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中国青铜器:最恐怖的纹样,有最童稚的美

图|蒽子

物道君语:最近,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青铜面具引起一波热潮,许多网友po出青铜器表情包。让这些厚重的国器,有种反差萌。殊不知,大多青铜器并非如此,青铜器的主体纹样是饕餮纹,有种将你拉入深渊的原始力量,让人不由恐惧。

饕餮是什么?

在《山海经》里,饕餮是一种羊身人面,双眼长在腋下,虎齿人爪,叫声如婴儿的妖兽。

当其化为纹饰,则只有兽头,所以饕餮纹又称兽面纹。这是先民想象出来的非自然之物,上天入地,穿林越泽的神兽,以一副怒目张牙,两只尖角的模样横踞于青铜礼器上,变成了令人恐惧且敬畏的符号。

第一次见到饕餮纹,就让我想起儿时奶奶讲的,专门用来吓小孩的山鬼,在当时看来,这类纹样,只会让人心生恐惧,无法有审美体验。

但随着认知的改变,逐渐从中感受到美。饕餮,在神秘可怖背后,是中国童年时期最童稚奇异的想象,以及吉祥的祝福。

饕餮恐怖,如火烈烈的残酷

最初的饕餮纹,的确令人畏惧。

商周青铜器,乃用来铭记帝王强大武力,记载征伐胜利。所以上面纹路,须有令人畏惧的权威,也要有天授神权的神秘,而饕餮便为此而生,刻于器上。

帝王们认为那头吞天噬地的怪兽就是自己的化身,可以征伐一切异族,恐吓所统治的人民。

中国西周青铜簋上就记录了武王伐纣的牧野之战。公元前11世纪一个甲子日,岁星当空,武王亲率精锐一夜之间灭了商纣。为炫耀武力,他命人铸造了一件铜簋,并在器身、方座刻上饕餮纹,赐给有功的将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用青铜礼器祭祀时,大多伴随杀战俘的行为

史书记载,牧野之战是“血流浮杵,赤地千里”,意思是战士俘虏的血流成河,足以把巨木漂浮起来,鲜红染遍了千里之地。

知晓这段背景后,再看此器上的饕餮纹,巨目血口,在帝王看来是权威,但在百姓眼中,是对战争的恐惧和权威的威吓。

李泽厚说:“饕餮纹之所以美,不在于如何具有装饰风味,而是在那看来狞厉可畏的威吓神秘中,积淀有一股深沉的历史力量。”

历史从来不温情,充满了奴役压迫,杀伐屠戮,血流成河,如火烈烈才是真相。暴力是文明的产婆,历史留下了饕餮纹,记录了中国在进入文明前,历经过一段血与火的童年时代。

饕餮,通灵

后来的饕餮纹,多了一份吉祥。

上古时期,先民对未知现象充满恐惧,对征服不了的自然充满膜拜,面对疾病死亡,天灾人祸,大多时候是无力的。于是他们寄希望于祖先,想象出沟通人间和神灵世界的饕餮。

古人以青铜器行祭祀,把饕餮刻在上面,青铜器就则具有了通天地,护吉祥的功能。

学者艾兰《龟之谜》里提到:“通过饕餮,可以穿越活人跟死人的界限。”

三千多年前,商王祖庚或祖甲两兄弟中的一位,为了祭祀母亲,用一千公斤以上的原料铸造了一个青铜大鼎,刻上盘龙纹,雷云纹还有饕餮纹,并于鼎腹内刻铭文:“后母戊鼎”。

在祭祀典礼当天,大鼎煮着三牲,桌上摆着玉石,在乐师的演奏中,商王进行祷祝通灵,而巫师则会察天观象,向商王传达母亲的回应,以保国之风调雨顺。

饕餮,像一头通灵的神兽,安抚当时尚且懵懂幼稚的先民。在文明童年时期,人们真的相信祖先能保佑自己,以面对生死灾祸。

正如今日我们清明祭祖一般,祖先带来的不仅是保佑,也安抚了我们对未知的恐惧,给了我们追求美好的勇气。

不可复现的童稚之美

最恐怖的饕餮纹,有最童稚的美。

我对饕餮纹的认知,是从最初的狞厉之美到童稚之美。最近,兽面纹大钺又变成表情包火了一次,上面凶狠的饕餮纹,刻在青铜兵器用以震慑敌人。这个古代让人闻风丧胆的饕餮兵器,在现在看来,不管它再怎么张牙怒目咧嘴,都有一种掩不住的童稚和天真。

一时代有一时代之美学,人类是不断进步的,蒙昧会演化成文明,野蛮最终也会开化。而饕餮纹终于在西周后走向没落,被别的吉祥纹样所替代,纹样越来越精美,器物越来越精致。

而青铜饕餮的美,再也不可复现。就如当人走入成年,再也无法复刻童真一般,即便复刻也有了深谋,而不纯粹。如今我们怀念青铜时代,是因为那段时间充满未知,我们对世界有最大的好奇心,也因此充满了想象力。

我们每个人都会长大,但童年的影响足以影响一生。青铜时代作为中国的童年,也影响了中国对美的观照之路。

只有知道美从何而来,才能明白中国之美走向何处。

文字为物道原创,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