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小渔貂爆头大一倍的猞猁,鼬科真的比猫科强吗?

说到最猛的动物,很多人会说平头哥――缠斗花豹,挑战狮群,生吞毒蛇,战斗力爆表,堪称一绝。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在鼬科动物里面,蜜獾还真算不上最厉害的。蜜獾的英勇表现,主要是压制蛇类。对其他食肉目动物,它只是能“抗揍”而已,在进攻端,它缺乏出彩的战绩,连对付狞猫、胡狼,它都没有办法。

而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的另一种鼬科动物――渔貂,那才是真的猛。科学家发现,它能将比自己大一倍多的猫科猛兽直接爆头秒杀。

故事发生在21世纪初,在美国缅因州的北部。研究人员发现,每年冬天都有几只加拿大猞猁离奇死亡。尸体上发现了掠食者犬齿的咬伤,而当地在冬天活跃的掠食者,只有加拿大猞猁本身、郊狼和渔貂这三种。

研究人员测量了咬痕,与三个掠食者做了比对后发现,多数尸体上咬痕的宽度在1-2.4厘米之间。郊狼和加拿大猞猁的犬齿间距,都比这咬痕宽太多了。只有渔貂基本吻合。因此,凶手就锁定了渔貂。

这令科学家十分的震惊,因为渔貂体型远小于加拿大猞猁。缅因州的渔貂虽然是全球最大的,但平均体重也不过4.6千克。而当地的加拿大猞猁,雄性平均11.3千克,雌性9千克。按常理推测,这会不会是渔貂在清除猞猁中的老弱病残呢?

然而事实证明并不是。14只遇害猞猁,只有1只是幼仔,13只都是成年猞猁;这只幼仔还是与母亲一起遇害的。研究人员对这些猞猁做了骨髓检查,并给尸体称了体重。发现其中绝大多数是完全健康的个体,少数稍微有些营养不良,但没有一只是状态很差的。

因此,在这里,渔貂捕杀的,多数都是健康的成年猞猁。

研究人员也对凶杀案的现场进行了勘查,发现周围只有渔貂的足迹。有一次,研究人员甚至亲眼目睹,渔貂就在被害猞猁身旁睡觉,这些证据进一步坐实了渔貂就是真凶。

同时,现场情况也还原了凶案的经过。现场有猞猁的卧迹,很少有打斗的痕迹。猞猁头或者脖子部位,有犬齿穿刺的伤口,伴随着颅内大出血。这些证据证明,这些猞猁是正躺着休息时遭到了渔貂毒手,而且是被爆头后一击杀死的。

有只雄猞猁嘴里发现了渔貂的毛,说明它生前反击了,还咬中了渔貂,但最后还是难逃厄运。

我们知道,食肉动物往往是相互敬畏的,谁也不愿意惹谁。渔貂,为什么不去抓兔子、抓老鼠,却要捕杀比自己大一倍的猫科猛兽――加拿大猞猁呢?堂堂猫科小霸王的加拿大猞猁又为什么打不过渔貂呢?

缅因州,地处美国东北部,位于加拿大猞猁和渔貂分布的东南角。本来,这里猞猁和渔貂数量都很稀少,不会发生冲突。然而,20世纪80年代,人们把大片森林砍伐了,重新种上水杉和云杉,这为雪靴兔提供了非常理想的滋生环境。

雪靴兔是加拿大猞猁的唯一主食,也是渔貂的重要猎物,于是,猞猁和渔貂就都来到了这里。

但是缅因州毕竟是在北方,冬天积雪深、食物短缺,这些因素将促使食肉动物之间的相互倾轧。研究发现,渔貂捕杀加拿大猞猁都发生在冬天。到冬天,渔貂要到成熟针叶林里躲雪,这种森林树冠比较大,里面积雪比较浅。

而成熟针叶林也是加拿大猞猁在冬天休息的场所,加拿大猞猁经常进去睡觉,对此时森林里潜伏着饥饿、致命的渔貂,浑然不知。

雪地环境为渔貂偷袭提供了掩护,同时,由于加拿大猞猁的大长腿一旦陷进雪里拔出来就费劲,它在雪地里打架施展不开,难以有效反击。因此,在这种环境下,睡梦中的猞猁,就成了渔貂比较容易得手的目标。研究中发现,渔貂捕杀猞猁有接近九成发生在成熟针叶林里,而当地只有一成左右是这种森林。

这次的研究结果是令人震惊的,在大家的印象中,猫科动物战斗力强悍,都是猫科“越级刷”别的动物,像老虎捕杀熊、捕杀野牛,猞猁杀狼。而在这里,猫科第一次反被“越级刷”了。

