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海洋中遭人唾弃的藤壶,到底有多可怕?看看鲸和海龟的下场就懂了

海洋中最可怕的动物是哪种?相信很多朋友会认为一定是大白鲨或者虎鲸,要么就是能在深海捕捉大王酸浆鱿的抹香鲸,但本文要介绍一种让这些动物都闻风丧胆的物种:藤壶!无数的海洋动物正因它们而亡!

人间的珍馐美味的藤壶,怎么会成为最可怕的动物?

相信吃货们想到的就是鹅颈藤壶,这种人间珍馐怎么会成为最可怕的动物?采摘还来不及不是吗?事实上鹅颈藤壶确实非常美味,一般都会群集生长在海岸线的礁石上,看起来有点像贝类,但又有点像某种动物的爪子,形状十分怪异,但却因为太过美味而被追捧,人称来自地狱的海鲜。

到底有多美味?行情最好时售价高达277美元/千克的价格可见一斑,如此高昂的价格也吸引了“藤壶猎手”冒着生命危险在湿滑的礁石上采摘藤壶,他们借助绳索,利用涨潮前的时机,在靠近海面的礁石上采掘。

很显然它们与世无争,而且还为人类带来美味和高额的收入,不过那些能祸害海洋动物的却不是鹅颈藤壶,而是它们的近亲桶冠藤壶和隐鲸藤壶以及嵌鲸藤壶等,和鹅颈藤壶嵌在礁石上不一样的是,这些藤壶生长的位置却是鲸、海龟以及行动比稍慢的各种海洋动物,而它们生长的部位,正是这些动物血淋淋的皮肤和肌肉。

鲸的隐私部位都寄生了藤壶,它不疼吗?

喜欢观鲸的朋友都知道,无论什么鲸,身上干净利落的可能性几乎是零,总是会有一些灰白色的斑块,有的大,有的小,分布区域有的头部下颌部,有的在胸鳍,还有的尾鳍上,多多少少,但总会有!

这些就是寄生在鲸身上的藤壶,尽管品种有些区别但目的都一样,它们通过特殊的龟板结构牢牢的锚固在鲸身上,而它们生长深深地长入了鲸的皮肤,甚至穿透皮肤进入了脂肪层,不过这些藤壶却从来不吸收鲸的血液和营养为生,它们是滤食性动物,仍然会捕捉海洋中的浮游生物,也许它们在维持生命尊严的最后一丝底线。

这些藤壶并不挑地方,所以它们可能会长在眼帘上,也可能会长在气孔周围,但我们没有看到这样的鲸,根据幸存者偏差,这些鲸可能已经死于非命!其实长在这些地方倒也算了,可恶的藤壶还会在鲸的生殖器周围落脚,这可是鲸身上最柔软的地方,所以你应该能想象出鲸被寄生了一大堆藤壶在生殖器周围的是种什么感觉。

上图是2013年死亡的一头雄性座头鲸,它的生殖器周边附生了一圈桶冠鲸藤壶

鲸的游速很快,藤壶是怎么长上来的?

藤壶有无节幼虫、介虫形幼虫和成虫三个阶段,其中产卵在大洋中,然后孵化成无节幼虫,然后在几天内就会发育到介虫形幼虫,此时看起来扁扁的有些像水虱,再接下来藤壶就需要在鲸身上落户了,但介虫形幼虫如何锚固到鲸身上一直是个谜,连科学家都没有见过这过程。

藤壶生活史的三个阶段

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城堡军事学院海洋生物学家约翰・扎尔杜斯猜测,藤壶的繁殖和鲸的繁殖季高度重合,此时大量的鲸会聚集在一起,同时藤壶幼虫孵化发育到介虫形幼虫,每只藤壶大约能产卵2-3枚,因此大量同时孵化的藤壶幼虫有很多机会接触鲸。

一旦在鲸身上落户,介虫形幼虫就会立马改变自身的样貌,开始在鲸身上锚固,逐渐向鲸的皮肤内生长,将皮肤包裹在壳内,形成非常牢固的接触面,生物学家如果要采样桶冠藤壶的话,生长不得不将鲸的皮肤也切下一块。

当然每只鲸身上寄生的藤壶是有限的,毕竟鲸的游速还是比较快,而且它们会跃起水面拍打,还会与同类竞争冲撞,这会让藤壶掉落,因此你能发现鲸身上有一些白斑但却看不到藤壶,这就是藤壶寄生过的痕迹。

藤壶:能要了海龟的命

对于鲸来说,藤壶确实碍事,但鲸皮糙肉厚,寄生一些也不碍事,而且它身躯庞大,还会冲撞而脱落,数量总是有限,但海龟就不一样了,尽管它还比鲸要多一些活动部位,但这种极慢游速的海洋动物,却是藤壶完美的寄生对象。

很多种类的藤壶都能寄生在海龟身上,比如龟甲藤壶和茗荷等,其中龟甲藤壶会长得很大,因此寄生在关键部位的藤壶可能会对海龟的生命产生威胁,2017年10月就有海洋动物专家在台湾小琉球北侧海域记录到一只身上长了许多藤壶的绿P龟,其中有一颗就长在脑门正中!

还有的被冲上海滩奄奄一息的海龟,寄生了无数藤壶,密集恐惧症者看到绝对浑身鸡皮疙瘩,因为已经看不出海龟原来的样子,它们会让海龟行动非常不便,行动将会消耗大量的能量,对于海龟这种摄入比较少,新陈代谢比较低的动物来说,实在是一个难以胜任的工作。

因此藤壶的大量寄生对于海龟来说,绝对是一场灭顶之灾!不过藤壶类却无法寄生于鲨鱼海豚,因为这些海洋生物游速很快,偶尔能见到寄生于虎鲸,是茗荷一类。

领航鲸(一种大型海豚)鳍上附生的藤壶

当然不仅海洋生物讨厌,而且各种船舶也非常厌恶藤壶,它们会寄生在船底,增加船舶航行的阻力,增加燃料消耗,回港还得花大价钱请人清理,实在是一件头疼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