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上古和华夏交战频繁的“鬼方”,到底是什么民族?

在先秦的文献中,屡屡会见到一个神秘的民族――鬼方。《周易・未济》:“震用伐鬼方,三年有赏于大国。”,《诗经.大雅)’’覃及鬼方”,《竹书纪年》“武乙三十五年,周王季伐西落鬼戎,俘十二翟王”等等。

在商代,鬼方是为一强大力量,和商朝屡屡爆发战争,《周易・既济)“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甲骨文卜辞中“鬼方”也频频出现,如“己酉卜,宾贞:鬼方易。亡祸”、占卜结果为阳卜,就是有灾、有祸。可以得知鬼方是为殷商之大敌。经过商代的屡次征伐,特别是殷高宗武丁的大规模讨伐,鬼方可能分化为两支,小部分一只归附于商,成为商的诸侯,“九候”、“怀宗九姓”,大部则继续则继续游离于中原王朝之外。

上图_ 周康王姬钊(?~公元前996年),姬姓,名钊,岐周(今陕西省岐山县)人

到了周代,鬼方和华夏的战事仍旧见于记载,西周时的小盂鼎尚记载了周康王时,讨伐鬼方的两次大捷。第一次俘虏酋长三人,斩获首级四千八百多颗,俘虏一万三千八十一人,战车十辆,牛三百五十五头、羊二十八头。第二次“执酋一人,获百卅七” “俘[马]百四匹, 俘车百辆”。直到春秋之后,鬼方记载渐少,湮没于历史的烟尘之中。

这个在历史上喧嚣一时的民族,终于消失的民族,究竟居于何方,是何人种,后裔是谁呢?千百年来一直是学界争论的话题。

上图_ 图中上方为周朝时期 鬼方 位置所在

鬼方位于何方?

鬼方族位于哪里?自古以来就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认为鬼方在西北地区,从汉代开始就有此说法,执此说者孔安国、杨雄、班固、孔颖达、范晔、颜师古等人。另一种说法则认为鬼方位于西南一代,依据是《竹书纪年》中一句:“武丁三十二祀伐鬼方,次于荆”,从中推断鬼方在荆楚以西的西南一代,执此说者,有朱熹、范汇、俞樾等人。

到了近代,中西学术结合,考据学复兴。著名学者王国维就鬼方问题结合诸多史料,进行了较为全面的研究分析,写出了影响重大的《鬼方昆夷N狁考》。王国维考证,《竹书纪年》中称“王季伐西落鬼戎”,鬼方应当位于周朝老家岐山以西。西周的小盂鼎,是周天子给大夫盂的鼎,上面记录着周伐鬼方的事。那么鬼方应当就在盂的封地附近。盂的封地在陕西凤翔,位于岐山的西北。关中平原四周环山,在西边F水、渭水流域开了一个口子,给西北少数民族留了一个渗入的通道。故而鬼方地在“F、陇之间,或更在其西,盖无疑义”。

上图_ 王国维(1877年12月3日-1927年6月2日),初名国桢,字静安

王国维还提到了另外一件文物,梁伯戈,为梁伯伐鬼方所铸,梁伯之国,《史记・秦本纪》:“惠文王十年,更少梁为夏阳”,即今陕西韩城县。综合以上证据,“鬼方之地,实由宗周之西而包其东北”,得出结论,鬼方的“西自F、陇,环中国而北,东及太行、常山间”。

王国维的学说,得到后来学术界的广泛认可,郭沫若、翦伯赞、吕振羽、谭其骧、尚钺等人都认同其说法,认定鬼方在“今陕北、内蒙及其以北的广泛地区”。

至于《竹书纪年》中“武丁三十二祀伐鬼方,次于荆”的荆指的并非荆楚大地的荆,而是陕西的荆山。《汉书・地理志》称:“荆山在冯翊怀德县也。”《史记》上记载着一个黄帝铸鼎的故事,就在关中的荆山,东汉孔安国注“荆在岐东,非荆之荆也” 唐代张守节《史记正义》说“ 荆山在雍州富平县。今名掘陵原。岐山在岐州岐山县东北十里……按雍州荆山,即黄帝及禹铸鼎地也。”也就是现在陕西阎良和富平交界处的荆山塬。

上图_ 黄帝(公元前2717年-公元前2599年)

鬼方匈奴说

王国维指出鬼方地望在西北,同时也对鬼方的族属进行了考证。首先,他从鬼方的“鬼”字出发,认为“鬼”字原为“畏”字,畏则为远的意思。鬼方即为商代对西北远方少数民族的叫法。

后来到了周代,有隗国,春秋时诸狄有隗姓,也都是由鬼方的鬼转音而来。再后来又有混夷、荤粥、N狁也都是鬼方的转音。到了战国之时,又有了一个更加大名鼎鼎的称呼,就是“匈奴”。

因为王国维的广泛影响力,所以他的鬼方匈奴说,也响应者甚广。

但是,鬼方匈奴说也有其疑点,后来学者破解甲骨文,上发现有一个民族叫“工口(上工下口,音“恐”)方”,“工口方”和“鬼方”之间发生过战争,故而不是鬼方。况且,从后来的语言学研究,古代恐字读音更接近于匈。所以这工口方是匈奴的前身可能性更大。而非是鬼方。

