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民间故事:傻儿出生,母亲被骂成灾星,七个男人留在了火海里

古时候,女人不能出门,不能跟陌生人说话。一辈子活下来,就见了簸箕那么大一片天。

出个意外,被人蒙了面带到邻村。都像是去了新大陆,不知东南西北。

糊涂山以东三十里,有个糊涂村,村里有个胡二妞。一年冬天,家里五个人病倒三个。仅剩奶奶瘸着腿,和十五岁的胡二妞。

胡二妞这时已经顾不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女子美德。独自一人上山挖野菜摘草药。

胡二妞遇见了怪兽,满脸漆黑,眼珠发青,头上长犄角的怪物。这怪物把二妞抓了去。怪物扛着被套了口袋的胡二妞,也不知跑了多远。怪物扯掉面罩,取了犄角,露出了真面目。

怪物是个五大三粗,虬髯满脸的大胡子。他做了胡二妞的“爹”,把她嫁给了一座大山深处,一家拥有六条儿的李家。

李家共养了六条儿,年轻时候总认为多生儿子多享福,投资人会比投资其他有效益。等到儿子长大了,该娶媳妇了,这下就犯了愁。拆了纽扣卖了锅碗,好不容易才给老大娶了这个媳妇――胡二妞。当然这个娶非彼娶,有些不正当。

李大爷呢,心里盘算着。等老大有了儿子,然后老二老三。这样几年下来,自己就该享福了。一堆孙子围着自己幸福极了。李大爷的六条儿子也是这么想的。美滋滋地等待着幸福生活。

李家六条儿子,长得牛高马大,懒惰成性,除了喝酒就会打架斗殴,地里屋里所有活都是胡二妞干。春夏秋冬,四季交替,胡二妞就苍老了十几岁,看上去憔悴得惹人怜。

李大的儿子出生了,白白胖胖,甚是可爱。转眼儿子就两三岁了,李家发现儿子出现问题,不会哭不会吃。除了哼哼,会拉屎拉尿,啥也不会。每天光着个屁股,撒开脚丫子满山跑,偏偏还不会感冒。

找了个赤脚大夫一看,诊断结果,这娃子是个傻子,无可救药,先天性傻。李大爷环顾四周,看了看几个壮如牛的儿子,又看看憔悴的胡二妞。果断得出结论,自己李家基因没问题,肯定是胡二妞扫帚星。

李家把胡二妞和傻儿子关进柴屋,每天让胡二妞干很多活,剩饭剩菜,狗吃不完的,就拿给胡二妞和傻儿子。对她们不管不顾,任其自生自灭。

这年冬天,李大爷过大寿。晚上宾客都走完了。他们又吆五喝六,让胡二妞准备了酒菜,几爷子高兴地喝着酒。完全不顾隔壁柴房孩子的哭闹。

胡二妞准备好饭菜,偷空抓了几片肉,去柴屋给儿子吃。两母子正享受着这难得的和谐美满时光。听见外面乱糟糟的,一片吆喝声,走水啦,走水啦。快救火。

胡二妞想起,自己忙着给儿子送肉来吃,忘记了把灶里火扑灭。这才引起了柴火掉落出来,把屋子给烧了起来。

李大爷和六个儿子,就坐在灶屋外的屋子里喝酒。因为怕冷,他们紧闭了房门和窗户。这时听到屋子里传来声音。

“我是老大,我先跑”

“我是老子,你们都让我”

“我还没有过女人,好不想死”

随后就是拳打脚踢,门窗乒乒乓乓的声音。门窗承受不住几个成年男子的暴打。门倒了,窗垮了,房梁也倒了,墙也塌了。七个男人永远地留在火海里。

胡二妞抱着儿子,离开了大山,寻了一幽静之处,带着儿子。慢慢的,在胡二妞母爱的温暖下,傻儿子竟恢复了些。他刻苦学习,多年后,也算是个小有知识的人。儿子带着母亲胡二妞回到了自己的娘家。只是这时已经物是人为,娘家已经没有人了。苦命的胡二妞跟儿子在这里扎根,生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