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澳大利亚山羊泛滥,斥资7万美元仅消灭459只,在我国却不够吃

对于吃货们而言,澳大利亚是一块神奇的土地,在其他地方不够吃的动物们,在这里却非常容易泛滥成灾,比如:澳大利亚的兔子们,骆驼们以及野狗、狐狸等动物。除此之外,野山羊也在当地泛滥成灾,仅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墨瑞日落国家公园之中,就生活着超过8000多只的野山羊。

野山羊

在澳大利亚泛滥的野山羊,其实是人工驯化后的山羊逃逸到野生环境中,再次野化的生物。早在1788年时,英国政府将一批罪犯流放到澳大利亚地区,为了保证当地的食物供应,在流放的队伍中,士兵们也携带了多种动植物,其中就包括山羊。

到达澳大利亚之后,一些刑满释放的罪犯们留到了当地,澳大利亚良好的牧场环境使得畜牧业在此开始发展,不过当时他们主要饲养的是绵羊,用来生产羊毛,所以澳大利亚又被称为“骑在羊背上的国家”或者是“羊毛王国”。

在当时,山羊的主要作用是提供肉和奶,饲养的数量并不是很多。不过,在饲养山羊的过程中,一些山羊因为种种原因逃到了野外。

由于澳大利亚的草场较多,非常适宜山羊的生存;再加上当地缺乏大型食肉动物制衡它们,以至于导致它们的数量不受控制,在当地泛滥成灾,而这对当地的生态环境产生了严重的威胁。

野山羊虽然是食草动物,但它们对植物几乎是来者不拒,无论是草本植物还是木本植物的树叶、嫩枝、树皮、果实等它们都能吃。而且它们的嘴巴能够将草本植物连根拔起,导致草场裸露,造成土壤沙漠化,严重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

而且,野山羊比较强势,它们的泛滥威胁着澳大利亚本土物种的生存,为了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在2015年时,当地政府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墨瑞日落国家公园中展开了一次猎杀活动。

猎杀野山羊

猎杀野山羊的方式有很多,但专项猎杀活动在这里较为常见。在2015年墨瑞日落国家公园展开了一次猎杀活动,当地派出了直升飞机射杀,在这次猎杀活动中,一共有459只野山羊遭到了猎杀,虽然没有斩草除根,但当地的野山羊想要恢复原有的种群也需要一定的时间。

与此同时,为了恢复当地的生态环境,公园又斥巨资种植了1.3万棵树和灌木树苗等,还增加了一条30公里长的林地。

尽管此次的猎杀活动重伤了公园中野山羊的元气,但澳洲其他地方的野山羊泛滥依旧没有得到控制。为了控制澳大利亚境内的野山羊泛滥成灾,当地政府又提出了多种方案。

有的采取“犹大项圈”的方式,野山羊喜欢群居生活,它们通常会组建成几只甚至几十只的队伍,当地人会捕获其中一头野山羊,然后让它戴上“犹大项圈”,项圈中带有定位系统,可以实时向基地报告位置。这样直升机就可以定期找到它们,然后消灭它们。

这种方法在野骆驼上也用到过,不过根据纪录片显示,一些带着犹大项圈的野骆驼似乎意识到了是自己给种群带来的不幸,所以它们会离开种群,孤独地一个人流浪。

除此之外,还有人提出把澳洲野犬放到野山羊泛滥的地区,依靠澳洲野犬的力量消灭野山羊。但是澳洲野犬也是入侵物种,它们也有泛滥的风险。有人认为可以给澳洲野犬也戴上项圈,一旦野山羊数量得到控制,就将这些野犬也消灭殆尽。但这种做法被人们批评为不道德。

对于野山羊的泛滥,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不过吃货们就不要想着让这群野山羊变成烤羊肉串了,虽然野山羊没有饲养成本,但是捉野山羊的成本非常高,澳大利亚出动直升机射杀了459只山羊,而此次射杀行动就花费了7万美元(包括后续的种树工作)。

再加上运输费用,疫情检测费用,宰杀费用,烹饪费用以及服务费用和人工费用等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最终可能会导致野山羊的成本比人工饲养的山羊成本还要高。

总结

很多吃货们以为,没有吃不灭绝的动物。但事实上,在入侵生物面前,吃货们的力量是有限的。这是因为入侵物种对当地的生态破坏性非常强,想要保护当地生态环境,就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将其物种数量控制在可控的范围内。

另外,捕杀山羊也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精力,这就导致山羊肉不可能免费提供给吃货,甚至可能导致综合成本比饲养的山羊还要贵,而这就使得人们会觉得吃野山羊不划算,从而不愿意为野山羊买单。

目前对于野生生物的入侵,其实并没有非常好的办法,只能通过定期猎杀减少种群数量,而难以彻底斩草除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