上图_ 古代匈奴人

其次,匈奴为游牧民族,而鬼方所居之地,西自F、陇东及太行。山地偏多,较匈奴所居蒙古草原更南、此地上古时多林木,半农半牧区半渔猎区,并不是马背民族的地盘。

另有一点,王国维考证鬼方为匈奴,一个重要参考文献,是唐代司马贞的《史记索隐》注《五帝本纪》中“北及荤粥”一条:“匈奴别名也。唐虞以上曰山戎,亦曰熏粥,夏曰淳维,殷曰鬼方,周曰N狁,汉曰匈奴”。这是一条孤证,司马贞之前没有任何资料作此说明。

上图_ 沈兼士(1887年-1947年),中国语言文字学家、文献档案学家、教育学家

鬼方为印欧人种说

鬼方为印欧人种即白种人说,自民国以来也颇为流行。1936年沈兼士先生于1936年写成《“鬼”字原始意义之试探》,提出鬼字的源自于“禺”字。禺“似猕猴而大”,就是大猴子的意思,所谓“似人之异兽”,而且块头高大,后来魁梧之魁,崔巍之巍,有个鬼字边,即取“鬼”的高大之意。故而鬼方,是中原人对其蔑称,大概其长相和中原人迥异而且都是大个儿所致,故而极有可能是白种人。到了近代,中国人把欧美人称为红毛鬼子、洋鬼子也是同样道理。

另外鬼方民族传说中,有人从母亲肋下钻出的说法,《太平御览》引《世本》:“陆终氏聚于鬼方氏之妹,谓之女, 生六子, 孕而不育。三年, 启其左胁, 三人出焉; 启其右胁, 三人出焉”这种说法,在我国上古史籍中,只此一条,也仅仅和鬼方有关。然而却在印欧人种的文明中有较为广泛的流行,古代波斯、印度都有流传着肋生的记录,这表明至少在文化层面鬼方和印欧民族存在着某种联系。

上图_ 殷墟遗址示意图

在殷墟西北岗王陵西侧祭祀小墓人头坑中,发现有少量印欧人种的头骨。这些是用来殉葬的奴隶的头骨。印欧人奴隶可能来自于战争俘虏,和商人交战频繁的鬼方俘虏,很可能就是这些悲催的白人人牲。

至于鬼方是白人中的哪一支,有学者认为可能是来自西域的吐火罗人,沿蒙古草原或河西走廊迁移到山陕一带。有学者认为他们可能是上古时代横跨欧亚大陆的民族――斯基泰人。

乃至有些人把鬼方的兴起,当成公元前世界范围内雅利安征服的一部分,欧亚大陆各个地方都被印欧人征服了,只有在中国的印欧人鬼方,被华夏人挡住了。

上图_ 斯基泰人,公元前8世纪―公元前3世纪位于中亚和南俄草原上印欧语系东伊朗语族之游牧民族

鬼方为“北狄”说

这种说法认为鬼方,即后来的北狄,不是什么西来的白人,也不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而是陕西山西山区的土生黄种人民族。

解放以后,考古学家对鬼方族活动的晋中、晋北、陕西中北部的高原山地地区展开考古发掘,给鬼方历史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线索。专家们将商代这一地区的青铜器称为“石楼――绥德”青铜器型,专家根据这些青铜器判断,它们的主人“与商文化并行发展、互相影响、长期与商文化为敌对状态”,正好就和鬼方对号入座。鬼方能铸造复杂的青铜器,可见其有相当发达的文明,这也是他们敢和中原叫板的资本。

1983年,考古学家在陕西清涧挖了一座古城,时代为殷商到西周中期,称为李家崖遗址。城东西长495米,南北宽122-213米。城内发现有房屋、墓葬遗址,出土有大量的青铜器和陶器。深受殷商文化影响,但也有自身独有的特色。结合史书判断,应该是鬼方的城池。

上图_ 李家崖古城址

城内发觉一个骷髅石像,跪立于石板之上,可能是祭祀用途,也颇配上“鬼方”这个名号。城中还挖掘出一片三足瓮口沿其上刻有文字,和甲骨文的鬼字大体一样。鬼方估计不是中原人对他们的蔑称,他们可能也自称鬼方。根据墓葬中尸骨的DNA检测,墓主人皆为土生土长的东亚人种,不是什么白种人。有学者分析,李家崖文化可能是陕北石峁文化的后代,再往上追踪,可能来自于仰韶文化。

至于鬼方的后续,则应该是后来的春秋史书上的“北狄”等族。他们有些在商末周初时即已华夏化,授天子分封,成为诸侯,同其他华夏诸侯无异同。有些则在东周的战争中,被兼并同化,比如山西的赤狄,就在晋国的启土运动中,彻底地“晋国化”了。

作者:大狮子校正/编辑:莉莉丝

参考资料:

【1】《观堂集林》 王国维 中华书局 1959.9

【2】《鬼方西南说证误》 侯绍庄 贵州社会科学 1980.3

【3】《鬼方工口方考》 李毅夫 齐鲁学刊 1985.6

【4】《鬼方:殷商时代北方的农牧混合族群》 唐晓峰 中国历史地理论丛 2000.2

【5】《鬼方种族考》 宋亦箫 晋阳学刊 2008.4

【6】《商周时期的鬼方、姓族氏及其华夏化》 张海 殷都学刊 2015.3

【7】《试论鬼方、斯基泰人、塞人与草原丝绸之路的贯通》 张龙海 内蒙古社会科学 2020.9

【8】 《李家崖文化遗址的调查及相关问题》 曹大志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19.7

文字由历史大学堂团队创作,配图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