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庆罗汉寺为什么会有“蓝眼泪”?

依稀记得多年前,虔诚地往罗汉寺敬香礼佛。蜷缩在闹市喧嚣下的佛门清净地,尽管没有“有求必应”的神奇,但那份安贫乐道的超然,有意无意地影响了我对待日子的态度。

很认真地生活,坦然接纳生活给予的每一种结果:幸福无须甘之如饴;痛苦也不必呼天抢地。

潜移默化的平和心态一直伴随着我,说起来,还真得感谢罗汉寺。

但我有多长时间没光顾过罗汉寺了?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至少超过了十年!突然很想到寺里看看,不为愉快地数罗汉,只想找一找当年自己突然的灵光一现。

1、寻缘

如今到罗汉寺很方便,坐轨道交通1号线或6号线在小什字站下,走6号口出来左转,便是罗汉寺。

罗汉寺正门

印象里的大门没什么改变,依然是靛蓝的寺名,靛蓝的对联。卖票的位置改变了。以前在寺门旁,现在单独在寺门另一侧修了耳房售票。

在进寺的台阶前,有个驾着滑轮车的职业乞丐,见到游客就在阶前来回滑动,一边千百遍地喊“帮助一点”。令人感慨的并非她执着的职业精神,而是放在胸前的搪瓷碗中“贴心”地为不带现金的善男信女准备了收钱码。

穿过守在广场上连自己命运都无法掌握的,却坚决要给你算命的女人的包围,越过乞丐以“凄惨悲凉”与你的同情心交织而成的封锁线,终于跨进了寺庙的大门。

进门左右立着四大金刚,形体高大,怒目圆睁。

禅径

自金刚逼视下经过,便站到一禅意依稀的禅径之上,右侧为明碑亭,中置一块高大的辨不出字迹的古老石碑,以玻璃罩保护了起来。

禅径左侧为售卖“慈悲”的店铺,在我的记忆里该是不存在的。

禅径端头有一影壁,镌一尊笑容可掬的弥勒佛。

影壁旁开着门,上书“十方丛林”。打此进入,便是罗汉寺最具历史与文物价值的古佛崖。

古佛崖

好像原来过来时,两壁危崖并无屋檐,风吹日晒的摩崖石刻佛像,更能让人感念心中的神佛与自己风雨同舟。

每个崖底掘进而得的洞窟内皆端坐着一尊佛像,而每一尊佛像面前都摆放着一只功德箱。

以前哪有这个!只有“随喜”被理解为“随时布施”才可能发生这种密集的求取!这样明目张胆的“司马昭之心”引起的反感如此强烈,与我美好的印象这般背道而驰。我没有一丁点随喜的欢喜。

草草通过古佛崖,在修造得复杂且金光闪耀的门廊下穿行。古朴笨拙,难得思考的依稀印象被精致细腻代替,让我几疑来到了一方崭新的天地。

前方分路,很自然地拐向罗汉堂方向。

翘角重檐

才穿出屋子,抬头便见到修饰得无比精美的翘角重檐。

从前的罗汉寺屋顶断无如此细致华美,也不似如今这般“富贵”得离尘。但如果让我选择,我应该更喜欢它今天的造型。

跨几步台阶便来到五百罗汉堂门前,500罗汉形态各异,盘踞在堂中各处。但门前的喇叭大声地播放着广告,反复强调数完罗汉到门口花钱领签票。然后再花点小钱请大师解签,指点迷津。

我确实进了迷津,不过,再不是从前那种恬淡无为,云淡风轻的迷踪,而是明码标价,买卖佛法的不安与模糊。

商业化侵略如火,即便百年老庙也在这火焰下炙烤变形,面目全非。

我供奉于原来的真与现实的此地失了缘分,就像梁山伯与祝英台,再炽烈的眷恋也结束于生离死别,唯有美好的愿望凄美地化蝶…

2、蓝眼泪

不为信仰而来,所以我清醒得令人讨厌;我无所求,所以烦恼与否跟我无关。

我离了罗汉堂,踏上它侧边的一条偏廊。少人来走,有些似曾相识的破旧。廊道尽头堆着砖瓦,有凋零的蓝色花瓣其上凌乱。

蓝眼泪

很自然地抬头看,一翘没重装过的屋檐压着古老的墙,墙头挂着娇艳的紫藤。

一串串蓝色的小花像委屈的姑娘默默流泪,有心安慰,伸出的温柔却抚不上她孤独却高高在上的肩头。

我没有如她般的感同身受,心中满溢的是寻缘不得的失落。这种感觉仿佛我理所当然地收纳好冬天的羽绒服,重庆的倒春寒却突如其来。

我没准备好接受罗汉寺的转变,把烦恼当成商品贩卖,放在哪里都特别古怪。

站得离紫藤花枝更远一些,我想仔细瞅瞅这流泪的树,把一种对春天不变的渴望移植入心头。

尽管依然无法看见紫藤的全貌,但我了然它经历的苦难,它的树冠显然遭遇过刀斧戕害,却因为坚持扎进土地的根,迎来了重生。

我喜欢它。这是重登罗汉寺唯一让我有“同病相怜”感受的象征:我们并不“与时俱进”的心境如此类似,以至于它作了春天的化石,我成了“发展经济”路上的阻路顽石。

这罗汉寺的“蓝眼泪”悄悄润湿了我的心事,那些没有矫饰的过去,很遗憾,我们再也回不去!

3、虚

我不能浪费,尽管我已经不打算继续游览,买过了门票就必须坚持把寺院逛完。

大雄宝殿

意兴阑珊走向大雄宝殿,不出意外,这里也有不是和尚的人在卖香解签。

殿前活跃着关心自己幸福的“信男愿女”,点几柱价值不菲的高香祈祷:但愿命运的向好与花费的金钱能遵循正比关系。

两棵常年烟熏火燎的菩提树提拔茁壮,与我一般冷眼旁观并非信仰的祷告。

穿过大雄宝殿,下一重殿宇是藏经楼,楼内置有观音殿。在观音殿里可替自己点盏愿灯。用自己对未来的期翼将菩萨照亮。

观音殿没经过焕新改造,地板略有往昔的凹凸不平,在其中逡巡,忘掉随处可见的买卖,本真的梵音仿佛飘在耳畔。

从虚无中感叹,世事多变,但万变不离其宗。愿我们都少一些刻意,多几分自然,不为以为应该的目的买单。

佛法无边,佛家不执分别心。明火执仗的高香在佛祖的眼中与虚化之心香一缕并无区别。都从虚无中来,必也归于虚无。无论看起来多么冠冕堂皇。

我终非佛家信徒,分别心甚重。因此,我放不下心中怨恨,看不惯售卖虚无。红尘的功能让红尘去完成;这难得的闹市静堂还是还它清净无为。

照原路返回,走出这变味的十方丛林。我突然明白了悲伤的蓝眼泪为谁而流。为你,为我,为罗汉寺,也为每一个不甘心随波逐流的人。

这大概会是我最后一次流连罗汉寺。如果它依然按照现在的发展模式进行下去,在商业化的不归途上愈走愈远,我发誓我再也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