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庆棉花街有什么好玩的?

1、从皇冠大扶梯说起

两路口皇冠大扶梯近日焕新开张,游客纷纷赶来尝鲜。

新皇冠

改造一新的大扶梯,采用全透明设计,与原来封闭、破旧的乘坐环境相比,显得更加敞亮与时尚。与蓝天白云同行,成为慕名打卡之人意料之外的福利。

但是,在老重庆人的心里,这条亚洲第二长的一级提升坡地大扶梯,无论变化成什么样子,记忆深处依然是一辆蓝白相间的缆车,拉着岁月的峥嵘,在时光里上下。

发展总是有遗憾的。两路口的缆车,朝天门的缆车,笨拙的身影追不上时代的发展,先后被淘汰。现在整个大重庆,唯一仍在运行的缆车,唯有长寿西岩。

长寿缆车

昨日之日不可留,今日之日多烦忧。

我琢磨着李白的无奈,把视线投向渝中的大街小巷,最后定格于棉花街。就在那里,停泊着记忆的缆车。

2、留住回忆

棉花街,因当年大量货船在此装卸棉花而得名。

这里是典型的重庆山地地形,站在街上朝下看,是连绵不绝的陡峭梯步。超过30度的坡度让人望而生畏。

这里已失从前的吆喝,往来的稀少行人也不扛小山一样的棉花包。只有天气依稀如往昔的重庆,阴霾而不安,冷淡亦躁动。

记忆之车

但是,有让人温暖的天蓝色形状,被设置在梯道旁。那是自记忆里驶出的缆车,没有铁与铁碰撞出的铿锵,却在静止里迸发出沉默的力量。

时光酿风雨,不知几多长。

缆车的铁皮外壳有地方油漆剥落,锈迹可辨。车体下的轨道完全是从前的样子,似乎随时承载其上缆车的“哐当”。

牵引的钢缆结满斑斑锈迹,等寻找童年的我们去把它磨得镫亮。

像小时一般调皮,翻越栏杆,坐上木椅,看见的不是司空见惯的风景,而是无法再丢失的过去。

那些年的倔强早已随风而去,少年和少女难猜的心事,在公交车一般的车厢内交织。木头栅格像画地为牢的秉持,把清凉的好感笔直保持到花白了胡子。

会有个穿的确良的女生,扎着乌油油的辫子,随着缆车的起伏跌出了靠背。坐在她身后的半大小子偷偷咽着口水,使出了吃奶的劲,才没将罪恶的双手伸向充满诱惑的青春。

那些日子欲望并不野蛮,虽然学英文,也不鸟英伦三岛上的绅士精神。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理论,慢慢地坐着缆车,慢慢地颠沛,即便心中对诱惑万般首肯,也像座下的缆车一样,以时间换空间,讲究一个水到渠成。

坐进时光里

我们其实已经准备好忘记,但棉花街修建的这两座仿古缆车,强制把过去延续。被留住的记忆并不生硬,也不像它的外表一样锈蚀,它如温暖的柔荑,悄悄抚平了经年的伤痕…

3、心爱缆车

棉花街的缆车并没有实用功能,它就是一个时代的符号,被怀旧的重庆人自发戳印在此地。

它没有长江索道的张扬,亦无凯旋路电梯的光芒。而是一种作古的交通方式象征性的还魂。

因此,如你所见,它并不具备多大的旅游属性,除非你对老重庆的历史相当熟悉,才能在这简陋的设置面前深入它背后的意义。才能读出它简单形象后的浓墨重彩。也才可以理解这种出行方式独一无二的性质。

时代的符号

过去,我们亲切地称呼缆车为“懒车”,慢吞吞地爬坡,就像蜗牛,被人用绳子向坡上拖。

没有人泄气,经过经年累月的努力,重庆这座美丽的城市被重庆人霸气地拖成了西南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也拖作了长江上游最大的经济中心,更变成了游客趋之若鹜的魅力之都。

在这些发生以前,山城的历史有一个角挂在缆车之上。它今天变成了一个符号,停泊在棉花街,诉说着这座城市经过的一些沧桑,乃至沾染着烟火气的某些偶尔思念的生活。

当然,还有我心爱的姑娘,从遥远的山坡下,坐着摇摇晃晃的缆车,慢悠悠地朝爱奔往…

重庆棉花街,停着记忆的缆车。让我们做光阴的侠客,与它一起笑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