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为什么人类需要涂防晒霜,动物是如何防晒的?

马上又要进入太阳火辣辣的季节,但是在火辣的太阳下,我们必须要涂防晒霜

有些人因此调侃人类并非地球的原生居民,看看其他动物都是自主抵御阳光,人类连阳光都抵御不了怎么在地球演化的呢?

事实真的如此吗?其他动物真的不需要防晒吗?

可能和你想的不一样,几乎所有动物都需要,包括那些低等的动物,比如海胆。

海胆就像个没脱壳的海底板栗一样,它是海洋里的低等生物,它们在海底滚动,啃食海藻、海参、海绵和其他你可能从未想过的生命形式。

然而,它们可能比你想象的更像我们,比如它们对太阳的态度上!

当太阳升得很高的时候,我们需要防晒霜来阻挡紫外线,而海胆也需要一些纯天然的防晒措施。

但是,这样一个带满刺的球是如何给自己做个全身防晒的呢?

海胆可能在防晒

除了被踩到会非常疼的刺外,海胆还有所谓的管足(海星也有),这些细小的茎状物就像蜗牛的眼睛一样从刺之间伸出抓住它们周围的东西,拉着海胆在海底来回移动。

你可以把它想象成海胆的刺想象成骨头,而管足就是海胆的肌肉,只是它们不像哺乳动物那样相互连接。

海胆管足也具有光敏性,这意味着它们能感知光线。人们还观察到海胆抓着海藻、珊瑚碎片和其他碎屑,把它们附着在自己的身体上。

但是动物们用材料来装饰自己的原因有很多,看看那些爱炫耀的装饰蟹就知道了。

不过海胆的装饰材料确实是为了防晒。

2015年的时候,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本科生摩根・阿代尔・齐根霍恩(Morgan Adair Ziegenhorn)前往法属波利尼西亚的莫雷亚(Moorea),观察海胆的防晒措施。

首先,她注意到那些没有覆盖在石头下的海胆更频繁地用更多的海藻覆盖自己。据推测,这是因为被完全覆盖的海胆已经被岩石保护起来了。

然后,齐根霍恩将海胆分别暴露在明亮和昏暗的阳光下,并给它们提供过滤掉部分紫外线辐射的红色塑料片,以及不提供防晒霜的透明塑料片。

最后,齐根霍恩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上报告说,在阳光直射下的海胆对红色阴影表现出“明显的偏好”。

那么,如果海胆们不顾一切地保护自己不被太阳晒伤,它们真的会被晒伤吗?

这个没人知道,但根据齐根霍恩的经验,海胆暴露在过多的阳光下会有产卵的倾向,而海胆通常是在受到威胁时才会产卵,以便自己的遗传物质就能传承下去。

还有一种可能是,少量的海藻和珊瑚可能还有其他用途,比如盔甲或伪装。

也许最简单的防晒方法就是泥土中打滚

众所周知,犀牛、大象、猪和许多其他生物都把泥巴当做防晒霜,而且泥浆还能降低体温,缓解蚊虫叮咬。

但泥土会被水冲走,所以半水生河马不得不想出另一个策略。它不是在泥浆中翻滚,而是像流血一样流汗。

好吧,这不是真的血,但是红色的。河马的汗液开始是透明的,但很快就会变成红色,然后是棕色,这是由于皮下腺体分泌的红色和橙色色素结合的结果。

除了看起来粗糙之外,这种红色的汗液还可以作为防晒霜,甚至提供一些抗菌保护。

与人类的水性汗液不同,河马的汗液本质上是油性的,这可能有助于它更均匀地分布在动物的皮肤上。

水中生物确实需要防晒

在水下动物王国中,斑马鱼能够产生一种名为gadusol的紫外线保护化合物,保护它的卵免受太阳照射。

这种化合物以前在其他鱼类中也发现过,但人们一直认为这些动物是从它们吃的东西中获取的化学物质。

但在最近的一些研究中发现,斑马鱼完全是靠自己创造了这些“防晒霜”。

其实大多数鱼类、两栖动物、爬行动物和鸟类体内都存在产生gadusol的基因,不过包括人类在内的哺乳动物在进化过程中没有这些基因或早已丢失了这些基因。

如果拥有这种基因,或许我们可以少买许多防晒霜。

和人类一样,鲸鱼也没有gadusol生产基因,有证据表明,虎鲸、抹香鲸和蓝鲸的线粒体DNA会因阳光暴晒而受损。

不过好消息是,有些物种拥有黑色素,人类皮肤的颜色就是由同一种色素构成的,而那些拥有更多黑色素的鲸鱼似乎受到的伤害更少。

最后

显然,让人体自己生产“防晒霜”要方便得多,不过我们在长期的演化中,它可能不太重要早已经被抛弃,只是现在“变白”真的太重要了,我们又需要额外的东西来防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