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重庆一座废弃校园,有望成为网红景点吗?

还记得吗?

那些青春的喧嚣?操场尽头夕阳下的白衣飘飘?

还记得吗?

长发飞扬的姑娘静静地听你唱《睡在上铺的兄弟》;或者轻轻吟唱着《恋恋风尘》。

时光流逝,有些鲜活的面容我们已经记不清晰,有些哭泣想起来却感到甜蜜;而被岁月扯动着的身影,愈发佝偻,也越来越频繁地回顾…

静静的青春

如果可以重来,我当埋伏在球场后的树林间,像林梢上的鸟,急迫地宣告喜悦的秘密;或者我要站在女生楼外宿管阿姨的视觉盲区,心花怒放地焦急…

我在寻找那片美好的土地,曾经的青春在骄傲地逡巡;我在拒绝心上的废墟,坚持与岁月的荒凉保持距离。

于是,我鬼使神差来到人去楼空的工商大学融智学院,在人迹罕至的校园里走走停停,将依稀记忆投影于似曾相识之斑驳光影。

1、我们的校园

这所关闭的学校位于井口工业园,大家习惯称呼它“渝州大学”。

校门

它的前身是1932年成立的重庆机电学校,1952年变为重庆第二机械制造学校,1978年成为渝州大学,然后变为工商大学融智学院,最后搬迁,留下了历经沧桑嬗变的废弃校园。

校门旁的装饰柱瓷砖剥落,铁门半开,染上了锈迹。

向里望去,一派蓊郁。并没有尽职的门卫盘问,沿着依旧平整的水泥路,很顺利地便走入了校内。

人与自然天生相克,人多了,草与树总是守着规矩;没有人,树藤便疯狂侵蚀过去人们的活动场地。

藤蔓爬满墙

举目四顾,绿树成荫。但凡开阔的地方均为植物占据。绿物无语,一股荒凉神秘的气息却扑面而至,像从前读书时候伏在书案上做的白日梦――至少是个三维的坐标系,时间在其中不可或缺。

思想里,有些人并不属于这里,但剪切了某几个平行世界的片段重合于此:我便看见穿着白衬衣的自己,夹着本原版的《呼啸山庄》,匆匆跑过去的背影;滚动在地上的篮球,不偏不倚地碾过一双套着雪白袜子的脚,美丽的女生没有生气,春风感动地吹动她白色的裙裾…

还有什么呢?

教学楼

山腰上的教学楼忽远忽近,在繁茂的树林里若即若离;乒乓球场上摆着老式的球台,依旧像从前一样,热情地招呼精力旺盛的人们过去对上几局;四处都是纠缠的老藤,就像同寝室的兄弟,紧紧团结在一起。

走过篮球场、足球场,这些校园里最受欢迎的地方就像被逮捕的嫌疑人,保持着法定的沉默。

我喜欢空旷的操场,那里通常有气呼呼的姑娘。她们在跑道上与怒火赛跑,终点上等待的男生要么先迎来女孩,要么先被火烧。我不会等到悬念揭晓,其实根本都不叫悬念。跑起来的妖娆谁也无法阻挡,大概率都是男生在被火灼烧之前就屈膝投降。

宿舍

许久不曾有人走过的石板阶梯布满青苔,沿着它悄悄地走上去,就是青春从前的驻地。

宿舍楼过去总是充满臭烘烘的生气,哪怕它再不会躺满朝气蓬勃的身体,再也没有大汗淋漓的同学拎着凉水桶给自己来个从头到脚的酣畅淋漓…我也知道,曾经,永远拥有过剩精力的我们就在这样的校园里把时光欺负得像个没娘疼的孩子。

有青春,在此封存。

2、记忆的记忆

在这座被撂荒的校园里,还有一座充满历史感的俄式建筑,是曾经的图书馆。

记忆的记忆

记忆究竟是对过去的重构,还是对过去的发展?我一直不甚明了。直到看到渝州大学放弃的图书馆,才有了一丝明悟。

记忆就是记忆,它是一种多重结构,是对存在的不同角度解释。

这个图书馆在别人的记忆中是苏联援建建筑,是重庆近代优秀历史建筑;而我仅仅在第一次见过它后,才有了初步印象,然后,这种初步印象会同别人的记忆整合,诞生一个新的记忆:

它是一些漂亮的红砖楼。红色的墙面,蓝色的门窗,极具美感。

屋檐下的高音喇叭

观察得仔细一点,你还会发现它的屋檐下藏着现在已经退出历史舞台的大喇叭。当年,该有《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这类的曲子曾经由它们吼出来。

透过贴上封条的玻璃窗朝里张望,有些出人意料的是,馆内的藏书并未搬走,整整齐齐排列在蒙尘的橱柜里,等着某位喜欢阅读的大孩子翻阅…

等你来看

我喜欢坐在图书馆里,在阳光下读书。眼睛的余角能偶尔囊括一位认真的女孩最好;如果没有,在字里行间中找到“颜如玉”,也是一种意气用事的乐趣。

在图书馆对面,有一栋瓦顶红房子,房子前的小花园似乎有人经常打理。

带花园的红房子

看见它的那种感觉,很舒适。即便经历了不少的现实打击,遭遇过许多的生活乐趣。这里静穆而从容的淡泊之韵还是会让人油然而生向往之心。

那些记忆的记忆,摊开在视觉里,盘旋在脑海中,我是学生,是老师,是厌弃生活的人,是热爱生活的人。我希望自己平凡地活成独特的风景。

3、我们是角儿

鲜为人知的是,这座被遗弃的校园是不少影视剧的绝佳外景地。

王俊凯的《749》、悬疑剧《破茧》、《你好昨天》、张翰、陈乔恩的《既然青春留不住》、崔健《蓝色骨头》等,纷纷在此取景。

既然青春留不住

这里虽然十分破旧,但实在是太适合上演“回忆杀”了!怀旧的青砖小楼,民国风扑面而来,仿佛可以看见学生们穿着长衫和粗布裙子抱着书本一起讨论“打倒反动派”。

女浴室、墙上的复古画报,还叫着卫生所的医务室,都是满满的年代气息。根本不用大费周章地布景,就可以在这里完成一部《你好,李焕英》。

白天,往教学楼的楼道里一站,阳光打下来,你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天之骄子,随便的站姿都让观众羡慕不已。

晚上,空空荡荡的走廊上,月色阴森。配上低沉的BGM,有谁不为你模糊的身影心跳加速,无比揪心?

《霸王别姬》告诉我们成为“角儿”无比艰难,走进这座荒废的校园,自动你就有了主角光环,成为角儿实在简单。

这个破败萧条的废弃校园,封存着我们曾经的青春,正以其独树一帜的魅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前往“探险”。

青砖小楼

它所具有的网红潜质实在太明显,相信不久以后,这里就会被络绎不绝的游人踏破门槛。

在这种不可避免的情况发生前,该怎么办?赶紧过去先睹为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