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北极1.4万亿吨“休眠”甲烷或被唤醒,第六次大灭绝高潮临近?

6500万年前,恐龙覆灭,空出了大量生态位。不过,哺乳动物并未立刻吹响冲锋的号角。在小行星之后,地球不断将碳释放到到大气中去。哺乳动物为恒温动物,不断飙升的气温打乱了哺乳动物崛起的节奏,冷血动物乘势而起,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当时的霸主――泰坦巨蟒,地球迄今为止最大的蛇。

不过,冷血动物的王朝仅持续不到千万年。在5500万年前,地球上似乎有某种力量突然被引爆,全球各地温度在一瞬间飙升了5~8度。在之前的狂欢中,冷血动物巨大身体已经逼近自发散热的极限,在气温急涨中,纷纷因内热而亡。不过,当未知力量宣泄完毕,气温又很快跌了回来。

这场快速波动,史称古新世始新世极热事件,收割了追涨昔日王者,为躲在逼仄空间,早已习惯恶劣环境的哺乳动物带来了新生。

这股神秘的力量到底是什么?近几年来科学家研究发现,它很有可能是沉睡在冰层下的可燃冰,而且如今更强大的力量正在慢慢苏醒,极热事件或将再次上演,人类或许会成为“韭菜”。

北极冰层下的怪物

可燃冰也叫甲烷水合物,是冰分子将天然气分子困在的晶格之中,一种可以点燃的冰,也叫“火冰”。可燃冰一般存在于海洋、湖泊、永冻土层之下,这些物质会时不时地自燃。

可燃冰中所含的甲烷源于有机物的分解,还有一些是从海底火山裂缝中泄漏出来的。东西伯利亚北极大陆架(下面简称ESAS)的沉积物中就含有14000亿吨被冻结的甲烷。

2014年,人类向大气中释放了98亿吨二氧化碳,ESAS中被困的甲烷含量达到了2014年二氧化碳释放量的143倍,而且甲烷所能产生的温度效应要远高于二氧化碳。

地球主要能源来自于阳光,我们之所以不像其他星球一样寒冷,是因为吸收了阳光能量的地球表面,在向外反射能量时,一部分会被二氧化碳吸收、反射回来。换句话说,二氧化碳就像是地球盖的一层保温棉被。而甲烷的反射效率与吸收效率比二氧化碳还要高得多,“保温”作用是二氧化碳的25~86倍,意味着仅仅ESAS沉积物中的甲烷就能达到12000多年(以2014年为基数)人类的碳排量,而如今我们正在唤醒它。

灾难离我们有多远?

这股力量真的离我们很近了,甚至我们的孙子就会“享受”其中。很多人认为事情不可能这么突然,科学家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因为甲烷水合物能够承受令人惊讶的巨大温度变化,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科学家认为它一直处于较为稳定的状态,即使地球再上升几度它都会乖乖蛰伏在冰层之下。

不过,近几年来科学家发现北极的甲烷排放量正在逐渐攀升,而且通过研究这些沉积物和历史排放表明,我们原以为的是错误的。只要全球平均温度上升1.5度,整个ESAS就会融化。

目前人类阻止气候变化的最高“群”是美国“进进出出”的《巴黎协定》群,该群的目标是将温度上涨控制在2度以内,尽可能压制在1.5度以内。这意味着即使达到了人类的最高目标也无法阻止这些沉积物造成全球变暖失控。不过,如今我们也意识到了这个风险,因此各种“碳达峰”策略,“碳中和”项目纷纷加速上场。那么人类是否能控制住这股力量呢?

气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系统,有无穷无尽的变量,难以预测,我们只知道后果将是灾难性的,但并不清楚灾难程度有多大。不过,5500万年前的那场极热事件可以给我们提供参考。

全球变暖是一个正反馈的过程,由于甲烷是一种很强的温室气体,当少量它融化时,温度会急剧上升,而温度上升会导致更多的甲烷被释放出来,于是温度又进一步飙升,又接着融化释放。魔盒一旦被打开就难以制止,它会一直宣泄下去,直到地球上的一切可燃冰被耗尽。

极热事件大约在十万年内,气温快速攀升了5~8度。如今地球被冰封了更久,蕴藏更多的甲烷沉积物,人类也在加剧全球变暖,如果以极热事件为蓝本进行计算升温时刻可能在未来一百年内,甚至更少。

如果地球再次发生极热事件会如何?

我们保守估计先缓慢攀升5度,两极冰盖将消失,冰盖驱动的全球洋流将会被打乱,洋流中原本的营养物质循环将消失,鲸鱼,海豹,鲨鱼以及大部分的鱼类都会退出历史舞台。

图:海水上涨至66米

海平面会随两极融化上涨至66~70米(算上雪山冰雪为70米),魔都、帝都、羊城、香港、迪拜、纽约、伦敦都将只剩高塔。数百万乃至数十亿的人类和其他陆生动物将流离失所。

图:上升两度后的纽约

沙漠更加炎热和干燥,雨林与森林野火肆虐(加速全球变暖),农田干涸,食物紧缺。热带气候会快速向两极迁移,但即使是两极附近的新热带地区也会先持续几十年的干旱,因为植物还赶不过来。新沿海地区的台风与海啸的级数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由于气温与换句变化太快,物种根本来不及演化,将会引发灭绝事件,霸主是否会更替犹未可知。目前,我要做的就是阻止它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