研究人员也清楚这次研究结果比较反常识,因此非常的慎重,仔细做了现场勘查和尸检,排除了其他所有可能性,直到8年后的2018年,才发表了这篇论文。

事实上,这不是加拿大猞猁第一次被“刷”了,在其他地方早就有零星记录。但渔貂如此大规模的捕杀加拿大猞猁,这还是第一次发现。

可以肯定,渔貂捕杀猞猁绝不是清除病弱个体。在研究的前8年,兔子密度还比较高,只有雌猞猁和小猞猁被捕杀。而在后4年,兔子密度很低,不够渔貂吃了,连健康的成年雄猞猁都沦为了渔貂的猎物。

这些凶案中有一些,凶手指向成年雄渔貂。大个体雄渔貂有6-7千克,最大记录9.3千克。这些个体与加拿大猞猁,尤其是雌猞猁差距没有那么大。但还有一些不好判断,至少不能排除雌渔貂作案的可能性。

整个研究,时间跨度十多年,渔貂捕杀猞猁反复出现。这说明,捕杀猞猁绝非少数“猞猁杀手”的个体行为,而是缅因州整个渔貂种群中相当一部分个体都存在这种捕食倾向。因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渔貂是加拿大猞猁的机会主义捕食者。

什么是机会主义呢?简单来说,就是能轻松捉兔子,那就不打猞猁主意。要是兔子不够吃了,那就打点猞猁填饱肚子。

加拿大猞猁这次实在是丢猫科的脸,有网友调侃说它是“猫科之耻”。还有人进一步说猫科都打不过鼬科,鼬科就是猫科的克星。这么说就不对了,因为猫科和鼬科都是很大的概念,现存猫科有40种,鼬科有59种。

如果放到同体型,渔貂的战斗力在鼬科中数一数二了,而加拿大猞猁在猫科中就是垫底的存在。它的身材很纤细,冬天靠毛长还比较显粗,夏天就看出细来了;后腿长于前腿,屁股比肩膀还高,这个结构适合跑啊跳啊的抓兔子,不适合打架搏斗。

因此,渔貂战胜加拿大猞猁,是典型的“强鼬胜弱猫”,不能代表整个猫科都打不过鼬科。

还有一点要说明,在美国被渔貂杀的加拿大猞猁,和在欧洲杀狼的欧亚猞猁,不是一个物种。它们都是猫科猞猁属的,但欧亚猞猁体型要比加拿大猞猁大一倍有余,就好比老虎和花豹都属于猫科豹属,但老虎比花豹厉害得多。

除了结构不适合搏斗,加拿大猞猁输给渔貂更多的是输在了攻击性上。这种猞猁以雪靴兔为唯一主食,就只知道抓兔子。通常情况下,它看到渔貂,连攻击的想法都不会有。

渔貂就不同了,它的食性很杂,攻击性非常强。在缅因北部的针叶林里,它平时吃的东西,像兔子、老鼠、豪猪,到冬天都没有了。这时候,来这里睡觉的加拿大猞猁,就成了它最有利可图的攻击目标了。

动物学家告诉我们,在自然界中,两种食肉动物较量一般都是谁大谁厉害。但与此同时,如果有些食肉动物特别凶猛,就能凭攻击性的优势,突破体型的限制,反过来压制比它更大的食肉动物,欧亚猞猁是这样,渔貂也是这样。

再举个例子,短尾猫,与加拿大猞猁同属猞猁属、体型也差不多,但它就丝毫不怕渔貂。短尾猫也是出了名的凶猛好斗,而且身体结构也远比加拿大猞猁适合战斗。在加利福尼亚州,短尾猫屠杀了大量的成年雌渔貂。

说到底,缅因的加拿大猞猁被渔貂杀死,最主要还是环境限制。要不是深雪环境的制约,加拿大猞猁就算打不过渔貂,也不至于被杀死。事实上,加拿大猞猁也杀过渔貂,在美国蒙大拿州、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都有过加拿大猞猁捕杀雌渔貂的记录。

不管怎么说,渔貂是真的猛。其他任何陆地食肉动物,都没有做到像渔貂这样捕杀大一倍的另一种食肉动物,被捕杀的对象,还是大名鼎鼎的猫科。虽然短尾猫和加拿大猞猁都可以杀死成年雌渔貂,但也都没有杀死过雄渔貂的,山狮才可以杀雄渔貂,但山狮和渔貂远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因此,渔貂无愧于“鼬科战神”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