场高速―单轨3号线举人坝站―南北大道―兴隆小学路口左转―南天门森林公园(入口)―放牛坪―大观园中心方向(出口);

其二是:机场高速―单轨3号线举人坝站―南北大道―茨竹镇―复兴桥(入口)―放牛坪―小白路(出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