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博客资讯

香蕉要灭绝这事儿,恐怕是真的,所以转基因香蕉要上位?

香蕉无疑是大家最爱吃的一种水果,走亲访友、茶余饭后,香蕉总是非常相宜,但各位也发现了一个问题,现在的香蕉买回家很快就长出了芝麻点,外出野餐也不像苹果那么随便一塞即可,而是要防止受到挤压,买了也赶紧吃掉,要不然就很容易烂了!

但在半个多世纪以前,有一种叫做大麦克的香蕉,皮厚、耐保存、香味浓郁、口感鲜甜,犹如奶油冰淇淋,耐得住长途运输和保存,当年吃过大麦克的人无不对此赞不绝口!一直到现在,还有人在网上留言,到哪才能买到大麦克香蕉,因为大家都很怀恋这种完美无缺的香蕉,但这种上天赐予的水果绝种了!

香蕉为了取悦人类,200年前自宫其身

现在的香蕉,剥开皮后里面都是软糯香甜的果肉,可以放心地咬上一大口,但要是穿越到几百年前的话吃香蕉可就得小心一点了,因为里面不但有籽,说不定个头还不小,当然到现在还能在野外找到野生的小果野蕉,剥开它的果实,大量的香蕉籽中夹杂着少许果肉,你很难想象,这就是我们天天在吃的香蕉的祖宗!

野生的小果野蕉

看起来青翠欲滴的香蕉,有些拇指蕉的风采,但切开它们的果实,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种子。

这么多的籽的香蕉,实在无法下口,那么现在软糯香甜的香蕉又是怎么来的呢?这就必须得了解下香蕉的培育史了。

香蕉原产于马来群岛以及澳洲北部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地区,而最早可能是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地区被驯化,也许经过无数次的香蕉之间杂交,终于人类获得了没有籽的香蕉!

而且由于环境的刺激,某些香蕉会出现植株高大、果实更大、糖类和蛋白质含量更多的植株,其实不只是香蕉,而是很多植物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这是植物受到外界低温、放射性或者药物刺激时发生的染色体加倍现象,当然概率极低,和辐射育种类似,出现这样的突变也是人类的口福!

而传说中的大麦克就是这样的香蕉,19世纪初,法国博物学家尼古拉斯・鲍定在东南亚发现了一种品种极其优良的香蕉,无籽、饱满、味道绝佳,因此他将这种香蕉的球茎带到了加勒比海的马提尼克植物园种植,1835年法国植物学家又将这种香蕉从马提尼克带到了牙买加。

大麦克蕉

1870年美国电报号船长罗伦素・道・贝克(Lorenzo Dow Baker)将它从牙买加带大米七到美国,此后这种香蕉开始风靡全世界,因为它的味道太好了,香味浓郁到很多人觉得加了香精,但事实上现代香蕉味香精就是根据这种香蕉味蓝本配制的。

大麦克是小果野蕉的三倍体品种,属AAA种,它的优良品质一直到现在还让人回味无穷。但好景不长,因为在二十世纪初,一种尖孢镰刀菌感染香蕉树后产生了黄叶病开始在全世界蔓延,它会让香蕉树从根部坏死,无法维持水分输送,最后枯死。而且这种尖孢镰刀菌古巴转化型非常强悍,它能在土壤中潜伏几十年!

培养皿中的尖孢镰刀菌菌株

由于这种三倍体品种的大麦克香蕉没有籽,所以它无法有性繁殖!简单地说从尼古拉斯・鲍定将这种香蕉带到马提尼克植物园到后来风靡世界的所有大麦克品种,都是同一颗球茎的克隆种,它们的基因一模一样,所以这种能让大麦克致死的尖孢镰刀菌巴拿马种同样能让全世界的大麦克感染,并且以同样的方式死去,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香蕉植株从根部开始枯死

因此从二十世纪初到六十年代,大麦克在全球逐渐萎缩,很多种植大麦克的香蕉种植公司破产,香蕉田被废弃,之后开始该种之前被大麦克压的抬不起头来的卡文迪许蕉(香芽蕉、华蕉),现在我们吃的大根香蕉,几乎就是这个品种。

当年这个品种刚出现时根本就没有实力跟大麦克抗衡,因为无论是产量还是味道甚至长相上都碾压华蕉,但枯萎病之后大麦克几近绝种,但香蕉这种水果几乎就成了刚需,因此能抗衡这种尖孢镰刀菌的华蕉就成退而求其次的次优选。

新的真菌出现,华蕉面临灭顶之灾

现在全球大约有数百种可食用的香蕉,但独占鳌头却只有华蕉,就像1965年之前的大麦克香蕉一样,尽管口味比大麦克差一点,但至少不会因为香蕉黄叶病而死亡,不过各位可别高兴太早,和大麦克香蕉一样,华蕉也是三倍体品种,这意味着全球的华蕉也是同一基因的品种。

对于同样是无性繁殖的华蕉正在步入大麦克蕉的后尘,因为到二十世纪末时,真菌就已经进化出了能感染华蕉的类型,“香蕉枯萎病4号小种(TR4)”(感染大麦克蕉的是TR1)就是针对华蕉感染的,全球各国对这种真菌如临大敌,各种防疫体系防堵下,TR4仍然开始了向全球蔓延。

据植物病理学家兰迪・普洛茨估计,TR4灭掉的华蕉已经超过了TR1灭掉的大麦克蕉,因为香蕉的种植面积从二十世纪到二十一世纪,已经增加了数十倍不止,因此TR4一旦开始全球蔓延,香蕉种植业的损失将是天文数字。

而更坏的消息是,当年大麦克蕉不敌真菌,还有华蕉作为替代,而这次华蕉却再也没有后备队员,即使有大家也不想换,因为整个香蕉产业体系都是,从种植、采摘、加工到运输、储存和催熟都是量身定做的,如果要还,整个损失无法估计。

2019年哥伦比亚就已经宣布进入了国家香蕉生产的危机状态,而在全球贸易交流极其发达的21世纪,哥伦比亚的香蕉灾下,中美洲各国能独善其身吗?全球香蕉产业遭受降维打击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香蕉种植业一直在培育能替代华蕉的产品,但70多年过去了,没有多少进展,现在唯一能解决华蕉抗TR4真菌的方法是将野生香蕉中的TR4抗病基因移植到华蕉中,当然理论上也可以移植到早先的大麦克蕉上。

2015年,昆士兰科技大学的学教授詹姆斯・戴尔在《自然》上发表论文,从马六甲小果野蕉中提取的TGA2基因植入到了华蕉内,培育出的5个品种中,抗病性良好,其中有一个能完全抵抗TR4真菌的感染。

不过到现在为止,这种转基因香蕉并未获得推广,毕竟转基因香蕉暂时还没有取得推广种植的许可,因为它无法让民众彻底接受,而TR4的全面爆发,却可能在未来任何时刻,即使按当年TR1的蔓延速度,到2050年,也就是大麦克蕉退出市场100年后,华蕉的末日也将来到,未来无香蕉可吃,也许还真可能成为事实!

那么等30年再无价廉物美的华蕉可吃,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吃那些巨贵的香蕉,另一条路是选择可口的转基因香蕉,请问你会如何选择?

延伸阅读:大麦克蕉仍然存在

大麦克蕉作为商业种植已经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它仍然在某些地方存在,比如泰国就有很多地方仍然种植,只是香蕉种植业再也不敢将其引入商业化种植,毕竟TR1真菌一旦感染将血本无归,所以很多朋友口中的大麦克蕉仍然可以买到。

牙买加购买的大麦克蕉

所以大麦克蕉还是能买到的!