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几乎被人类驱逐的麻风病,正在肆虐动物世界!这和我们有何关系?

人类的历史总是曲折的,不仅仅因为战争,还有无数次传染病大流行。随着抗生素的使用,很多可怕的传染都被我们抹杀在历史长河中。

然而,有一些曾经令人闻风丧胆的疾病看似消失,但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比如麻风病,估计现在很少有人了解它了,它曾经可是和黑死病齐名的疾病。

人类历史的麻风病

麻风病是一种感染皮肤和神经的细菌性疾病,它的病原体被称作麻风分枝杆菌,对于人而言,这种细菌的传染性其实并不强,即使是暴露在细菌中也有95%的人对其自然免疫,或许因为它和人类一起演化太长时间了。

图注:19世纪一个24岁感染者

但是一旦感染对人体破坏力却很强,由于被感染者会有严重皮肤损伤和毁容,所以经常会被认为这是一种惩罚,感染者会受到许多歧视。

而它还是一个慢性疾病,潜伏期有时候就要几年,然后开始慢慢折磨感染者,开始只是皮肤的损伤,但如果没有及时治疗,它还会造成神经损伤并导致手脚瘫痪和眼睛失明。

在抗生素出现之前,它是不治之症,世界各地对于感染者的处理方式其实都是差不多的,最早基本都是直接处死――要么活埋,要么焚烧;之后有了集中隔离,中国也有许多这样的麻风村。

1980年的时候,全世界麻风病人数量达到520万例,而到了2012年这个数字只有18.9万例,而其中60%来自印度。

其实,现在每年依然有20几万的新增个例,只是它基本只出现在特定十几个国家,而且这种疾病现在还是比较好治疗的,服用几个月抗生素就基本可以根除了,所以我们觉得它很遥远。

但是动物就不一样了,目前已知的有三种哺乳动物正在和麻风病做斗争,而且它们的症状和我们差不多,有点惨不忍睹。

反过来传染人类――犰狳的麻风病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他并没有给美洲大陆的人带去多少美好的事物,更多的是灾难和疾病,麻风病本来是旧世界的疾病,而随着哥伦布进入了新世界。

当麻风病在这里扎根时,它破坏了第一种动物――犰狳,犰狳身上的麻风分枝杆菌确实是来自人类的,但没人知道人类是如何感染犰狳的,只有一种理论认为是通过土壤。

在1970年的时候,人们发现圈养的犰狳有类似人类得麻风病的症状,经过一些实验的观测,犰狳确实感染了人类的细菌。

图注:麻风分枝杆菌

进一步的调查发现,北美大约20%的犰狳携带麻风分枝杆菌,而且犰狳身上的细菌基因型被称为3I型(或叫“人类麻风”),也是可以反过来感染人类的。

在此之后,就有陆续报道了一些因为接触犰狳而感染的美国麻风病例,不过只是零星个例而已。

而在南美洲的巴西要严重得多,直到今天,巴西都是麻风病例最多的国家之一,而他们的自然感染也基本来自于犰狳。

犰狳对于巴西而言是一种美食,就像我们烤生蚝一样,犰狳基本也是这样被直接带壳一起放在烤架上烤着吃的。

据信,巴西猎杀的犰狳中,有62%表现出麻风杆菌感染的迹象,这个数字比北美的统计高出3倍多,而人类感染麻风和与犰狳的接触直接相关。

有意思的是,麻风病还是一个经常被误诊耽误的疾病,所以在美洲就医时,只要有类似麻风症状就会被问及是否和犰狳有过接触。

中世纪的欧洲麻风可能来源于动物――英国红松鼠

麻风分枝杆菌的历史比人类的历史要长得多,至少可以往前推个几百万年,那时候还没有人类,所以科学家推测,它可能曾经有野外主要宿主。

2014年的时候,研究苏格兰红松鼠种群的科学家注意到,其中一些红松鼠的耳朵,鼻子和四肢有异常生长。

进一步研究后发现,这是一种新型的麻风分枝杆菌,它也可以从松鼠身上传染到人类(目前普遍感染人类就这两种Mycobacterium leprae或人类麻风和Mycobacteriumlepromatosis或新型麻风)。

同样的,没人知道这些松鼠是如何感染麻风的。

有意思的是,这种新型麻风和700多年前一名死于麻风病的遗骸中获得细菌“型号”是一样的,那会的欧洲正被黑死病和麻风病席卷。

所以,有些科学家怀疑可能并不是人类传给松鼠,而是曾经松鼠把变异毒株传给了人类。

不过苏格兰红松鼠已经被入侵物种搞得快灭绝了,研究人员已经无从研究这“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因为样本实在有限。

这次可能和人没关系――黑猩猩感染者

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认为犰狳是唯一的非人类麻风分枝杆菌感染者,但是很快英国红松鼠打破了这个规则,人们也第一次开始怀疑,人类的欧洲麻风流行可能来自于现存动物。

去年11月份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研究报道显示,在西非两个相距千把公里的保护区内,首次发现野生黑猩猩感染了麻风病。

现在至少有4只黑猩猩被严重感染,而黑猩猩不太可能从被感染的人类那里感染了麻风病,专家认为,这可能是野外麻风病的一个未知来源,很可能是黑猩猩猎食的动物或它们生活的环境中。

根据Leendertz博士(论文作者之一)的说法:有些数据越来越表明,有一种可能性是,除了人类之外,其他什么东西实际上是主要宿主。

最后: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动物的麻风病很难得到治疗,因为这些是野生动物,它们对人类充满警戒性,我们没法提供帮助,所以它们只能自行去战胜这种疾病,就像以前的我们一样。

然而,当我们开始使用抗生素,这种疾病对我们而言就变得十分陌生,就像我们现在很少听到麻风病一样。

估计不止一个科学家提出,人类抗生素的使用正在制造超级致病菌,而像麻风病这样的疾病正在动物间传播变异,我们甚至不知道它的主要宿主是什么(可能没有),如果欧洲中世纪的麻风流行来自动物,那么以后这样的事情可能还会发生。

像麻风病这种慢性疾病,很难在动物间被发现,因为动物的寿命普遍不长,可能还没有发作它们就先没了,如果你查资料的话,有些地方会说动物感染者是无症状的,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当然,除了犰狳之外,黑猩猩和红松鼠很难对人类健康造成风险,都是生活在保护区内的动物,但我们必须要知道它从未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