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有什么异同之处

苏伊士运河位于埃及东北部,巴拿马运河在巴拿马中部,对航运界而言,两条运河是“世界是最重要的捷径”,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价值。在相似基因的作用下,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折射出异样的光彩,对世界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上图_ 苏伊士运河地图

地理交集

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有着很多的共同点。苏伊士运河是联系欧、亚、非三洲的交通要冲,开通了印度洋和大西洋之间的联系,便于大西洋、地中海、黑海和印度洋等沿岸国家的船舶往来,马克思称它为“东方的伟大航道”。运河所处的苏伊士地峡是亚洲和非洲的分界线。

巴拿马运河利用巴拿马地峡结构,移除大西洋和太平洋之间的地理阻碍,运河“连接南北美,沟通两大洋”,为美国东海岸和西海岸以及和亚洲、澳洲之间的航运提供了便捷通道,有着“世界桥梁”之称。地理上看,运河是南北美洲的分界线。两条运河的开通运营,是人类工程史上的奇迹。

上图_ 巴拿马运河 示意图

直航!直航!

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开通后,舰舶不用长途绕行了。以波斯湾至西欧的航线为例,船只途经苏伊士运河一年可以往返9次,绕行非洲好望角一年只能往返5次。而亚欧航线的经济性更高,与绕行好望角相比,船舶选择航行苏伊士运河,广州到黑海沿岸的罗马尼亚康斯坦萨港,航程缩短12423公里,广州到法国马赛港,航程减少9197公里。

巴拿马运河同样如此,船舶不必绕行麦哲伦海峡或合恩角,航程大大缩短了。让美国东西两岸的航程至少缩短了11000公里,亚洲到欧洲的航程减少6500公里。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受西风带控制,不论是好望角、麦哲伦海峡或合恩角,长年西风盛行,气候恶劣,对航行安全构成巨大的威胁。有了这两条运河,船舶不但能缩减时间和成本,还能确保安全性,突显超高的性价比,优势显而易见。

上图_ 1860年修建苏伊士运河的场景

运河扩建

面对日益增长的航运需求,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实施了扩建工程。2015年8月,埃及高调宣布投入82亿美元扩宽运河,建设“苏伊士运河走廊经济带”。新运河船舶最大通航能力达21万吨,通航时间由原先22小时缩减至11小时。2023年,运河通航费将突破150亿美元,埃及将从整个经济带中受益1000亿美元,占整个国家GDP的1/3。

2016年6月,经过近十年施工的巴拿马运河扩建工程顺利竣工。新巴拿马运河总投资超过60亿元美元,扩建后,运河通航能力由原先的3亿吨提高到6亿吨。最大通航船舶由7.6万吨增加到30万吨,繁荣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与亚洲和欧洲之间经贸联系。两条运河的扩建,在增收的同时,也给全球航运界带来了福音。

上图_ 1914年,巴拿马运河的加通湖溢洪道

屈辱往事

作为发展中国家,埃及和巴拿马饱受列强的欺压。1859年,法国获得苏伊士运河施工特许状。在施工中,法方为节约成本,一方面以极低的代价雇佣了大批劳工,另一方面提供的饮食质量和医疗条件极差,多数劳工处于半饥饿状态,造成了12万劳工死亡。运河开通后,法、英两国先后垄断运河控制权,攫取了巨额利润。1956年,苏伊士运河才被埃及收归国有。

1880年,由法国主导了巴拿马运河的开挖,后因流行病蔓延和财政困难,被迫停工。1903年,美国迫使刚刚独立的巴拿马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取得运河单独开凿权和14.74平方公顷运河地区的永久租让权,享有修建铁路和驻防军队的权力。在开凿过程中,有7万人丧命。经过巴拿马人不懈的努力,1999年,巴拿马收回了运河。运河的屈辱历史,是埃及和巴拿马两国近现代史的真实写照。

上图_ 开凿巴拿马运河

收入不同

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有交集,也有差别。从经济上看,运河通航费和雇佣劳务收入,是埃及和巴拿马两国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2019年苏伊士运河收入高达58亿美元,增长了1.3%,全年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8880艘船舶往返运河,平均27分钟就有一艘船通过运河。苏伊士运河承担了全球海运贸易量的14%,以及全球集装箱运输量的22%。运河通航费是埃及的第三大外汇来源。运河管理局有1万多名埃及员工在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工作,主要从事领航、维护、疏浚、管理等工作。

2019年,巴拿马运河收入33.66亿美元,较上年增长9.37%,为巴拿马创造了17.86亿美元的财政收入。据统计,巴拿马2019年GDP为430.61亿美元,以运河为主的物流仓储业是该国的第三大支柱行业。每年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7万艘船舶通过运河,它承担了全球海运贸易量的5%。从重要性来看,巴拿马运河对国家的贡献更大。

上图_ 苏伊士运河

特征不一

由于所处地理条件各异,两条运河的特征也不尽相同。苏伊士运河全长190公里,呈南北走向,位居红海和地中海之间,这两个海分别是印度洋和大西洋的内海,两者的位差仅25厘米,无需船闸的辅助就能实现船舶的直航,全程仅需11小时,所以,苏伊士运河是世界上最长的无船闸运河。

巴拿马运河全长82公里,是东南到西北的走向,大部分河段由南部的加通湖供水。而加通湖和海平面有26米的高差,因此,运河在太平洋入口和大西洋入口分别设置了双线三级船闸,水闸以调节水位为方式,辅以闸面机械牵引和拖轮助推的手段实现通航,运河的航行过程需要9小时。正因如此,巴拿马运河是世界上最长的水闸式国际运河。不同的特征,塑造了两条运河鲜明的个性。

上图_ 巴拿马运河

环境反差

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受到所处环境的差异化影响。埃及在北回归线附近,属于热带沙漠气候。苏伊士运河在副热带高压或信风团的控制下,气温较高,日温差大,降雨稀少,年降雨量不足125mm,当初修建运河时,恶劣气候条件导致伤寒、霍乱横行,造成大量劳工死亡。

巴拿马靠近赤道,热带雨林气候左右着该国气候。当地终年高温多雨,白天湿润,晚上凉爽,年均气温23-27℃,全年分旱季和雨季两季,年均降水量1500-2500mm。气候的反差,造就两条运河各异的沿岸风貌。

中国在苏伊士运河和巴拿马运河中受益颇多。目前,中国是苏伊士运河的第一大用户,也是巴拿马运河第二大用户。随着全球化脚步的加快,中国船舶穿越两条运河的频率必将更大。事实证明,这两条运河的投入运营,是人类征服自然的一小步,更是推动了人类文明的一大步。

作者:计白当黑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徐佩朝 《巴拿马运河与苏伊士运河的异同点》

【2】无 名 《巴拿马运河&苏伊士运河》

【3】高 雄 《巴拿马运河》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