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迅速上头,又会迅速下头。为什么有人在恋爱中情绪总是反复无常?

KY作者 / 罗勒

策划 / Sophie

插画 /Always

编辑 / KY主创们

最近,我们收到一条留言:

恋爱中,我的心情总是波动很大。比如有时候对方没有及时回复我的消息,我就觉得ta不爱我了,甚至跟ta大吵大闹……但很快,当ta开始回复我,我就立马觉得ta还是很爱我、在乎我的,认为我们的爱情充满希望。

朋友都说我太作了――喜欢的时候,就觉得ta是完美伴侣,对ta痴迷、百依百顺;不喜欢的时候,又对ta厌恶至极,只想立刻一拍两散。

最近,他提了分手,说自己太累了。他只想要一段比较稳定的感情,不想这样时好时坏。我也不想这样,但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该怎么办?

有着这样类似困扰的人其实并不在少数。他们对另一半的感情总是在两个极端之间来回摆荡――时而将对方视若珍宝,时而又将其视若仇敌;并且,他们对自己感情的这种“摆荡”束手无策,也往往因此很难拥有一段长久稳定的关系。尽管,这样对待感情的方式,总是被笼统地概括为“作”,但其实,这背后可能有着更深层的心理动机。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都会或多或少地理想化某一些人,比如,美好的初恋情人,又或者偏执化另一些人,比如,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不同的是,有着理想化与偏执化扭曲的人,他们的理想化与偏执化都是极端的,并且是在对待同一个人时交替产生的感受。

正如留言中所说,他们会在理想化伴侣的时候,把对方认为是完美的,而在偏执化的时候,又认为对方一无是处,并且关系里的一些小事,比如对方是否及时回复自己的消息,就会激发他们在这两种极端之间来回“切换”。事实上,这种理想化与偏执化的扭曲,是一些人应对内心负面感受的防御机制(Clarkin, et al., 2006)。

对于用理想化这种手段自我抚慰的人来说,每每想到那个理想化的对象存在,且爱着自己,就会感到由衷的温暖和快乐。

这就是为什么留言中,对方没有立即回复,便会让ta怀疑对方不爱自己而大发脾气。其实,ta是因为那一刻自己内心深处的一些信念而痛苦,比如“我总是一个被人抛弃的人”、“我是一个没有人爱的人”。人们之所以会形成理想化与偏执化扭曲这样的“防御机制”,与他们童年的不良经历是密切相关的。

甚至可以说,真正让他们陷入情感反复、“时好时坏”的,可能并不是表面上对方是不是及时回复了消息,而是过去的经历在他们内心里遗留下的焦虑、不安和痛苦的感受。那么,什么样的经历会让人们形成这样的理想化与偏执化的扭曲呢?

不仅如此,幼年时得不到回应与关爱,还会在我们心中留下持续的焦虑、不安与痛苦等负面感受。在过去那个“创伤性”的环境中,理想化与偏执化的扭曲的确是发挥着一定的功能与保护作用,比如,它使得人们在得不到满足与爱的时候,可以通过理想化在内心拥有一个完美照顾者的陪伴。

不过,当人们不再处于那样的情境时,就需要有意识地去觉察自己的这种理想化与偏执化的扭曲,并且管理和调节与之相关的情绪和行为。因为显然,这种模式,对关系有着巨大的破坏力。当偏执化扭曲发生时,对关系是充满毁灭性的。

人们之所以能够有意识地调节和控制自己,避免让情感的反复伤害到彼此的关系,依赖于一种被称为“主动控制力”的特质。

比如:

这种主动控制力不仅能够有效地帮助人们避免“一叶障目”,让人们主动地去看到对方当下行为之外的“整体”,避免自己因为偶然的事件就全盘否定对方;也能够帮助人们调节和控制冲动的行为,避免因一时情感的波动而做出伤害关系的举动。

这种主动控制力的形成与发展,被认为受到先天与后天因素的共同影响。

研究者们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孩子能够在与家长的互动中,观察学习家长们“主动控制”的行为模式(Eisenberg, 2012),比如当父母被孩子惹怒之后,仍能心平气和地与之讲理,孩子便可能从中习得面对愤怒所能做出的次选反应。

看到这里,也许很多人也会困惑:如果自己也是这样容易情感反复,时而将对方理想化,时而又将对方偏执化,并且常常都控制不住做出伤害对方和彼此关系的事情,应该怎么办?

首先,你要学会在当时当地的情境中去看待对方的行为,因为往往“一叶”之所以能“障目”,与人们的过度想象和解读有关。比如:

其次,你也要学会从情境中走出来,不要失去整体性与复杂性的眼光。要学会去理解这个世界与他人的复杂性,真挚中也可能包含做作,高尚中也可能包含卑鄙,而在邪恶里也同样找得到美德。即便在与对方陷入矛盾冲突或是令你不安痛苦的时候,也要能够想起你们彼此拥有的美好时光,或是一起克服困难的时刻。

最后,一段稳定、安全的关系,也能够在某种程度上帮助到你。对方不会因为你的理想化与偏执化扭曲,情感的反复起伏而离开,能够在面对你的“偏执化扭曲”(激怒ta、伤害ta)时,仍然关心、支持你,能够持续地给予你安全和信任,满足与回应。

这一方面能够帮助你拥有更多的积极经验(“对方总能及时回应我的需求”),让你得以学会忍受消极经验(“对方有时不能回应我的需求”)以及随之而来的痛苦感受,继而逐渐获得对他人“完整”的认知和对消极感受更为健康的应对机制。另一方面,ta在被你“激怒”、“伤害”时候的表现也有助于你去学习和获得主动控制的方法。

KY作者说:

对于有一些人来说,幸福的能力也许并不是与生俱来的。但在每一次的尝试中学习、成长,也是对于获得幸福,行之有效的方式。如果我们的文章让你意识到某些无奈和不幸并不全是自己的错,你只是还需要努力,锻炼获得幸福的能力,那么继续大胆地向前走吧,因为这会是你改变的开始。

References:

Clarkin, J.F., Yeomans, F.E., &Kernberg, O.F., (2006). Psychotherapy for Borderline Personality: Focus on ObjectRelations. American Psychiatric Publishing, Inc.

Eisenberg N. (2012). Temperamental EffortfulControl (Self-Regulation), Encyclopedia on Early Childhood Development.

Fei, G., et al., (2011). Non-sharedenvironment and monozygotic adolescent twin differences in effortful control. SocialBehavior and Personality. 39(3), 299-308.

Klein, M. (1935). A contribution to thepsychogenesis of manic-depressive states. In: The Writings of Melanine Klein,vol. 1, p.262-289. London, Hogarth Press.

Klein, M. (1957). Envy and Gratitude, aStudy of Unconscious Source. New York, Basic Books.

Rothbart, M. K., & Bates, J. (2006).Temperament. In N. Eisenberg, W. Damon, & L. M. Richard (Eds.), Handbook ofchild psychology: Vol. 3, Social, emotional, and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6thed.) (pp. 99-166). Hoboken, NJ US; John Wiley & Sons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