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庆李家沱码头有什么神秘的地方?

重庆李家沱,濒长江之滨,洄水掘沙,江流舒缓。早年有李氏兄弟便在此处设渡过人运货,久之,沿着渡口谋生之人甚众,江岸屋宇逶迤相接,成了长江旁一处三教九流来去如鲫的江湖。

老一辈常说“北城观音桥,南城李家沱”,印证了李家沱昔日繁荣。

后来,随着重庆发展的日新月异,城市重心的不断位移,观音桥声名鹊起,李家沱却日渐沉寂,终至如今的销声匿迹。

便捡个暖阳和煦的融融春日,去这归寂的长江之滨,倾听来自过去的声音。

1、停

岁月是什么呢?

是我们挑拣出来的记忆。也可以是印象中固执的事物重复的发生。

码头

我一直以来都固执地认为:重庆就是个码头的样子。不管走在堤岸上的人是穿着长衫还是短打,都和停泊在江岸的船舶关系匪浅。

“李家沱码头”五个鲜红的大字看起来亲切无比,像从前发出的洪亮声音,把心底急于与过去撇清的“断舍离”弄成了模糊的暧昧。顺带着也把流逝的时间具象为长江水,只要愿意,随时可以从里头打捞出活蹦乱跳的青春。

许久不曾挪窝的铁船像痴情的恋人,纵然等待伴随的寂寞锈蚀了全身,却停出了天长地久意味的执迷不悔。

此际的沉默是一种唱和,以现代化的高楼为背景。古铜色皮肤的水手船工与细皮嫩肉的商贾旅人,俱可在纹丝不动的船头,粗鲁地吞咽流汤滴水的牛下水…

我的记忆停在这里,仿佛平静的江水;岁月倒影在镜子一样的水面,被抚平了沧桑的皱纹…

2、隐

有多久我们没有在江滩上撒欢?有多长时间我们不曾在悠悠水岸赐梦想一个天高云淡?

江滩

李家沱码头的江滩并没刻意将自己藏起来,但来的人少了,它就慢慢躲在了我们的视线之外。

初春时节气温回升,阳光正好,水波粼粼。

江岸以最原始的形态展示给幸运抵达的游人:滚落的大小石头遍布沙滩,波浪推就的岸线蜿蜒曲折,却又带着柔和的线条,就像身段窈窕的红粉佳人。

江水偎依着凹凸不平的江岸,东去的脚步不由放慢。

有“独钓寒江”的钓者,在洄水凼旁支起钓竿。江上有货轮慢慢驶过,偶拉汽笛,平静的江水猛地打个激灵,哗哗的浪涛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层一层推向岸线。

我曾经最喜欢安静地钓鱼,未知的收获持续发出惊喜的召唤。明明想要得到,却又偏偏要当作一场耐心的试炼。

言不由衷的等待最后倒真成了一种修炼。在李家沱的岸畔,面对鳞次栉比的城市大楼,静谧的心境与是否收获无关,却与闹中取静的隐逸环境相得益彰,慢慢领悟到“此中有真意”的从容姿态。

3、海

李家沱开阔的江面就像海。尽管江风并不微咸,也不会有贼鸥掠过水面。

灯塔

就在俊俏的岸边,耸立着一座红白相间的灯塔,跳脱的色彩非常醒目,一股海岛小清新的感觉扑面而来。

视线如灵蛇,围着灯塔绕。恍惚之中便有了踏足鼓浪屿那般的奇妙感受。设若天色晴好,想象力丰富,遥远处若有若无的淡雾不妨设想为椰林摇曳;如果天气阴沉,雾锁港口,那么,对岸影影绰绰的废弃烟囱,便是中世纪普林斯顿海港一样的英伦风。

工业化痕迹

把视野有意识地缩小到合适位置,让淼淼长江水充盈,不经意间,浩瀚如海的辽阔广垠让人如痴如醉。

这座鲜红的灯塔,已经成为李家沱码头的灵魂。凭一己之力,将大海的无垠种植在这人烟凋零的土地。也让这被人遗忘的地方有了被人惦记的能力。

差强人意的海的样子,货真价实的洋之精神,酝酿出这似是而非的海岸风情。既有记忆的温暖,又有理想的坦诚。

那座鲜红的灯塔将我指引到李家沱,这充满老重庆记忆的江边秘境。

我有些快要忘记的东西就放在这里,但愿可以顺利地找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