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他爱女如宝,却让女儿成奴仆,一声雷响,父亲是最爱我的!

他明乡有财主,财主有三儿一女,他爱女如宝,宠女如肝。偏偏老天作对,许多年前,生了三个女儿,相继死了两个。

有游历四方之荤道,告知他不可对女儿好,否则便会夭折。

财主对儿子很好,把对女儿的疼爱全都加在儿子身上。女儿成了奴仆,挑水做饭,端茶递水。

也许儿子从小生活太好,练就了一身傲娇,无所事事,到处惹是生非的坏习惯。他不知道是辜负了女儿,还是害了儿子。

财主没了盼头,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眼看着就要一命呜呼,呜呼哀哉。

这年深冬,财主借着自己过大寿,把儿子都招致身边。他把自己身后事安排妥当,财产也一一分了下去。

分完后,大家都傻了眼。最乖巧孝顺的女儿,只分得一土碗。一个很不好看的碗。

这碗,是财主年轻时的作品。他靠烧泥碗起家。后来因为技术落后,跟不上精良碗的需求,就被淘汰了。被淘汰后,好像打开了他的财富之门,他做啥都很顺利,好像赚钱很轻松。

女儿拿着这只碗,久久思绪不出父亲的用意。难道父亲让自己把他的旧业操起来,造碗?她回到家,用这只碗装了香灰,供奉在财主父亲灵位前,当香炉碗上香用。

女儿一边做着养家糊口的事情,一面打听哪里能学到先进的造碗技术,好把父亲祖业拾起来。

十年过去了,财主女儿,大家都叫她小英。小英没有丈夫的支持,自己小打小闹,造出的碗卖不出,生活过得很拮据。

那是一个学堂学业测验的日子。小英的儿子成绩不如意,甚至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小英很生气,把他拉到财主父亲灵位前,让他跪下,打他小屁屁。一边打一边教育,你不认真读书,将来怎么能出息,怎么能成才。

小英很想儿子能重振父亲雄风。因此常拿自己的父亲给儿子做榜样。小英打着儿子,儿子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灵牌前的香碗。

“娘,那碗在发光,好好看哦”

“臭小子,看你胡乱说,我看你脑袋才发光”

儿子冲了过去,双手抱住碗。他不知道小英刚上了香,烧了纸,把碗熏得很烫,温度久久降不下去。儿子抱着碗,嘴里喊:“好烫”,他把碗摔了。

摔破的碗是双层的,夹层里,歪歪扭扭,像蚯蚓一样地画着一张图。小英看这图,越看越觉得熟悉。

他回到家,回到了早已经没有人居住的老宅。她拿锄头倔了土墙,挖了三尺下地,挖出一个箱子,箱子里黄橙橙的全是金子。

满天星星,月光皎洁的夜晚,天上刷的一下闪了一道光,接着一个响雷,一个能让人不用腿,光是屁股就能蹦起来的响雷。小英一个屁墩坐在地上,任凭豆大的雨滴砸在自己脸上。

“父亲是爱我的,是最爱最爱我的。为我留下了吃不完花不尽的财产。”雨滴不断线地落着,狂风肆无忌惮地刮着。小英哭了,眼泪比雨水还多,她哭出了一辈子的委屈,哭出了一辈子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