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疯狂科学家为了永生,给自己注射350万年前的细菌,结果如何?

人为什么要死亡?永生不是最佳的选择吗?事实上死亡就是进化所必然的结果,淘汰不适合适应环境的生命体,或者避免因为衰老成为群体的累赘,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是千百万年来生命体一直遵循的。

但人类这种智能生物已经发展到了现代文明社会,已经可以用先进的医疗技术来治疗病痛,那么是否能有医学技术,能改变衰老带来的自然死亡吗?是否有技术延长甚至让生命永续呢?

防止衰老实现永生?

一般认为DNA末端的端粒长度是决定寿命的关键,这个看起来似乎没有意义的重复序列决定了生物的寿命。

1961年宾夕法尼亚州费城威斯达研究所的美国解剖学家列奥那多・海佛烈克发现,一个正常的人类胎儿细胞,在体外培养下可以分裂40~60次,此后细胞群将进入衰老期,决定这个次数的就是端粒的长度。

因为每次DNA在复制时,为确认已经将DNA完整复制,会不断减少这个“末端”的长度,到最后末端消失,DNA将停止复制,也就是说人体细胞将不再更新,生物体就会进入自然衰老期,最终进入死亡过程。

因此延长寿命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增加端粒的长度,它有端粒酶调控,在正常的人体细胞中端粒酶的活性受到相当严密的调控,只有在造血细胞、干细胞和生殖细胞中,才能检测到具有活性的端粒酶,所以端粒酶是一个方向。

2021年4月21日,哈佛大学研究团队发现一组能恢复老鼠DNA端粒长度的小分子,希望未来能调节端粒的长度,由此逆转生物体衰老的过程,但很明显,这仍然在起步阶段。

另一个则是控制衰老过程,人体是伴随着细胞的不断凋亡而衰老的,细胞的死亡有两种,一种是细胞坏死,另一种则是凋亡,前者比如机械性或者病理性死亡,后者则是细胞在有序控制过程中的“自杀”行为。

而细胞的凋亡也分为“内源性凋亡”和“外源性凋亡”,比如DNA出现问题时可能会出发自我死亡的过程,另一种则是接到了外部死亡信号,细胞表面的死亡受体接受到了某种配体的信号,继而激活细胞内部的“凋亡蛋白酶”(Caspase)等等,再通过一系列的级联反应,最后导致细胞的凋亡。

所以控制这两个过程,同样可以控制人体衰老的过程,比如哺乳动物中的裸鼹鼠就不会衰老,它比同样大小的小鼠寿命长9倍以上,即使在它生命的末端仍然能保持旺盛的生育能力,而且从未在它们身上发生癌症,似乎有某种机制触发了裸鼹鼠体内的超强抗衰老能力。

俄罗斯科学家注射永生细菌

2009年莫斯科州立大学地温学系主任阿纳托利・布劳奇科夫博士在西伯利亚萨哈共和国的马蒙托瓦戈拉(猛犸山)发现了一种350万年前神奇的芽孢杆菌F,这种细菌可以追溯到,在对小鼠和果蝇的实验中,芽孢杆菌F对甚至使一只进入了老龄化的老鼠恢复了生育能力。

雅库茨克流行病学家维克多・切尔尼亚夫斯基博士如此形容这种杆菌,似乎是一种“科学的直觉”和“长生不老药”,机理可能是芽孢杆菌F在生命过程中释放的某种生物活性物质激活了实验动物的细胞免疫态。

对于芽孢杆菌F对细胞的作用机理仍然是一个谜,但它对动物的功效似乎表明了一点,芽孢杆菌释放的某种物质激发了细胞活性,让其恢复活力,而阿纳托利・布劳奇科夫博士也发现似乎当地人都比较长寿,博士认为这可能是芽孢杆菌F渗入了饮用水系统。

2013年布劳奇科夫博士决定给自身注射芽孢杆菌F,时间很快过去了2年,这两年间布劳奇科夫博士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反而觉得比以前更强壮,甚至很少感冒,觉得自己能胜任任何工作。

2017年布劳奇科夫博士在征得45岁的德国慕尼黑模特马努什的同意后,将这种芽孢杆菌F也注入了她的体内,但效果到底如何网上并没有进一步的消息。并且笔者也搜索了关于Dr. Anatoli Brouchkov的信息,所有的资料还真是停留在博士自称感觉良好和德国模特注射后的信息,并没有更多的信息。

地球上永生的生命

地球上没有永生过的生命,但却有接近永生的生命,比如俄勒冈州绵延8.9平方公里的奥氏蜜环菌,它总计已经生长了2400年以上,总质量重达3.5万吨,而这些都由菌丝连在一起是个整体,预计它将继续生长很多年!

因为当地政府一直想除之而后快,它的出现已经严重影响了树木的生长,植物根系会因此腐烂,比如花旗松、真杉木、松树、西铁杉等二十多种植物都受到了影响,生长火烧,挖掘机开挖地沟都不能阻止它们蔓延。

另一个则是美国犹他州中南部科罗拉多高原西部鱼湖国家森林公园的潘多林,世界上寿命最久的生命体,占地43公顷的47000棵白杨、总重达6000多吨的潘多林都是一颗8万年前的冰河时代飘到这里的种子然后生根发芽而来的,都为雄性地震白杨,通过根系无性繁殖而来。

除此以外,据此最长寿的动物是格陵兰鲨,据考证不过400-500年寿命,和植物相比,完全不在同一个级别,而这些无性繁殖的植物,也许将延续很久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